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宋辞霍慕沉 > 第1252章 即将一杀!
    霍慕沉一反常态,反而先开口:“秦晟用药物控制人对吧。”
    “嗯,这你不都已经知道吗?
    秦晟和莫雨舒都是用药物的高手,哦,还有一对夫妻,步言的父母,只不过步言父母死得早,步言接受步氏集团,又没有什么管理权,所以控制住你,就有了一切。”
    秦宴解释。
    “你和我说这么多,不怕我阴你一把?”
    霍慕沉坐了下来,黑色睡衣衣领外翻,露出来锁骨在灯光下泛光。
    秦宴往后一靠,神态放松,“迄今为止,你这里最安全。”
    霍慕沉扯唇,“你倒是会找地方。”
    秦宴望他,双眸如同深夜里黑色迷雾那般见不到出口,只余在旋转的漩涡,十分不客气的身陷入沙发里,面色上真有几分初见的阳光爽朗。
    只是一眼,霍慕沉就看出他是阳光照耀下投射出来的黑暗。
    黑暗不恐怖,阳光之下的黑暗才恐怖。
    因为,无处可逃,又会吞噬阳光。
    吞噬白昼的是深夜。
    秦宴双手合十,淡淡勾唇:“我的确会找地方,因为你这地方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
    “你还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霍慕沉坐了下来,放松不少,“你没必要和我做任何交易,直接说你的目的。”
    “你现在能明白我的处境,一旦秦晟被抓住,还是死了,秦家必然脱离不了干系,我也脱离不了,所以,我用一切和你交换,换你保护好我夫人和女儿。”
    秦宴云淡风轻地道,“你想要一切,我全都可以配合你,哪怕是……自|首。”
    霍慕沉目光深深锁住他,好半晌,没开口。
    “霍慕沉,我们对上必然是两败俱伤,倒不如做两套方案,plana和planb,反正你都没有任何损失。”
    秦宴又说。
    “我拒绝。”
    霍慕沉说,“我太太说过,幕后黑手只有秦晟一人,所有的罪全都是秦晟一人所为,和你无关。”
    “哈哈哈,怜悯我吗?
    就算你怜悯我,警|察也不会怜悯我。”
    秦宴正视他,“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怜悯一个恶魔吗?”
    霍慕沉强硬回绝:“这件事,暂时没有任何商量。
    我和小辞要调查的是八年前,对付的也是八年前,和你无关。”
    “也对,八年前我还没有真正成为秦家家主,那时候还是上一任家主当家。”
    秦宴开诚布公了,“那交易就不做了。”
    “霍慕沉,如果你是我,你会选择和我走同样的一条路吗?”
    秦宴站起身又问了最后一句。
    霍慕沉思忖两秒后回答:“会。”
    在许星辰被关进监狱里,即将执行死刑,秦宴别无选择,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如果是他,他为了救小辞,也会这么做。
    秦宴低头浅笑,“睡了。”
    霍慕沉望向他离开的背影,捏了捏太阳穴,从电脑里查出来一份文件,上面列满秦宴还没进入秦家在京城孤儿院里各种信息。
    都不是什么隐藏信息。
    有心的人,都能查到。
    姓名:‘江宴’。
    被秦晟收养,后来圈内人传闻秦宴是秦家私生子。
    秦宴从在秦家被欺负,寄人篱下,再到见到青梅竹马被姜锦城横刀夺爱,在许星辰被诬陷入狱后,整整五年,踩着秦家所有人的尸骨上位。
    他把资料粉碎掉,起了身,回到主卧里。
    霍慕沉抱起宋辞,轻轻抚摸她肚子,感受到讨人精动来动去,眉心微皱了皱,心想,等人出来再揍。
    就这样想着想着,霍慕沉睡沉了。
    一直到天亮。
    他伸手去摸身边的人,只能摸到空荡荡一片,眸里的困倦刹那间消失殆尽。
    “小辞?”
    “……”没人回应。
    “心肝儿?”
    “……”还是没人回应。
    “宋辞!”
    叫小号不出来,大号再不出来,霍慕沉就完全绷不住怒火,倏地翻身起身,推开门,从二楼一眼全观依旧没看到宋辞身影,霍慕沉胸口翻涌起焦急,眸光焦灼扫过每一处,还没有见到宋辞。
    管家听到怒吼,急急忙忙上楼:“先生,您怎么了?”
    “太太呢?”
    “太太……太太和秦先生在一起。”
    霍慕沉眯眸,冷冰冰丢字:“带路!”
    “……是。”
    管家有点奇怪,怎么就生气了?
    太太和秦先生也没做什么,不就是和秦夫人一起打游戏吗?
    要不是霍慕沉突然叫出声,他也不至于坑队友!管家一路把霍慕沉带到一楼全立体阳光客房。
    还没走进去,就听见好几个人的声音。
    “上啊,冲鸭!”
    “快,抢他蓝buff!”
    “堂哥,你快出手,嫂子你也是!不要怂,对面要吃我们人头了!”
    “不急,我们这局稳赢。”
    听声音,貌似不止一个人玩!他推开门,就见到一屋子人!好家伙,霍慕沉脑子一晕!这么多人玩游戏,就没叫他!“小辞,你在干什么?”
    霍慕沉的声音突兀响起,他走过去把只穿睡衣的小姑娘拎了起来,“偷偷溜走?”
    “没溜走。”
    宋辞委屈巴巴的抬头,“我叫了你好多次,你都没有醒来,我饿了才下楼去吃饭。”
    “你叫我,我没醒来?”
    霍慕沉转头一看,就发现十一点多,他睡过头了。
    “叫了,你没醒。”
    宋辞用力点头。
    霍慕沉脸色的怒色褪了下去,他就靠在床头柜上,扫向一屋子里的人,捕捉到许凉州和秦梨儿,“嗯?”
    许凉州:“媒体进不来你这里。”
    霍慕沉挑眉,“所以你们都进来了?”
    朝暮居是安全,从他上次血洗微博后,就连媒体都不敢蹲点跟拍,安全系数自然极高,可没想让所有人都当成安全屋!他敛回审度的视线,又落到时钟上,却发现只有秒针在动,转了一圈,可时针和分针却没有动,他脸色登时黑下来,“到底是几点,说。”
    宋辞吞了吞口水:“七,七点。”
    “真是一手好算盘,七点钟不睡觉,在玩游戏,你想怎样?”
    霍慕沉拎起宋辞耳朵,“和老公好好谈谈人生。”
    宋辞被拎上楼,乖乖巧巧地跟在霍慕沉身后,“老公,你生我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