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47章 冤大头
    曹禺说话时极为难听,更是不留情面。
    “你要是真不敢就算了,反正谢家也不过如此,回头我定跟人宣扬宣扬今儿个的事情,替谢家好好出出名。”
    谢青阳眼珠子都红了,怒声道:“你闭嘴,不就是脱衣裳,我脱!”
    “青阳!!”
    赵正奇一把拉着谢青阳,急声道:“你不能脱,你要是真脱了出去走上一圈,往后你还怎么做人?”
    岳文也是急声道:“对啊,谢小六,你可别犯傻。”
    名声尽毁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平日里做的那些斗鸡遛狗的都是小事,最多也就是被人骂几句纨绔,可谢青阳要是真这么出去跑一圈,他往后一辈子就算是毁了。
    谢青阳眼睛通红:“难道要我跟他磕头下跪吗?”
    白亦忍不住低声道:“要不然,咱们跑吧,躲过去了就是了……”
    谢青阳心中一动,还没来及说话,旁边的苏阮就已经凉飕飕的说道:
    “你们今天要是敢从这里跑了,曹家的人明天就能拿着之前的赌约找上门去,堵在宣平侯府大门外说谢家人言而无信,自食其言。”
    “谢家几代忠勇清正之名,就全砸在你谢青阳手上。”
    谢青阳扭头看着苏阮,对着她黝黑的眸子,心中那点侥幸瞬间烟消云散。
    看着跋扈不已的曹禺,看着咄咄逼人的人群,耳边全是那些议论和嘲讽的声音。
    谢青阳只觉得自己站在悬崖边缘,身边没有一个人能帮他。
    他只要朝前一步就是深渊,明知道必死却还不得不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笑话。
    他眼底浸出泪来,却狠狠咬牙咽了下去,伸手推开白亦说道:
    “我不能牵连家里。”
    他自己丢人也就算了,毁了也是他自己,要是连累了父亲和叔伯,还有大哥他们,那他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谢青阳直接上前,伸手就抓着衣带想要解开,却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握着他手腕。
    谢青阳回头,就见到苏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伸手抓着他手腕的时候,那微凉的手指隐隐能感觉到指腹上的薄茧。
    苏阮说道:“说你蠢还真蠢,真叫你在这丢了人,我回去之后怎么跟祖母交代。”
    “苏阮……”
    谢青阳声音微哑。
    苏阮冷眼道:“滚回去站着,宣平侯府的人哪儿有这么容易被人欺负。”
    明明是恶声恶气,明明还是那副让人讨厌的模样,可是谢青阳却是突然就红着眼睛掉了眼泪。
    苏阮有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直接丢开了他的手,然后直接越过谢青阳走到他身前站着。
    对面曹禺见谢青阳被苏阮拦住,满是恶劣道:“怎么,谢公子要替你弟弟出头?”
    他上下看了苏阮一眼,嘲讽道:
    “谢公子这身板可跟个娘们儿似的,瞧着没二两肉,半点都不像是武将家的,不过你要替谢青阳的话也可以,脱了衣裳跑上一圈,我就饶了那个孬种。”
    “之前你还处处说你谢家的人怎样怎样,现在也不过如此。”
    苏阮淡声道:“我谢家好不好,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既然谢青阳和你立有赌约,自然是要履行,谁都不能狡赖,只是如果这场赌斗本身便有人作弊,甚至从中弄虚作假呢?”
    “我谢家可不是冤大头,白给了银子不说,还被人戏弄。”
    曹禺脸色顿时一变,厉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输了就是输了,不肯履行赌约还污蔑于我?你谢家的人就这点本事?!”
    旁边也有人开口道:
    “就是,刚才的赌斗这么多人看着,怎么就弄虚作假了?”
    “谢家小儿,输不起就是输不起,可不带这么冤枉别人。”
    “你说人作弊有什么证据?”
    苏阮勾了勾嘴角:“我敢说,自然是有证据的。”
    她走到斗鸡台边缘,直接攀着上面的藤条用力一拉,人便跃了上去,然后直接跳进了里面,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已经被咬死了的大黑袍直接提了起来。
    那血淋淋的模样,让得聚轩楼原本想要阻止她的人都是吓了一跳。
    苏阮直接扬声说道:
    “大黑袍之前战绩想必大家也都已经看过了,它之凶悍堪比往届鸡王,寻常斗鸡就算真能赢了它,可想要咬死它却是很难的,可刚才聚轩楼的人甚至来不及开口,它便直接被曹公子那只金羽给咬死。”
    “我刚才在看台上就已经发现,那只金羽和大黑袍缠斗的时候,交手没多久,大黑袍便瘸了腿,后来还没被啄伤的时候,就已经见了血。”
    苏阮提着死掉的大黑袍,将它的腿拉开,又将一边的翅膀展开,露出上面那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敢问曹公子,你这只金羽是铜筋铁骨吗?还是刀羽箭翎?单凭爪子和鸡喙,就能留下这么大这么深的伤口来?”
    曹禺脸色大变。
    聚轩楼的人站在一旁,因为靠的最近,一眼就看到大黑袍那骨头都冒出来的爪子,还有翅膀上绝不是正常斗鸡该有的伤口、
    他猛的抬头看着曹禺说道:“这伤口的确不是斗鸡会留下的。”
    看台上的人都是哗然出声。
    “怎么回事?”
    “不是斗鸡留下的,是什么留下的?”
    “对啊,刚才不是都看着吗,那大黑袍被人做了手脚?”
    “该不会是聚轩楼的人吧……”
    聚轩楼的人脸色难看,他们设了这斗鸡台,每日都要坐庄开赌局,要是坏了名声往后谁还敢来?
    那人连忙大声道:“我们聚轩楼做生意从来都是童叟无欺,绝不可能在这上面动手脚,曹公子,还请你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禺脸上难看:“他说有问题就有问题?这斗鸡凶猛成性,有一两道大伤口有什么奇怪的?谢家的人想要狡赖才胡言乱语,混淆视听,你们别信他!”
    苏阮闻言说道:“信不信我无所谓,证据说话就好。”
    “正好刚才曹公子急着欺负我弟弟,还没来得及将金羽带走,不如把金羽带过来验证一下,就知道它身上到底有没有做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