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63章 苏氏女
    谢老夫人将在场所有人都介绍完之后,这才看着其他人说道:
    “苏阮你们先前也都见过了,我今儿个把你们叫过来,一共是有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我要收苏阮做干孙女,跟你们知会一声,让她不入谢家姓氏,但是入谢家府邸,从此往后她便是府中六小姐,与嬛儿、娇娇她们一样。”
    这件事情谢老夫人虽然没有跟他们说过,可是府中早前就已经有了一些苗头。
    谢永和谢勤早就接受了府里会多出一个侄女儿的事情,至于苏阮到底是改姓跟着二房,还是入了锦堂院,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吴氏向来不爱挑事,自然也没意见。
    只有平日里最喜欢叨叨的王氏在旁说道:“母亲,这怎么能行,苏阮是二弟妹的女儿,二弟妹已经嫁给了二弟,又是侯府主母,苏阮要是成了您的孙女儿,这不是乱套了吗?”
    “往后要是有人问起来,您让我们怎么说?”
    谢老夫人看了她一眼:“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情。”
    “陈氏既然已经入了二房,从此便是谢家主母,她要操持二房的事情,又要照顾青珩和小六他们,阮阮这边她怕是也顾不过来,所以从今天开始,阮阮的事情便不用她再插手。”
    “我会替阮阮将她的名字单独列了苏家族谱,让她承继他父亲那一脉,往后对外时,阮阮便是苏氏女,而陈氏则是谢家妇,两不相干。”
    屋中几人听着谢老夫人的话,都是脸色一变。
    谢老夫人这是要让苏阮和陈氏断了关系?
    谢永脸上浪荡模样收敛了些,皱眉道:“这事情靠谱吗?”
    谢勤也是在旁说道:“母亲,这件事情二嫂同意吗?”
    陈氏张嘴想要说不同意,却被谢渊拉住,谢渊直接说道:“你二嫂同意的。”
    陈氏扭头看着谢渊。
    谢渊却是避开了她的眼睛,只是上前对着谢老夫人说道:“阮阮的事情往后就拜托母亲了,我会替她处理好苏家族谱的事情,将来无论是她出嫁还是招赘,都按着府中其他姐儿的规格来办。”
    谢老夫人见谢渊没有再向着陈氏,也给了承诺,总算是给了他一个好脸:
    “这是自然,你与陈氏便好生过日子。”
    “还有,陈氏刚来府里不久,对侯府中的一切都还不怎么熟悉,这府里的事情还是老三媳妇儿暂且管着,等将来陈氏熟悉了府里之后再说。”
    王氏听到这话,脸上瞬间就耷拉了下来。
    之前谢老夫人虽然让吴氏管家,却也没有明说,可如今这般明着交代之后,说什么等陈氏将来熟悉之后再说,可谁都听得出来老太太是不打算让陈氏管家的。
    这岂不就是说,往后府里的中馈都由三房那边掌着?
    陈氏脸色有些发白,下意识的看向苏阮,可是往日总是替她出头的苏阮却只是垂着眉眼没说话。
    吴氏愣了一下才连忙起身说道:“知道了母亲。”
    谢老夫人也没去看陈氏脸色,就直接说道:“明儿个是安阳王妃的寿辰,我准备带着府里的姐儿一块儿过去,也算是正式与外面的人介绍阮阮的身份。”
    “你们几个心中有个谱,免得将来有人问起来时说错了话,让人笑话。”
    屋中众人都是纷纷应声。
    谢老夫人交代完正事,就直接让他们离开。
    王氏出了门便有些愤愤然,想起谢老夫人偏着吴氏,便忍不住朝着地上踢了一下,没成想却撞着了脚指头,顿时疼的有些呲牙。
    她强忍着疼痛,瞅着吴氏阴阳怪气的说道:
    “恭喜三弟妹了,这母亲果然还是最疼你,有什么好事儿都念着你。”
    说完王氏瞟了一眼后面走出来的陈氏,话音一转道:
    “不过说起来我还以为二弟妹入府之后便要接过这管家的事情呢,没曾想却依旧只能瞧着,我也就罢了,她可是侯府主母呢,却依旧得让着你。”
    “三弟妹,母亲可真是偏着你。”
    “大嫂。”
    吴氏也瞧见出来的谢渊和陈氏,顿时说道:“母亲刚才已经说了,二嫂刚来府中不熟悉,所以才让我暂且帮她管着,你若是觉得不服气,那便去跟母亲说去。”
    王氏脸上一噎。
    她要敢去找老太太,还能在这儿抱怨?!
    吴氏见王氏没话说了,这才扭头对着谢渊身边的陈氏说道:
    “二嫂,这管家的事情终究是要你来的,我只是暂且帮你看着而已,等二嫂熟悉了府里之后,慢慢上手,我便跟母亲说将管家的权利交给你。”
    吴氏并不是那么喜欢争权的人,更何况这宣平侯府说到底靠的还是谢渊。
    她不想因为这点事情就让三房和二房交恶。
    谢渊听出了吴氏的意思,摇摇头说道:
    “不用了,母亲既然让你管着,那你便管着。”
    “嘉娘身体不好,又经不得劳累,有三弟妹管着府里替她分担,她心中对你感激还来不及。”
    谢渊说话时隔着衣袖捏了捏陈氏的手。
    陈氏脸色有些苍白,倒的确像是病着,感觉到谢渊的意思之后,她才声音细弱的说道:“侯爷说的是,我身子不顶事,做不得管家的人,三弟妹愿意替我分担我很是感激。”
    “我刚入府不久,对侯府中的事情也不甚了解,往后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还请三弟妹多教教我,至于管家的事情,便依母亲的意思就好。”
    吴氏见陈氏不像是说谎,而且谢渊也没有因为这事便动气,这才放松下来笑了笑道:“这是自然,二嫂若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便是。”
    谢渊见吴氏与陈氏十分和气,眼神也柔和了些。
    他扭头对着陈氏说道:“外间天冷,你身子还没大好,先回去吧。”
    陈氏点点头,回头看了锦堂院一眼。
    她想要与苏阮说说话,可是想起苏阮刚才对她的冷漠,到底是心里难受的厉害,她轻应了一声,就跟着谢渊一起离开。
    “大嫂,我也先走了。”
    吴氏见两人走后,跟王氏说了声后,就直接跟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