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3章 见色起意
    谢渊连忙拦着谢老夫人:“娘,您别气。”
    “我不气?我看你是要气死我!”
    谢老夫人伸手打开谢渊拦她的手,气得脑仁疼:“你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直接凑到圣前去说,她们可是罪臣妻女,你知不知道罪臣是什么?”
    “那是要掉脑袋的!”
    说着,谢老夫人胸前起伏:“之前我还怀疑你是愧疚作祟,才把她们母女接回府,可这会儿我倒是真相信你是被陈氏迷昏了头了,你怎么不干脆捅破了天去?”
    谢渊赔笑:“儿子刚才就说了啊,儿子是为色所迷,见色起意……”
    “你闭嘴吧你!”
    谢老夫人一巴掌糊在他脑袋上:“滚出去!”
    谢渊几乎是被谢老夫人拿着茶杯砸出锦堂院的。
    锦堂院的几个丫鬟连带着柳妈妈听见里面动静,都是不由散开了些。
    里面的房门突然打开之后,谢渊快步从门内闪身出来,紧跟着一个彩云镶金青瓷茶碗就跟着砸了出来。
    周围的人眼观鼻鼻观心,束着手站在各处。
    谢渊摸了摸鼻子,嘴里轻咳了一声后,脸上就恢复了平日里冷肃的模样,只是要忽略了他有些泛红的脑门。
    柳妈妈见着谢渊手上缠着的布上又见了血,连忙上前说道:“侯爷,奴婢去让陈大夫替您瞧瞧吧。”
    “不…”
    谢渊拒绝还没出口,里面就传来谢老夫人的咆哮声。
    “请什么请,他骨头硬着呢,不过是点皮肉伤罢了,又没少块肉,请哪门子的大夫!”
    罢了又怒道:“你们是不是闲的慌,要不要我把你们都调去盛安院伺候你们家侯爷去?!”
    柳妈妈头皮一紧。
    其他人一哄而散。
    谢渊看着片刻见就空荡荡的四周有些哭笑不得,对着柳妈妈说道:“不用了,这点伤不碍事,你去取些冰橘糖来,哄着老夫人点儿,别让她气坏了身子。”
    望了眼里头,谢渊咳嗽了一下,声音大了几分:
    “碧荷苑那边,我已经让人禁了苏阮的足,没我的吩咐不准她见任何人,这些日子就罚她在碧荷苑里好好思过,免得她再气着了老夫人。”
    柳妈妈连忙道:“奴婢知道了。”
    谢渊问:“二小姐呢?”
    柳妈妈答:“在祠堂。”
    谢渊眉心微皱,谢嬛居然去了祠堂,他抬眼:“老夫人罚的?”
    柳妈妈摇摇头:“不是,之前二小姐跑来跟老夫人哭了一通,然后就自己个儿跑去了祠堂,奴婢方才听二小姐身边的半月说,二小姐在先夫人灵前哭的厉害…”
    谢渊沉眼,他心中原是对谢嬛有怒的,气她之前胡闹,更气她口中那些污糟之言。
    可是听到柳妈妈说她哭的厉害,想起谢嬛以前乖巧,他又沉默下来,半晌后才说道:“你好生照顾老夫人。”
    柳妈妈蹲身行礼送走了谢渊之后,这才松口气,她还怕谢渊追究她之前鞭打碧荷苑那位的罪责,好在侯爷虽然疼宠陈氏母女,倒也不至于太过苛责他人。
    她忍不住摇摇头叹口气,只觉得今儿这事闹的,这好好的喜事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柳妈妈让人去取了冰橘糖,又端了些下火的茶水,这才进了屋子里。
    里面炭盆子烧的正旺,暖烘烘的让人昏昏欲睡。
    谢老夫人坐在软塌边上,手中揪着引枕上的金线团花生着闷气。
    “老夫人。”
    柳妈妈叫了一声。
    谢老夫人没答应,柳妈妈便端着手里的托盘到了她跟前:“老夫人,侯爷刚才出去的时候让奴婢取了些冰橘糖来,您要不要尝尝?”
    谢老夫人眼神一瞟,板着脸:“他就知道拿这些玩意儿来糊弄我。”
    “侯爷哪是糊弄您,他是关心您呢。”
    柳妈妈抿嘴笑道:“大夫说您不能多吃糖,侯爷就特地让奴婢把这糖收起来控着量,这不,瞧着您今儿个生了气,他赶紧赶忙的就让奴婢取了过来。”
    柳妈妈将装着冰橘糖的碟子送到谢老夫人跟前,那透明的掺着些橘丝儿,还有些橘子香气的糖块便入了谢老夫人的眼。
    “您瞧瞧这冰橘糖,颜色多好。”
    “往日里您总觉得府里做的不地道,侯爷便专门请了御膳房的厨子每几日便做些送来府上,奴婢瞧着,这满京城也就是侯爷这般孝顺了,换了旁人,谁会为着这一口吃的就去求皇上的?”
    谢老夫人闻言神色微缓。
    这冰橘糖是她家乡才有的东西,偏府中做不出来这味道。
    御膳房倒是有个她老家那边的厨子,做的一手地道口味,可是入了皇宫之后,哪怕只是个御膳房的厨子,那也是皇帝的东西,没有皇帝的话,外人谁敢让御厨给做吃的?
    年前时她病了一场,心心念念着冰橘糖。
    谢渊不知道怎么听说了,就直接求去了皇上面前,愣是为了口吃的求得皇上亲口下了旨,让御膳房那厨子每隔几日便做了送来府上。
    这事儿当初还闹了不少笑话,就连皇上也笑谢渊,说他这辈子唯一一次下旨给厨子,就是为了他们宣平侯府。
    柳妈妈见谢老夫人神色缓和下来,这才取了糖送到谢老夫人手上:“老夫人也别气了,侯爷行事向来都有章程。”
    “他有个屁的章程。”
    谢老夫人爆了粗口,显然气得不轻,愤愤的咬了一口手中的冰橘糖像是在出气。
    “你说说他浑不浑,居然瞒着我这么大的事儿,今儿个要是没闹出来,之后会惹出多大的麻烦来?”
    “那陈氏就也算了,软绵绵的使不出来性子,瞧着就是个没脾气的,可是那个苏阮……”
    她一提这两字,就脑仁疼。
    “那丫头简直就是个炮仗筒子,一点就炸。”
    她往日还奇怪着,谢渊怎么就处处护着这娘儿两,如今找着原因了,她倒还不如不知道了。
    之前她还能理直气壮的教训苏阮,如今呢?
    人家闹的有名堂,为亲爹报仇来了。
    你杀了人家爹,娶了人家娘,还想当人继父让人家孝顺,搁她身上她怕是也恨不得捅谢渊两刀子。
    这干得都是什么混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