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92章 为我?
    谢青珩原本已经做好了擅自做主,回来后被祖母和父亲责怪的准备,却没想到他们丝毫都没有怪他。
    谢青珩心中愧疚更深,也觉得肩上责任更大。
    是他把谢家拉进了皇权争夺的漩涡里,他便有责任要保护府中诸人在这场争斗里不会因他而受难。
    谢老夫人说道:“你既与太子同乘一船,便要有心里准备,谢家所能给你的帮助不多,你父亲更不能因你而站队,至少在皇上面前必须如此。”
    谢青珩听着谢老夫人的话低声道:“我明白。”
    皇上虽然心疼太子,却不代表他愿意看到朝中的人服太子多过于服他,特别是谢渊这种手握实权的将领。
    谢家可以帮衬太子,可以亲近太子,却不能太过。
    若是逾越了那条线,皇上那边难免会多想。
    谢青珩说道:“祖母放心吧,孙儿知道该怎么做。”
    ……
    谢青珩和谢老夫人、谢渊说了会儿话后,便从锦堂院里出来。
    谢渊跟他同路,两人一边低声说着太子的事情,一边朝外走,等走出院子时,就见到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个人。
    谢青珩一眼认出了苏阮。
    “阮阮?”
    谢渊也是瞧见了她,不由说道:“你怎么在这?”
    刚才不是还和谢嬛她们在一起吗?
    苏阮说道:“我等大哥。”
    谢青珩闻言隐约猜到苏阮找他做什么,不由说道:“既然找我,怎么不直接进去,外间这么冷也不怕冻着?”
    苏阮回道:“大哥刚回来,想必跟祖母和侯爷有话要说,再说刚才我跟着二姐她们玩闹了一会儿,这会儿身上暖和着呢。”
    她说完之后抬头看了眼谢渊说道:
    “侯爷,我有点事情想要跟大哥单独说几句话,不知道方便吗?”
    谢渊皱眉看了两个小的一眼,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话非要避开他,不过他也没追究,反正苏阮和他一直便是这么不远不近的关系,论起来,府中几个儿女都比他跟她要亲近。
    偏苏阮的理由谁都挑不出错来。
    谢渊对着谢青珩说道:“我去尚明堂等你,等下你过来寻我就是。”
    谢青珩点点头:“是,父亲。”
    谢渊走了之后,谢青珩才跟着苏阮朝着旁边走了过去,等离开锦堂院前有些距离之后,谢青珩才开口说道:“阮阮,你等我可是有什么事?”
    苏阮走在谢青珩身边,因为要留意脚下,所以提着裙摆:“大哥应该知道我找你为什么吧?”
    谢青珩闻言就知道苏阮怕是已经知晓他给太子当伴读的事情,佯作不在意的笑道:“你是说我当太子伴读的事儿,你这消息可真够灵通的,我才刚回府呢你就知道了。”
    “我还想着从祖母这出来再告诉你呢,皇上对我很是看重,太子也对我亲近……”
    “之前不是说不当太子伴读吗?”
    苏阮没理会谢青珩口中的说笑,直接扭头看着他,“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
    谢青珩笑了笑:“还能为什么,就是突然想了。”
    “军中有父亲和成安他们就够了,我觉得我更适合走文官的路子。”
    “而且之前父亲说让我去边关历练的时候,我就心中犯怵,总觉着不太喜欢军中的事情,如今当是正好了,可以留在京中不用跑去边关,不是挺好的吗?”
    苏阮脚下停了下来,抬头说道:“就算想要当文官,参加明年的春闱,走大考的路子,也远比跟着太子要强。”
    “大哥,你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也不是个吃不得苦的人,月余前你还说你想要当武将,继承侯爷衣钵,如今你却说你更适合走文官的路子……”
    她顿了顿:
    “是因为我吗?”
    苏阮不想自作多情,可是这段时间谢青珩待她如同亲妹,他对她的维护和看重苏阮能感受的到。
    她看着谢青珩的眼睛认真道:
    “是因为我在曹家的事情,让你感受到了危机,还是因为之前梨园春的时候,让你觉得我步步冒险,所以你才会突然跟着太子,想要借太子之力替我爹平反,替荆南那些人昭雪?”
    谢青珩条件反射的就想说不是,可是对上苏阮好像什么都知道的眼神,嘴里的话没说出来。
    苏阮哪还有不明白的:“你何必呢,谢家没必要趟这趟浑水的……”
    “你是谢家人,你母亲是谢家妇,从你们进了谢家开始,谢家不就已经在浑水中了吗?”
    谢青珩不喜欢苏阮口中那般泾渭分明的话,有种她将所有人都排斥在外的感觉。
    他看着苏阮沉声道:“还是你觉得,谢家与你能分得开?”
    苏阮闻言默了默。
    谢青珩说道:“我投奔太子,固然是有想要帮你的想法,可也的确是为了谢家。”
    “我父亲说到底就是个粗人,让他带兵打仗可以,可是让他应付朝中那些老狐狸他却不行,如今我谢家命好,遇到个还算明理对父亲也算是信任的皇帝,可是将来呢。”
    “帝心难测,谢家满门武将,定然征战沙场,功绩只会越来越高,实权在手功高震主之时,新君容得下吗?”
    谢青珩亲眼见过苏阮的本事,也从来没将她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所以说起话来时也没什么顾忌。
    “更何况父亲当初在荆南的时候,本就已经掺合在了这件事情里面,要不然大皇子又何必借着曹家来算计小六和我们。”
    “这浑水趟不趟,谢家都已经置身其中。”
    “保全你也就是保全谢家,没什么分别。”
    谢青珩说完之后,看着有些沉默的苏阮,声音和缓了些:
    “而且阮阮,太子是个不错的主子,虽说年幼,可心有城府,看似温吞实则性子果决,而且待人御下也都宽厚。”
    “他是储君,又得皇上看重,虽说看似处处危机,可未必就没有一争之力。”
    “我也并非是贸然选择太子的,之前我曾与他接触过几次,若非觉得他是能够辅佐之人,这次小考之中我也不会贸然出头。”
    苏阮听着谢青珩的话紧抿着唇,那太子上一世的为人如何尚且不提,可绝对是个短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