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95章 傍身之物
    谢老夫人和谢渊听到曹荣提起苏阮,都是脸色微变。
    曹家知道那日带头闹事的是苏阮了?
    可是怎么可能。
    苏阮那日易了容,就连谢老夫人若不是常相处,根本就认不出来。
    事后回来之后,谢老夫人怕被人察觉闹事的是苏阮,便让府里的人散了消息出去,说那一日替谢青阳出头的并非谢家亲子,而是谢家世交的儿子。
    曹家那头又怎么会知道?
    谢老夫人压住了险些开口的谢渊,冷声道:“小曹大人,我谢家的姑娘怕是用不上你曹家的见面礼。”
    曹荣说道:“谢家姑娘用不上,苏家姑娘呢?”
    “六小姐当初也是荆南知州之女,家世虽不算殷贵,可入了谢家之后,却无太多傍身之物。”
    “我知道老夫人带人宽厚,定不会亏待了六小姐,可是这些东西多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不是吗?”
    谢老夫人听着曹荣隐带要挟的话,却是松了口气。
    原来曹荣只是知道了苏阮是苏宣民的女儿。
    这件事情谢老夫人本也没想着能瞒着多久,当初曹家出言挑拨时,便在谢家安了钉子,那一日苏阮说出她是苏宣民女儿的时候,消息怕就已经传了出去。
    祁文府能知道后找上门来,曹家自然也能知道。
    谢老夫人是知道谢渊和祁文府联手,准备替苏宣民翻案的事情,闻言并没有太多惊吓。
    不过她依旧佯作被曹荣要挟的模样,眼底带着怒容寒声道:“小曹大人可真是心思敏锐。”
    “老夫人过誉了。”
    曹荣见到她脸上怒色,心中微微放松下来,恭敬道:“晚辈绝无意用六小姐的身份做任何事情,只是希望老夫人和侯爷能够息事宁人,放过曹家这一回。”
    “只要老夫人和侯爷不再追究这次的事情,我可以保证,我曹家绝不会泄漏六小姐身份半句。”
    谢老夫人微眯着眼看了他许久,才嘲讽出声:“小曹大人的心思倒是比你爹厉害。”
    曹荣假装没听见。
    谢老夫人冷声道:“行了,放下东西,带着你的人离开。”
    “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可你们曹家若再敢伸手,别怪我剁了你们的爪子,还有你家这个小崽子,你们最好管好了,要是再敢来招惹我家孙儿,别怪我不客气。”
    旁边一直站着未曾吭声的曹黎脸上露出怒色,只觉得谢老夫人的话有些欺人太甚。
    曹荣却是恭敬行了一礼:“老夫人放心,晚辈晓得,回去之后定会对弟弟严加管教。”
    说完对着曹禺道:
    “阿禺,还不跟老夫人和谢侯爷道谢,多谢他们宽宏大量饶了你?!”
    曹禺跪在地上紧紧握着拳心,闻言朝着谢老夫人低声道:“多谢老夫人,谢侯爷。”
    曹荣让人将银子和房契、地契全部交给了谢家的下人,这才领着曹黎和曹禺告辞离开,等着他们走了之后,柳妈妈才将那些东西交给了谢老夫人。
    谢老夫人看了眼手中的房契和地契,那些良田都在城外,尚且不知道到底如何,可这几间铺子却都是在极好的位置,价值远比那两千两银子还要高。
    谢老夫人嗤了声:“他们倒真是舍得。”
    谢渊在旁皱眉道:“母亲,你为何同意跟他们和解,这曹家上下都不是好东西……”
    “我知道他们不是好东西,可是不和解又能如何?”
    谢老夫人将手中的房、地契放在桌上,对着谢渊说道:
    “皇上虽然厌了曹雄,也卸了大皇子的差事,可是却没有贬了惠贵妃,也没有牵连曹家其他人,就说明他并没有彻底要将曹家舍弃的意思。”
    “这件事情说到底并不算太过严重,若非曹雄不知道何故触怒了圣前,说不得在皇上眼里这事情就只是两个孩子玩闹而已。”
    “皇上如今已经惩戒了曹雄,曹家长子又这般大张旗鼓的来谢家赔礼道歉、履行赌约,难道我们还要紧抓着不放非要逼死了曹家人不可?”
    “到时候有礼也变成没礼了。”
    谢老夫人说道:
    “眼下青珩刚跟了太子,你又掺合着户部的事情,这中间还有阮阮和荆南那边的麻烦,这事儿到此为止正好。”
    曹家吃了亏,谢青珩也借大皇子跟太子表了忠心,他们也拿到了补偿,见好就收的道理谢老夫人比谁都明白。
    谢渊听着谢老夫人的话后,想想皇上的脾气,若真对曹家想要一压到底,就不会说出让曹家来谢家赔礼道歉的话来,这一方面是教训曹家,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要息事宁人。
    谢渊知道谢老夫人如此做正好,只能冷声说了句:
    “便宜他们了。”
    谢老夫人转身叫了声:“阮阮,出来吧。”
    苏阮撩开帘子,从后面走了出来,之前曹家的人来府中时,谢老夫人便叫了她一起在旁听着,所以曹荣的那些话她也听了个明白。
    等出来后,苏阮才说道:“祖母,我给府中添麻烦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谢老夫人摆摆手:
    “有些事情纸包不住火,早晚都会传出去的。”
    “你的身份也不是见不得人,先不说当初皇上本就特赦了你们母女,并未因你爹牵连你们,而且如今你爹的事情更是出现了反转。”
    “等你爹平反之后,你就能光明正大的以他女儿的身份出现在京中,到时候旁人也要挟不得。”
    苏阮闻言心中感激,知道谢老夫人虽然这么说,但其中风险未必人人敢担。
    谢老夫人将那一沓房契和地契直接交给了苏阮:“这些给你。”
    苏阮吓了一跳,连忙退开半步:“这个我不能收。”
    “让你收着你就收着。”
    谢老夫人才不管苏阮要不要,直接就塞进了她怀里。
    “这曹家的儿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句话倒也说的不错,女儿家还是有些傍身之物的好。”
    “你说你想要将来想要立户招赘,便不能什么都没有,你几个姐姐还未出嫁,我也不能给你太多私房。”
    “这些东西本就是你从曹家得来的,你自己收着,还有那两千两银子,其中一千两入府中库房,充作公用,剩下的一千两归你自己,你好生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