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24章 要你何用
    祁老夫人也瞧见了东西,连忙伸手:“给我瞧瞧。”
    祁文府尚且来不及拦着,祁韵就已经把手上的娃娃递了过去。
    祁老夫人眼睛利的很,捏了捏那面娃娃,就扭头上下瞧着祁文府,“你这是有瞧上的姑娘了?”
    祁文府叹气:“真没有。”
    他说的无奈,伸手想要将那娃娃拿过来,却被祁老夫人躲了过去。
    瞧着自己老娘和大姐那亮晶晶的眸子,他便知道她们是想差了,只能解释道:“宣平侯府知道吧,这东西是宣平侯长子的,应该是他府中妹妹顽皮,托下人送去国子监给他的。”
    “今儿个国子监里生了点事,这东西便落下了,我瞧着有趣就捡了回来,真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真的?”
    “真的。”
    祁文府就差竖起手指发誓了。
    祁老夫人和祁韵见他不像撒谎,那眼里的光瞬间便黯了下来。
    祁老夫人有些怏怏的:“我还以为你是开窍了知道讨好小姑娘了,没想到居然是捡的。”说完她忍不住瞪了祁文府一眼,“你怎么这么没用,多大的人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娶个儿媳妇儿回来?!”
    祁文府伸手将那面娃娃拿了过来,直接塞进了袖子里,闻言说道:“母亲,这事不急。”
    祁老夫人顿时不满:“不急不急,你都老大不小的了还不急。”
    “你大哥的孙子都能满地跑了,大姐的孙女儿再过几年也该说亲了,别回头等婉姐儿成亲了生了孩子了,抱着你叫太舅公的时候,你还孤家寡人一个……”
    “我看你就是要气死我!”
    祁文府闻言满脸无奈:“母亲,婉姐儿今年才七岁。”
    “七岁怎么了?!”
    祁老夫人瞪他,“你有本事倒是给她找个舅婆回来!”
    祁文府:“……”
    祁老夫人:“连个媳妇儿都找不到,我要你何用?!”
    祁文府:“……”
    卒!
    祁韵瞧着两人日常吵嘴,在旁掩着嘴偷笑。
    半晌后见自家小弟被母亲怼的无话可说,一副蔫唧唧的样子,这才在旁边开口替他解围道:
    “母亲,您别气了,小弟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他这是还没碰上对的人呢。”
    “当初二弟,三弟不也是这样,成天嚷嚷着不想成亲,寻个姑娘就能怼回去,说娶了媳妇儿麻烦,可后来碰上瞧对眼的人时,还不是眼巴巴的就自个儿凑了上去?”
    “您也别急,等小弟开窍了,他自己就会去找媳妇儿了。”
    祁老夫人想起二儿子、三儿子当初的事儿,气顺了些,却依旧瞪着眼说道:“就他这么个榆木脑袋,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她扭头看着大闺女,叮嘱着,
    “你平日里跟京里头的那些夫人小姐走的近,没事儿的时候也多替这混小子瞧着点,万一有好的便记下来,省的他一辈子不开窍,难不成也就一辈子不娶媳妇儿了?”
    “他自个儿被人说道也就算了,别回头连累的我也被人指点,说我生了个老光棍出来,丢不丢人!”
    祁韵被自家母亲逗笑,点头道:“好,我会替他瞧着。”
    祁文府被他娘和大姐笑话了一通后,直接就被赶了出来。
    照着祁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就是,连个媳妇儿都找不到还成天杵在她面前看着就糟心。
    祁文府出来的时候满脸无语,半晌后才幽幽叹口气。
    “四爷,您这是怎么了?”
    祁文府身边的贴身小厮见状问道。
    祁文府说道:“金宝,你说我会不会是我娘捡回来的?”
    金宝“呃”了一声,迟疑。
    祁文府顿时不满扭头看他:“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金宝连忙摆手:“没什么没什么,老夫人以前不是还老拉着您说,您跟老太爷长得像极了,怎么会是捡回来的。”
    祁文府闻言就想起自己父亲那双胖的几乎找不见下巴,一笑起来就脸上两个旋儿,老喜欢扎着胡子编着小辫子,穿着福褂斗鸡遛鸟时那让人一言难尽的模样,默了默。
    不!
    他才不像老爷子!
    祁文府一想到自家老爹,便问道:“父亲呢?”
    金宝想了想:“好像出去溜将军了。”
    将军是只彩羽大公鸡,长得十分雄实,一身羽毛溜光水滑的特别好看,而且尾羽上还有一簇金毛,连鸡冠也赤红如血,是祁家老爷子的心头宝,平日里谁都动不得。
    京里头流行斗鸡,祁老爷子的那只鸡可谓是常胜将军。
    为此祁老爷子结交了不少“鸡友”,每日里一门心思的伺候着那只大公鸡,专门建了个小房子早晚供着不说,连吃食都是单独开了小灶另做的。
    为着那只大公鸡,祁老夫人没少拿着拐杖敲的老爷子满头包。
    祁文府深深叹口气,有些无力:“让人瞧着些,别让人冲撞了父亲。”
    金宝连忙道:“四爷放心,老爷子身边一直有人跟着呢。”
    祁文府点点头后,便直接朝着自己院子里走去。
    等回了房中之后,就立刻有下人送了水过来洗漱。
    祁文府脱下了身上官服,换了一身常服出来时,就瞧见了被放在书桌上的面团娃娃。
    那面娃娃被捏来捏去,早已经没了原本的模样,脑袋歪歪的倒在那里时,身上的斗篷都有些散了,盯着它时,祁文府莫名就让他想起那个鬼精鬼精的小丫头。
    他心中想着今天宫中的事情,还有和瑞王达成的“合作”。
    之前他和苏阮曾经有过约定,无论事情进展如何,他都要如实相告,而且祁文府也担心那胆大包天的小丫头要是真的见着事情没有进展,再干出什么今天动地的事儿来。
    所以他直接让金宝磨了磨,然后提笔写了起来。
    并未太过详尽的说户部的事情,他只是简单的提了皇上让他入宫后的事,还有瑞王与二皇子翻脸,宇文良郴被关进大理寺监牢的事儿。
    等着写完之后,他就直接将信纸装了起来,交给金宝说道:“让人将这信送去宣平侯府,交给宣平侯府的六小姐苏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