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5章 干孙女
    “我不会入谢家族谱。”
    苏阮的话石破天惊,让得所有人都惊愕。
    陈氏急声道:“阮阮!”
    她想说说话,却被谢渊拉住。
    谢渊眉心拢起,紧紧看着苏阮的脸,却发现眼前的女孩儿异常的安静。
    没了之前的竭斯底里,也好像不再像之前那般憎恨,那种感觉有些说不上来。
    谢渊沉声道:“为什么?”
    他本就没打算答应谢青珩的要求,毕竟在他看来,他既然娶了陈氏,苏阮自然就是他的女儿。
    “你母亲嫁入了宣平侯府,你自然要跟她一起入府,你不愿意入谢家,是因为你父亲?”
    苏阮听到谢渊提起苏宣民,点点头:“有一些吧。”
    她说话时语气没什么波澜,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但是话中的意思却是让所有人变色。
    “虽然你告诉过我,你杀了我爹是为了救人,可是不管怎么说,我爹都是死在你手里,而那些我曾经叫过叔伯,曾抱过我哄过我的人都是因你没命。”
    “你救过我和我娘一命,荆南的事情也是为了大义,我无话可说。”
    “我没办法替我爹报仇,但是我也不可能叫一个拿走我爹性命的人为父亲。”
    陈氏脸上苍白,被苏阮话中的意思刺激的身形一晃。
    谢渊连忙扶着她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苏阮看了眼陈氏:“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我爹家族早就凋零,他没有兄弟姐妹,膝下也只有我一个女儿。”
    “我如果改了姓氏入了宣平侯府,那我爹膝下的香火尽断,往后清明年节,他连个扫墓上香的人都没有。”
    见谢渊嘴唇一动,想要说话。
    苏阮直接说道:“侯爷也不必跟我说,我入府之后依旧能供奉我爹的话,你我都知道这事情不可能。”
    “我如果入了谢家族谱,从今往后就是谢氏女,苏家一切与我无关。”
    “府中老夫人、侯爷健在,我却顶着谢家女儿的身份供着他人的牌位,一年、两年你或许无所谓,可是时间长了,你当真能忍受我一边叫着你父亲,一边却对着灵牌叫爹吗?”
    谢渊脸色一怔。
    “连侯爷也自知做不到,那又何必让大家为难?”
    谢老夫人一直坐在椅子上一直没有出声,此时听到苏阮的话后才突然开口:“珩儿,你带着你妹妹出去,老二,你带你媳妇也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苏阮说。”
    谢渊隐隐猜到老夫人是想要问话,他心中其实也有不解,可对着老夫人不容置疑的神色,只能道:“好。”
    “青珩,嬛儿,出去。”
    谢渊拉着陈氏朝外走,一边吩咐了谢青珩和谢嬛一声。
    谢嬛乖乖的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而谢青珩却是在出去时,手中抓着门前的暖帘突然回头看了苏阮一眼,目光落在她脸上片刻,这才踏出去放下了帘子。
    谢老夫人见人都走后,这才看着苏阮正色道:“你老实跟我说,为什么不肯入谢家,可是还记恨谢渊杀了你父亲?”
    苏阮摇摇头:“不是,我爹以前就教过我什么叫舍身取义,如果谢渊没有骗我,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换做我爹自己选择,他也不会拿荆南十万百姓冒险。”
    “那你为什么不肯入谢家?”
    谢老夫人见苏阮想要说话,直接沉声道:“说实话,不准糊弄我!”
    苏阮顿了顿,才垂着眼道:“因为我不想,也因为不适合。”
    谢老夫人皱眉。
    苏阮轻声道:“老夫人应该知道,我娘嫁给侯爷本就惹人质疑,而我先前所做的那些事情,更是早已经得罪了侯府中所有人。”
    “我如果入了谢家族谱,先不说其他人,就是侯爷膝下三个儿女,他们也定然会因此与侯爷生隙,他们都是侯爷亲子,自然不会为难侯爷,可是他们却能为难我娘。”
    “我知道老夫人公正,可是这世上想要为难一个女人的办法太多,特别她的身份还是继母。”
    “我娘性情软弱,多愁又敏感,她经不起玩笑似的戏弄,也斗不过侯爷的孩子。”
    谢老夫人看着苏阮,看着她神情平静的说着陈氏的软弱,看着她娓娓说着谢青珩他们会做的事情,神色复杂至极。
    苏阮见谢老夫人皱眉的模样,突然展颜一笑,那仿佛能掐出水儿来的脸上露出个圆圆的酒窝来。
    “而且我刚才说的也是真的。”
    “我爹膝下只有我一个女儿,我总不能让他断了香火。”
    “我想要再等两年,等我大些了之后,就对外招赘,到时候寻个模样俊俏的郎君带回府中,也好能继了苏家的血脉,让我爹地下有灵得以安息。”
    谢老夫人原本还因为苏阮的那些话心中憋闷的慌,可听到她后面的话时,顿时哭笑不得。
    “瞎说什么,男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听过吗,找夫君那是要看品行才德的!”
    苏阮却是执拗:
    “可是品行才德都能伪装啊,哪怕再坏的人也能装出一副好人模样来,外貌就不同了,那长得俊俏却是做不了假的。”
    “你说我要是找个俊俏的,至少日日对着舒服,可要是找个既不俊俏又无才无德的,那多倒霉?”
    “再说我长得这么好看,总要找个一样好看的人,将来的孩子也才好看,万一找个不好看的将来生个歪瓜裂枣,您看着我这张脸不心疼啊?”
    谢老夫人被苏阮的话气笑,伸手就朝着她脑门拍了一下:“尽胡说八道,也不害臊!”
    她笑了会儿后,眉眼间沉色散了些,认真道:“你真想好了,不入谢家?”
    苏阮点点头:“想好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谢老夫人伸手摸了摸她头顶,扬声道:“柳妈妈,让他们进来吧。”
    外面的陈氏正是惴惴不安,听到声音连忙入内,谢渊和谢青珩几人也跟了进来。
    等所有人都到齐之后,谢老夫人才开口说道:“我决定了,苏阮不入谢家族谱,也不入老二膝下,她不必改姓,依旧是苏家女。”
    “老夫人!”陈氏大惊。
    谢渊也是皱眉道:“母亲…”
    “你们先别说话,等我说完。”
    谢老夫人挥挥手,看了谢渊和他身边站着的谢青珩一眼:“苏阮的确不入谢家,但是她往后依旧是谢家小姐,从今天开始,苏阮就是我的干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