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8章 棒槌
    外间板子落在肉上的声音,让得里面几人神色各异。
    “哟,这是干什么呢?”
    那惨叫声和板子声中,突然就插了道别的声音来。
    没过一会儿,王氏就捂着口鼻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瞧见谢老夫人,王氏这才松开了捂着鼻子的帕子:“外头那两丫头是做了什么了,怎么值得母亲发了这么大的火气?这大老远就听到了惨叫声,真是渗人的慌。”
    说完仿佛才看到谢青阳:“小六也在呢。”
    “大伯母。”
    谢青阳恹恹的叫了一声。
    谢老夫人眉心皱的极紧:“你来干什么?”
    王氏连忙道:“媳妇儿听说母亲在碧荷苑里动了火气,所以连忙过来看看,怕哪个不知事儿的气着了您。”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谢老夫人说了句。
    王氏脸上一僵,她哪里是消息灵通,只不过是听到有人说谢青阳被谢青珩拎了回来,鼻青脸肿的送来了碧荷苑,她才过来跟着瞧热闹的。
    往日里谢老夫人对于这种事情,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会儿一句话却是让原本兴冲冲的王氏吓了一跳。
    “母亲这话说的,我也是关心您……”
    王氏话还没说话,外间的惨叫声就停了。
    谢老夫人就直接横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要关心我,早干什么去了?”
    “我看你就是没事闲得慌,打着我的名头来瞧二房的热闹的!你身为长辈,越来越不着调,给我去旁边站着,等一下我再跟你算账!”
    “母亲?”
    王氏睁大了眼,万没想到热闹还没瞧见,就先挨了一顿训。
    她想要开口辩解,可被谢老夫人冷眼一看,顿时就怂了。
    王氏瘪瘪嘴,差点扯破了手里的帕子,委委屈屈的走到一旁,简直后悔极了刚才没听自家闺女的话,非要跑来凑热闹,结果反倒是把自己折了进去。
    外面帘子掀开,柳妈妈身后跟着两人,那两人手中拎着其中一个丫环进来。
    那丫环后背上被打的鲜血淋淋的,扔在地上时已经有些气息奄奄。
    谢老夫人垂眼看着她:“是谁指使你的?”
    那丫环低声道:“是…是大夫人……”
    王氏原本还蹲墙角装着数蚂蚁,一边暗戳戳的等着瞧二房的热闹,可谁知道这火转眼就烧到了自己身上。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顿时跳脚,气势汹汹的叉腰:“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指使你……”她骂声到了一半突然卡住,脸上有些纠结,扭头看着谢老夫人:“母亲,她说我指使她干什么了?”
    王氏是半道上过来的,来的时候这两丫环已经在挨板子。
    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她们为了什么受罚,这会儿听到那丫环提起她就准没好事,叉着腰就想要骂回去,可是骂到一半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那气势瞬间折了一半,有些尴尬。
    谢老夫人脸色一黑。
    谢青阳原本还心中惶惶,被王氏这一逗险些没笑出来。
    他连忙憋着气,将笑声压进了喉咙口,谁知道扭头时却撞上了苏阮的目光。
    谢青阳脸色一红,狠狠瞪了她一眼,又猛的把头扭了回来。
    谢老夫人被王氏气得脸都黑了,指着她怒声道:“你个棒槌!你给我一边儿站着去,再敢说话,就给我滚出去!”
    王氏瘪瘪嘴:“我就是问问嘛,这么凶干什么……”
    “你说什么?!”
    王氏连忙摇头,急急说了句“没什么”后,就快步蹿到墙角的位置紧闭着嘴巴装鹌鹑。
    谢老夫人看着她那样,气得险些一口气憋不过来。
    她不由狠狠瞪了王氏一眼之后,才指着那丫环说道:“我再问你一次,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真的是大夫人,是她手下的人寻的奴婢,让奴婢在小姐面前故意漏了口风,告诉她侯爷和夫人成亲的事情,还说让奴婢说些难听的话,刺激小姐。”
    “奴婢说的句句属实,是大夫人吩咐奴婢做的,奴婢没有撒谎……”
    “够了!”
    谢老夫人带着怒气打断了她。
    这丫环要说是吴氏做的,她或许心中还会迟疑那么一瞬,可是王氏……
    谢老夫人扭头看了眼那边想要插嘴,又一脸怂样的大儿媳妇,直接被她蠢的别过了头。
    谢老夫人寒声道:“我给了你机会,你不知悔改,既然你不肯说,那就永远都别说了。”
    “柳妈妈,把她拖出去,打死了扔去乱葬岗!”
    “老夫人……”
    那丫环猛的瞪大了眼,根本没想到谢老夫人会直接处死她,她顿时伸手就想去抓谢老夫人的裙摆,嘴里急声道:
    “奴婢说的都是真的,老夫人饶命……老夫人……”
    谢老夫人却根本就不听她的话:“把她拉出去!”
    柳妈妈上前,抓着那丫环的手就将人拽了开来,然后命人拖着她走了出去,不过片刻之后,那丫环的惨叫声就再次响起。
    这一次,柳妈妈没有叫人留手,没过多久那声音就渐渐弱了下去,随之变成了求饶声。
    可是谢老夫人却好像完全听不到一样,哪怕那丫环喊着要说实话,她也没留下她。
    许久之后,那丫环的叫声突然断掉,屋中谢青阳和王氏都已经是满脸煞白。
    又过了一会儿,柳妈妈领着另外一个丫环进来。
    那个丫环亲眼目睹了同伴被活活打死,那血肉模糊的样子吓得她面无人色,一被带进来后,就直接扑在地上急声道:
    “奴婢招了,奴婢什么都招了。”
    “是曹宗正家的小公子,是他身边的下人给了奴婢银子,让奴婢和菊心在昨天夜里故意说那番话给小姐听,还让奴婢,让奴婢将小姐父亲的牌位,放在显眼的位置……”
    谢老夫人沉声道:“曹宗正府上的人,怎么会与你认识?”
    那丫环声音直哆嗦:“是……是六公子……”
    “前几日,六公子曾经带曹小公子来府中玩耍……是,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老夫人饶命,奴婢一时贪心才会胡言乱语,求老夫人饶命!”
    谢老夫人扭头看向谢青阳。
    谢青阳双膝一软,“砰”的一声跪在地上:“祖母,我没有,我没有让曹禺做这种事情,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