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72章 你才傻子
    如今听着祁文府的话,苏阮微侧着头想了想,才迟疑着说道:“好吧,我试试。”
    祁文府勾勾嘴角,便直接抛开了这个话题话音一转说道:“我本也想着这几天可能要去找你一趟,你既然今天过来了,那也正好。”
    苏阮挑眉。
    祁文府说道:“你之前交给我的那本账册,我已经让莫岭澜将上面有关的证据全部取了回来,而与那账册有关的人也已经秘密送进了京城。”
    “之前宇文良郴下狱之后,瑞王便答应与我合作。”
    “我想将这些人和证据直接交给瑞王,由他来做后面的事情,你觉得如何?”
    苏阮闻言毫不犹豫的点头:
    “当然啊,我们之前那般算计宇文良郴,不就是想着拉瑞王下水吗,如今用他正好。”
    “这件事情关乎二皇子,甚至还有薄家和裕妃,说不定太后也有关系。”
    “皇家的人都重脸面,更何况是咱们这位优柔寡断,遇事不决总想着能周全所有的皇上。”
    “要是由旁人来出头将这件事情掀出来,伤及了皇家的颜面,损了皇室的名声,他那边就算不会迁怒,怕是也会押后不审,可是由瑞王出面却是正好。”
    宇文良郴因为跟二皇子之前的那场斗殴,至今还在大理寺监牢里“受苦”。
    瑞王就只有这么一个独子,宠的跟什么似的,他想要替宇文良郴“翻案”,从而借着这件事情找二皇子麻烦,简直是再合情合理不过。
    明宣帝就算再气,也总不能将他这个最为倚重的亲弟弟如何。
    更何况这事情本来就还是真的,由瑞王来掀出来,将其闹大。
    有瑞王在前面顶着,到时候不管是大理寺也好,刑部也罢,谁都不敢将其强压下来,就算是明宣帝那里,想要压下来也得问瑞王这头答应不答应。
    所以这事情由瑞王出头,简直是再合适不过。
    祁文府闻言扬扬唇,他就知道,苏阮会同意的。
    “那些人已经押解过来了,被莫岭澜安置在别院,你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苏阮摇摇头:“不去了。”
    祁文府有些不解。
    苏阮说道:“他们有份害死我父亲,甚至害死荆南不知道多少百姓,还有那些到死都守着荆南却不得善终的将士,我怕我见到他们会恨不得直接弄死他们。”
    小小的姑娘说着狠辣的话,可祁文府却不觉得她是在开玩笑。
    苏阮神色淡淡的。
    “之前我就已经说过,我给你账册,你替我父亲申冤,查清楚荆南旧案和户部贪污里所有涉案的人。”
    “既然我已经将事情交给你了,就相信你一定能够处理好,我没有必要事事插手,招人厌烦。”
    “等事情有了眉目之后,你让人给我稍个口信就好。”
    祁文府之前见苏阮在梨园春暴打宇文良郴的时候,还觉得她性子太过强势,而且行事也太极端了些。
    他还以为这次他提出来让苏阮亲自去问,她会同意下来,却没想到她居然拒绝了。
    祁文府看着苏阮脸上神情,心中不知不觉软和了一些,正色说道:
    “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履行诺言。”
    “有朝一日,我定会用那些奸佞之人的脑袋,去祭奠你的父亲,还有当初那些枉死的将士和百姓,绝不叫他们冤魂难安,死的不明不白!”
    苏阮点点头:“好。”
    ……
    苏阮没在祁家逗留多久,两人说了会儿话,祁文府就送她出府。
    祁文府近来身边麻烦不断,而且他毕竟是男子,若是就这般送苏阮回去,难免招人口舌。
    他便让了亲信金宝过来,让他亲自驾车送苏阮回去。
    祁文府将苏阮送出门外,便说道:“快回去吧,天快黑了。”
    苏阮点点头,瞧着祁文府身边跟过来的小丫环,连忙道:“别让她跟着了,金宝送我回去就行,免得来回跑折腾……”
    祁文府想了想,就同意了下来。
    苏阮被那丫环扶着上了车,踩着车辕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怎么了?”祁文府问道。
    苏阮皱眉:“我总觉得我好像忘了点什么……”
    “恩?”祁文府不解,“忘什么了?”
    苏阮微歪着头想了半晌。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可又想不起来……不对……”
    苏阮眼神突然落在祁文府身边的那小丫环身上,猛的一激灵,直起身子来张嘴想要说话,谁知道一脑袋便撞在了车门上,顿时疼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苏阮撞到极重,那“砰”的一声让得整个马车都好像震了震。
    祁文府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拉着险些一脑袋栽下来的苏阮说道:“这是怎么了,撞伤了没有?”
    他伸手刨开苏阮右边额前的头发,就见到那里红了一大块,还隐隐有肿起来的架势。
    他用手揉了揉,嘴里轻斥出声:
    “你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起身前也不留意着头顶。下来,我给你上点药再走。”
    “不用了……嘶……”
    苏阮被他揉的倒吸口冷气,忙不迭的就抓着他的手拽了下来,疼的小脸都皱在了一块儿,用力瞪他:“疼!”
    祁文府回了她一眼:“疼还撞?”
    “我又不是故意的。”
    苏阮嘟嘟囔囔的说了句,嘴里又忍不住吸了口冷气,这才丢开祁文府的手自己捂着额头,“我刚想起来,我把我家丫环忘了,我得赶紧过去……”
    要是采芑,估计这会儿早就自己回府了。
    可是澄儿那丫头傻乎乎的,别还一直在酒楼那边等她。
    祁文府见苏阮转头就朝着马车里钻,连忙伸手挡在她脑袋上面,斥声道:“小心点,还没撞够呢?小心撞成傻子。”
    “你才傻子!”
    苏阮瞪了他一眼,偏生刚才撞疼了,眼里沁出点泪,看着奶凶奶凶的。
    祁文府顿时被逗笑,伸手拍了拍她脑袋:“行了,赶紧走吧,金宝,路上小心些。”
    “是,四爷。”
    苏阮放下帘子前,甩了甩自己脑袋上簪着的珠花,朝着祁文府哼了一声,就催促着金宝驾车离开。
    而祁文府站在门前看着那丫头张牙舞爪的样子,不由弯了嘴角,低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