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74章 傻不傻
    周围已经没多少行人,四周看着昏昏暗暗的。
    不远处的巷子里有人不断朝着这边打量着,目光不断在酒楼前的黑影上打量着,那模样像极了京中流窜的拍花子。
    马车急停下来时候,那边原本偷看的人因为马车的声音被惊到,瞬间缩进了阴影里,转瞬就消失不见。
    苏阮见状心中微沉,连忙跳下马车叫了声:“澄儿?”
    酒楼前蹲着的黑影连忙抬起头来,当见到站在马车前面的苏阮时,泪珠子“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小,小姐……”
    澄儿泪眼汪汪的,瞧见苏阮后先是惊了一下,随即起身跑过来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姐你去哪儿了呀,奴婢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可怎么等你都不来。”
    “奴婢,奴婢以为把你弄丢了,奴婢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呜呜……”
    苏阮看着穿着男装,却哭得跟花猫似的小丫头,连忙替她抹了抹眼泪。
    “没丢没丢,我就是有事耽误了所以来迟了。”
    “你怎么这么傻,没等到我回来找你,你就回府去等我啊,怎么就一直蹲在这里?”
    澄儿抽抽噎噎:“奴婢,奴婢怕奴婢走了,小姐找不到我。”
    “而且小姐换了衣裳是出来干……干坏事的……,不能叫,叫府里知道,奴婢要是回去了,小姐会挨罚……”
    苏阮刚开始还被小丫头的话说的哭笑不得,可听到后面的话后,却是瞬间怔住。
    她抬头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澄儿,就见她手里还抱着一叠宣纸,被她捂得严严实实的,而小丫头边哭边从怀里拿出个油纸包来,掉着眼泪递给苏阮。
    “小姐,你爱吃的栗子…”
    “奴婢一直放在怀里,还温着……”
    苏阮看着她傻傻的样子,突然眼睛微润,不由伸手掐了掐澄儿的脸颊:“傻不傻,栗子凉了再买就好了,就这么干等着,也不怕冻着自己。”
    澄儿闻言咧嘴边哭边笑:“奴婢硬朗,冻不坏的。”
    “哪有冻不坏的?”
    苏阮瞪了她一眼,伸手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顺便摸了摸小丫头的手,触手冰凉。
    苏阮连忙拉着她便上了马车,然后不顾澄儿的挣扎将斗篷解下来罩在她身上,一边朝着她手上哈着热气,一边替她搓着手。
    “往后别这么傻了,要是等不着我,就先回府中去。”
    “这京城里面看似安稳,可坏人多的是,你这么傻乎乎的,也不怕遇见了拍花子把你抓了卖了去,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澄儿瞧着苏阮替她搓手的样子,咧嘴直笑。
    苏阮抬头见状不由道:“笑什么,真冻傻了?”
    “奴婢才没傻。”
    澄儿咧嘴露出一排白齿来,眼角还挂着眼泪:“小姐对奴婢真好。”
    苏阮伸手戳了她额头一下,有些失笑:“替你暖暖手就对你好了?这么天真,怕不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澄儿闻言嘿嘿一笑,没有反驳,反而笑得傻乎乎的。
    ……
    冬日的天本就短,金宝将苏阮送到了宣平侯府时,外间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等马车停在门前时,苏阮和澄儿下了马车之后,金宝才说道:“苏小姐慢走。”
    苏阮说道:“替我谢谢你家四爷,还有你回去路上也小心些,天黑路滑,别走太快。”
    金宝长得秀气,虽然已经二十出头,可笑起来却还带着少年人的稚气:“小人知道的,多谢苏小姐。苏小姐快些进去吧,外间天冷,小人也走了。”
    “好。”
    金宝驾车离开,外间一阵风吹过,苏阮搓了搓胳膊。
    澄儿连忙取了斗篷披在苏阮身上,替她系好之后,主仆两人快步进了宣平侯府。
    遇到门房的时候,那人见到苏阮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迎上来急声道:“六小姐,您可算回来了,您若再不回来,小人都要带人出去找您去了。”
    苏阮见状道:“怎么了?”
    “大公子回来了。”
    苏阮脚下一停:“大哥?他不是在国子监备考吗?”
    之前说的替太子挑选伴读的小考就在后日,这个时候谢青珩怎么回来了。
    门房那边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知道谢青珩到处让人在找她,她连忙入了府内,就撞上了站在门前满脸急色的采芑。
    采芑见到苏阮,顿时面露喜色,快步走过来急声道:“小姐你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大哥怎么回来了?”苏阮皱眉问道。
    采芑连忙低声道:“是为了曹家的事情。”
    “你和六公子大闹曹家的事情,不知道是谁告诉大公子的,大公子大半个时辰前就匆匆赶了回来,他去见了老夫人一趟之后,就想要见您,可是你却没了踪影。”
    “大公子以为是老夫人骂了你后,你生气了,所以你就……”
    采芑急急收住了话头。
    苏阮却是接了下去:“所以我就离家出走了?”
    采芑闻言讪讪。
    苏阮低叹口气:“我就是有些事情想不通,所以去府外走了走。大哥呢?”
    “在老夫人那里。”
    苏阮只觉得脑袋都有些大,她还没想好怎么哄谢老夫人,如今又多了个谢青珩。
    苏阮对着采芑说道:“采芑,你先带着澄儿回去,让她换一身衣裳,再让厨房熬点姜汤给她祛祛寒,我去一趟锦堂院。”
    “奴婢陪小姐去。”澄儿连忙说道。
    苏阮拍了拍她脑袋:“不用了,你赶紧回去,我自己去就行。”
    打发了采芑和澄儿回去之后,苏阮就一个人去了锦堂院。
    等到了院子里面,柳妈妈正在门外低声吩咐着什么,一抬头瞧见苏阮时,她顿时惊讶道:
    “六小姐,您回来了?!”
    柳妈妈的声音不小,瞬间惊动了屋内的人。
    只听到一阵脚步声后,门前挂着的暖帘被掀了开来。
    谢青珩眼底带着急色快步走了出来,当见到站在门外的苏阮时,他这才隐隐松了口气。
    谢青珩大步走到她身前,先是上下看了她一眼,确定她身上没出什么意外,才沉着眼说道:
    “跑哪儿去了,出去怎么也不跟府里打声招呼?这么久才回来是不是在外面遇着什么麻烦了?我听说你之前腿上受了伤,还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