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33章 提醒
    谢锦云拉着苏阮的手,声音沙哑:“阮阮,你陪我去见祖母好不好?”
    “出什么事儿了?”
    苏阮摸着谢锦云的手冰凉凉的,小脸也被冻得通红,她连忙伸手替她搓搓手,一边皱眉说道:“你出来怎么也不穿件斗篷,你身边的丫环呢,怎么没跟着你?”
    谢锦云抿着嘴唇,眼睛通红,眼瞧着又要掉眼泪。
    苏阮最怕人哭了,忙柔声道:“你别哭,有什么事情你先与我说说。”
    谢锦云被她软软的一劝,便红着眼说道:
    “锦月和母亲吵架了。锦月跪在外面不肯起身,母亲又把自己锁在房里。我刚才过去的时候,锦月冻得脸都青了,我求母亲别生气她不理我,我让锦月起来她又不同意,说母亲不原谅她她就不起来。”
    谢锦云说的不清不楚的。
    苏阮也听得糊涂,只能抓了关键的词问道:“四姐说要三婶原谅,原谅什么?”
    “她想去三青武院。”
    谢锦云声音有些哑:“母亲替她看了一门亲事,只说过完年后就让两家定亲,可是锦月不愿意,还求了祖母让她去三青武院学习,母亲一直就不喜欢她舞刀弄剑,直接就动了怒,还跟锦月吵了一架。”
    苏阮听着谢锦云的话,总算是弄清楚了事情原由。
    之前在锦堂院的时候,她就已经听谢老夫人提起,说要送谢锦月去三青武院。
    想起那天晚上,吴氏和谢锦月为着她那些“离经叛道”的想法争执不下的模样,苏阮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锦月心气高,向往军伍,可吴氏却秉持着女子妇容工德。
    两人谁也说不上对错。
    吴氏是为了谢锦月好,怕她走了错路,不想她放弃轻易到手的安稳,去走那满是荆棘艰难之路,可谢锦月又心气太高,不愿和寻常女子同流。
    谢锦云眼圈通红的低泣道:“外面下雪了,锦月要是这么跪下去,会伤了腿的。母亲向来都听祖母的话,锦月也是。”
    “阮阮,你陪我一起去见见祖母,求祖母去我母亲那一趟好不好?”
    苏阮开口问道:“三叔呢?”
    谢锦云低声道:“在母亲那。”
    苏阮说道:“三叔没劝吗?”
    谢锦云抿抿嘴:“劝了,可是母亲连他也一并关在门外了,而且还越发动气……”
    苏阮闻言拉着她的手坐下来说道:“三姐,我不是不愿意陪你去见祖母,可是这件事情祖母出面也没用的。”
    见谢锦月不解,苏阮说道:
    “你刚才也说了,去三青武院的事情是祖母准了的,而且三婶只是与四姐置气,将她自己锁在房中,却没做其他事情,就说明她心中是不同意却没办法阻拦的。”
    “三婶应该是已经去见过祖母了,而且还和祖母有了分歧,你就算现在再将祖母请过去,三婶心中不愿依旧是不愿,谁劝都没用的。”
    “而且有些时候,人心里存了疙瘩,旁人越劝只会越发生气。”
    谢锦云脸色发白:“那怎么办?”
    苏阮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见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而且还飘起了小雪,她低声问道:“四姐跪了多久了?”
    谢锦云抿抿嘴:“已经一个多时辰了。”
    苏阮闻言轻笑了笑,拍拍她的手说道:“三姐放心吧,她跪不了多久的。”
    “采芑,你去一趟三叔那边,让人跟他说一声,就说外间下雪了,天黑路滑,三姐今儿个夜里就不回去了,直接在我这边歇下,让三叔别担心。”
    谢锦云听到糊里糊涂,“阮阮,你让我留下做什么?我还要回去帮锦月……”
    苏阮说道:“你别帮了,越帮越乱。”
    见谢锦云张嘴想要说话,苏阮拍拍她的手说道:“放心吧,没事的,你不用回去,也别去劝,三婶舍不得伤了四姐的。”
    说完没管谢锦云明不明白,苏阮对着采芑说道:
    “快去吧,三叔若是问什么,你就直说,记得跟他说清楚,天寒地冻的,让他早些休息。”
    ……
    采芑领了命,提着灯笼打着伞去了三房那边,远远就瞧见跪在院子里的谢锦月。
    谢锦月身上已经落了一层白雪,脸上冻得有些泛青。
    采芑没敢多瞧,只是跟着三房的丫环寻到了谢勤。
    谢勤正站在廊下为妻女的事情发愁,两边一样的犟,谁也劝不动,听着说苏阮院子里的丫环过来,他顿时有些惊讶,让人将采芑带了过来。
    采芑行礼:“奴婢采芑见过三爷。”
    谢勤:“这么晚,你过来有什么事?”
    采芑低声道:“回三爷,奴婢是替小姐传话的,三小姐之前去了小姐那边,眼下外面下了雪,天黑路滑,小姐便让三小姐留宿。小姐说让奴婢告诉您一声,免得您担心之下派人去找。”
    “锦云去了阮阮那里?”谢勤闻言诧异。
    之前谢锦云还来哭了一通,替谢锦月求情,只是被吴氏直接挡在了门外不肯见她,就哭着走了。
    谢勤原以为大女儿是去锦堂院了,可怎么去了苏阮那儿了?
    采芑低声道:“三小姐原是想让小姐陪她去见老夫人的,只是被小姐拦了下来。”
    “小姐说三夫人心里有疙瘩,谁劝都没用,而且说的越多越会生气,三夫人心疼四小姐,定然舍不得伤了她,让三爷和三小姐都不必担心。”
    “天寒地冻的,三爷早些休息,别伤了身子。”
    谢勤听着采芑的话愣了下,片刻后,他脸上难得露出抹笑来,对着采芑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阮阮,就说谢谢她提点。”
    采芑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谢勤谢苏阮什么。
    等她福身退出去,转身离开之后,谢勤才忍不住低笑了声。
    “老爷,六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旁边的仆人低声问道。
    谢勤眼中带笑:“她是在提醒我,别再刺激夫人。”
    吴氏其实未必真的有那么生气。
    锦月虽然违背了她的心思,可她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怎么舍得真的罚她,可谢锦月这么牛脾气的一跪,他和锦云又纷纷求情,反倒是将她架了起来。
    谢勤枉顾聪明,摇摇头说道:“之前母亲总说阮阮聪慧过人,我还觉得她有些夸大,如今瞧着,她倒真是玲珑心思,比我们都看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