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8章 是你
    祁文府眼神一凝,视线猛的厉了几分。
    “我不懂你在问什么。”
    “是不懂,还是不愿意说?”
    苏阮抬眼看着祁文府,脸上依旧是那副娇嫩好看的模样,可话中所说的东西却是让他脸色变了又变。
    “为什么大燕风调雨顺多年,户部会没钱赈灾,于两年前荆南大旱之时饿死了那么多人?”
    “为什么明明四月便已经大旱,我爹早早就上书朝廷求皇上赈灾,可直至七月中旬赈灾官粮才从京中发放,还在途经南河时沉凿于乱流之中。”
    “到底真的是因为户部亏空,还是有人故意拖延。”
    “那运粮的官船之上到底是装着粮食,还是只不过是个幌子?”
    苏阮眼中明明不带厉色,可话语却是如刀,寸寸剐人。
    “我曾经问过谢渊,我爹因何而死。”
    “他说我爹身染疫症,当时情况危急,大军压境,他为了保全荆南十万将士和百姓性命,不得已而为之,可是如果真的仅仅是因为这样,我爹为什么会在事后背负罪名,那些与他一起守城致死之人,凭什么不能得到该有的哀荣。”
    “到底是因为他们真的守城不利,为大义而死,还是因为他们从头到尾只是成了别人的牺牲品?”
    她抬头看着祁文府:
    “谢渊不肯告诉我,所以我来问祁大人。”
    “你如果能告诉我答案,那账册我自然可以给你,可你如果不能,那我凭什么将我爹拿他性命换来的东西,交给你去救那些有可能害的他枉死之人?”
    祁文府瞳孔微缩,原本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变化。
    他猛的上前半步,紧紧看着只及他肩高,显得娇小瘦弱的苏阮沉声道:
    “你是故意做局?!”
    苏阮安静的看着他。
    祁文府微眯着眼说道:
    “你早就知道当初在荆南追杀你的人想要什么,你更知道宣平侯去过荆南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哪怕他将你们的身份抹得再干净,可一旦京中生出变故,有人细查之时,就定然会查到宣平侯府头上来。”
    “那一日你大闹喜宴,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人知道你的存在,后来明知道有人唆使谢青阳砸你父亲牌位,更知道你们府中有外面的探子,你却还是当众将你生父的消息暴露了出来。”
    “你就是想要告诉所有人,苏宣民的妻女都在宣平侯府。”
    “你是在拿你自己做饵,来钓当初与荆南之事有关之人现身?!”
    祁文府越说脸色越发冷沉,说到最后之时,他却是眉心紧紧皱了起来:
    “不对。”
    “你如果真知道这些,就该知道如果让人知道你们在宣平侯府,会有多大的麻烦。”
    “宣平侯隐瞒陈氏身份,将其迎入府中,他虽然在皇上面前过过明路,却根本未曾告诉皇上他取的罪臣寡妇是苏宣民的遗孀。”
    “而且你如果真想拿你自己做饵,又要保住你自己和你母亲性命,不让宣平侯府陷入这场纷争之中,就必然要有一个足以牵制那些之前在荆南想要取你们母女性命,将你们灭口之人的人出现才行。”
    祁文府猛的抬头逼视着苏阮。
    户部右侍郎陈安宁自尽于府中,留下证据直指次辅南元山。
    南家传承数代,在京中地位巍然,底蕴极厚,而且南元山如果想要洗清嫌疑自保,就定然不会让握着账册的苏宣民妻女去死。
    只要有南元山在,哪怕苏阮和陈氏的身份真的暴露出来,让人知道她手中握着那本账册,南家也会保她安全,而苏阮却能借着自己和账册,将与荆南之事有关的所有人都引出来。
    到时候两厢较力之下,苏阮母女和宣平侯府才会成为最安全的所在。
    所以说……
    南元山就是苏阮选中的那个牵制那些人的人?!
    祁文府眉心皱的几乎能夹死苍蝇,看着苏阮一字一句道:
    “所以你是在拿你自己当鱼饵,拿宣平侯府做局,引人去查你爹之死和荆南之事,你想让南元山给你当靠山?”
    苏阮看着祁文府三两句话就猜出了她的目的,甚至将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半点都不惊慌。
    她只是微侧着头说道:
    “我的确是想找一个靠山,但是不是南元山。”
    “我爹的死如果真的不是瘟疫,而是牵扯到其他事情,连谢渊都不敢言及的真相定然没那么简单。”
    “南元山身为次辅,在朝中权势仅次于沈相,而且我听这位次辅大人最是懂得审时度势,不喜麻烦,他的确需要我手中账册,但是未必会替我爹出头。”
    “我如果拿着账册要挟他,最多只会恶了南元山和南家,让他们拿宣平侯府和我娘的性命来要挟我。”
    祁文府听到苏阮的话,神情一怔,怎么都没想到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姑娘居然会看的这么明白。
    他皱眉看着她:
    “你既然知道南家不会替你出头,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阮看着祁文府那张满是疑惑的脸,突然扬唇笑了笑。
    “因为你啊。”
    祁文府愣住。
    就听到眼前那小姑娘仿佛说着今儿个吃什么太阳很好一样,对着他说道:
    “我从来都知道,南家不会替我出头,我要南家做的也不过是让他们牵制住那些人几日,让他们不敢随意对宣平侯府动手。”
    “我想要帮我的人是你。”
    “我从头到尾想引来这里见我的人,都是你,祁文府。”
    饶是祁文府向来天塌不惊,此时也是忍不住露出错愕之色。
    他心中绕成了麻线团,就跟猫爪子挠来挠去似的,微张了张嘴。
    祁文府沉默了半晌才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苏阮说道:“你是说,你想让我帮你,查你爹和荆南的事情?”
    苏阮点点头。
    “凭什么。”
    祁文府就那么看着她:
    “南元山跟此事有关,你尚且知道他可能会置身事外,不顾你和宣平侯府的死活,你为什么觉得我会自找麻烦帮你。”
    “就算我想要账册,只要知道在你手里,我就有别的办法来逼你交出来。”
    “你说你是故意引我来此见你,又与我说这么多,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和那些人一样,为了账册对宣平侯府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