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15章 酸不酸
    “我看他们就是仗着出身压根就没好好学过,这国学之事就是因为他们这些人才会变的乌烟瘴气!”
    裴耿撸袖子就想骂人。
    特么那个暴脾气,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祁文府面色不变,只是细看时就能发现他眸子里冷了几分。
    “徐司业说的是,他们都是些孩子,未曾经历过大考,难免考前失了分寸。”
    “我特地请你回来,就是想让你好生指点他们一下经义卷试的事情,毕竟你在这上面有经验,国子监中除了你没有其他人更适合了。”
    徐喜来脸上怒色一僵,下一瞬猛的涨红。
    他当年参加了五次乡试,才中了举人,后来又连考了两次会试,都全部落榜,前前后后考了将近二十年,四十多岁才因为被人提携入了官场。
    祁文府夸他卷试有经验,简直就是在讽刺他多年不中举的事情。
    徐喜来气得就想张嘴骂人,祁文府却是赶在他开口前说道:
    “这次小考是皇上亲自吩咐的,我原是想着徐司业经验丰富,想请你尽心一些,免得让皇上觉得咱们国子监无能,教不出好学生来,不过如今瞧着徐司业不喜他们,此事便作罢吧。”
    “免得让你为难。”
    徐喜来瞪大了眼,他知道小考的事情,只是不知道是皇上亲自吩咐的。
    他到了年纪了,早已经不可能更进一步,可是府里子侄却都还在,要是能得皇上青眼,也能让他们将来仕途更加顺畅一些。
    徐喜来连忙变了脸色,“祁祭酒误会了,我只是不喜有人拿学业玩笑,并无其他意思,为人师者,怎会不喜欢学生?”
    祁文府见他服了软,也跟着软和了下来:“是吗?那看来是我误会了徐司业了。”
    “你们几个,徐司业是我特地请回来教导你们经义卷试的,这次小考与正式科举虽有不同,却也有几分相似,你们可要好生跟他学着,听明白了没有?”
    谢青珩几人都听出来,祁文府是向着他们的,自然不会驳了他的面子,纷纷道:“知道了,祭酒。”
    徐喜来丢了脸面,没多留就直接走了,等他走后,祁文府目光顿了顿,才走到一旁将地上甩掉的面娃娃的脑袋捡了起来,看了一眼后,摊开手:
    “拿来。”
    裴耿看了谢青珩一眼,将剩下的半截身子交了出去。
    祁文府将东西拿了过去后,沉声道:“我帮你,不是因为你对,而只是不喜欢徐司业以偏概全,罔顾师者之礼罢了。”
    “你刚才所言不敬师长,罚你抄写礼运五十遍,戌时之前交上来。”
    裴耿顿时哭丧了脸:“祭酒,现在都未时了……”
    祁文府淡声道:“嫌少?”
    裴耿连忙摆手:“不少不少。”
    祁文府这才转头看向其他人:“你们分入上舍两班的人是这次小考重中之重,陛下阅卷也以你们为先,还有五日便是考期,这几日安生些,好生跟徐司业学着。”
    “是,祭酒。”
    祁文府吩咐了几句,就直接转身走了。
    谢青珩张了张嘴,满脸郁卒:他的阮阮娃娃!!
    裴耿在旁边愁眉苦脸的说道:“怎么这么倒霉,五十遍礼运,我得抄断了手……”
    他扭头正想哭诉,谁知道就撞上了谢青珩阴森森的眼睛。
    裴大壮头皮发麻连忙后退了半步就想跑,却被谢青珩一把拎了回去,直接掐住了他脖子用力晃起来,那样子跟脱了毛的鸡似的,被掐的嗷呜直叫。
    ……
    祁文府从里头出来,又跟着两个博士去了一趟上舍西边那班走了一趟,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出来便让那两个博士先行离开。
    等人走后,他才掏出袖子里放着的断成了两截的面团娃娃,上下瞅了瞅。
    那圆乎乎的脑袋,耳朵已经给摔没了,鼻梁也塌了下来,那身子上倒还是原样,红色的小斗篷和褐色的靴子,一看便让他想起那日在梨园春里,同样打扮的苏阮来。
    祁文府站在光秃秃的柳树下,将面团脑袋重新放在了身子上,瞅了眼被摔得歪七劣八,半点瞧不出来精致模样的面团娃娃,伸手取下那身前挂着的小牌子。
    瞧着上面用糖浆写着的“我错了”三个大字,他嘴里忍不住“嗤”了声。
    “倒会卖乖。”
    跟谢青珩这里倒知道讨好了,怎的每次遇见他时,就只会怼他,气得他脑门生烟?
    祁文府想起那鬼丫头气得他胃疼的模样,不由哼了一声,使劲的戳了戳面团子的脑袋,想象着戳着苏阮那白面馒头似的软乎乎的脸。
    戳一下,哎哟一声,再戳一下,再哎哟一声……
    “祁祭酒,原来您在这儿啊,让我好找。”
    旁边有人走过来,朝着他打招呼。
    祁文府连忙将面团儿重新塞进了袖子里,面不改色的抬头冷淡道:“怎么了?”
    来人连忙说道:“是宫里来人了,说是皇上宣您入宫,那公公就在那头候着呢。”
    祁文府挑挑眉,皇上传他入宫?
    他隐约猜到是为着什么事儿,怕是瑞王那头真找出了什么证据来了,否则皇上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传他入宫。
    祁文府摸了摸袖子里的软面娃娃,想起苏阮那天跟他说她“等不了”的模样,理了理袖子淡声道:“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
    宫里来传旨的人是祁文府的熟人,皇上身边贴身太监周连的徒弟小秦子。
    往日里宫中传他时,大多都是随便寻个小太监捎个信,这次居然直接让小秦子过来,显然是出了急事。
    小秦子奉命来国子监寻人,半晌没找着,急的脑门上都冒汗了,见到祁文府施施然的过来时顿时上前急声道:“哎哟我的祁大人,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这是去哪儿了?”
    祁文府佯作不知的说道:“这是怎么了?劳秦公公亲自出宫了。”
    “您可别寒碜奴才了,是有急事儿,皇上那头还等着您呢,您赶紧随奴才入宫吧。”小秦子上手就拉人。
    祁文府被他拉着朝外走,一边说道:“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小秦子深深叹口气:“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您赶紧的,奴才路上边走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