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23章 血溅登闻鼓
    苏阮褪去了身上的素锦斗篷,换上了孝服,捧着牌位走在最前面,而陈氏也带上了孝帕,和其他人一起跟在苏阮身后。
    所有人都是神情肃然,那白泱泱的一片,瞬间就惊动了宫门前的所有人。
    宫门前的那些侍卫看到不远处朝着这边走过来的人,还有那些人手里捧着的黑色的有些诡异的牌位,都是忍不住发虚。
    眼见着这些人到近前,那守宫的侍卫顿时拔刀厉声道:“站住,来者何人?!”
    苏阮抱着牌位扬声道:
    “前荆南太守苏宣民之女苏阮,携荆南旧民一百八十三人,敲登闻鼓求见皇帝陛下。”
    “状告兵部尚书薄翀于两年前荆南天灾之时,因利私利侵吞赈灾粮款,致使荆南饿殍遍野,百姓枉死无数,后更害死我父和守城八百将士!”
    “告薄家纵人行凶在前,散播谣言在后,于战时诋毁我父亲和枉死将士声名,逼死忠诚良将,让无数冤魂难以安宁!”
    听到苏阮的话,那侍卫脸色微变,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苏阮身边的祁文府。
    “祁大人,您这是……”
    “我与他们一起。”
    那侍卫顿时变色。
    苏阮直接避开那侍卫,就朝着宫门前高台上的登闻鼓走去,等站在那里时,立刻便有人来阻她。
    “你可知敲登闻鼓要付出什么代价?”
    苏阮抱着牌位颔首:“我知道,民告官,杖三十,告皇亲,杖八十。”
    薄家两样都占全了。
    陈氏脸色瞬间惨白,她满眼慌乱的看着苏阮,却见她面色冷然毫无退意,而旁边的祁文府也半点阻拦之意都没有,她咬牙上前颤声说道:
    “我乃苏宣民遗孀陈氏,今日携女状告薄家谋害我夫,枉害百姓……”
    她说着伸手便拿过那登闻鼓上挂着的木槌,举起便要去敲。
    却被之前领头的那老者夺了下来。
    没等苏阮和陈氏说话,那老者便直接扑到登闻鼓前,举起木槌便“砰”的一声敲响:“我儿宋得昌,原荆南知州府衙卫,于两年前战死荆南,死时二十二岁!”
    “砰!”
    “我儿不是罪臣,他与苏大人一起镇守荆州城,至死未退,苏大人更未曾投敌叛国,是他救了荆州城数万百姓,苏大人乃是被人谋害枉死……”
    “砰!”
    “我今日替我儿,替苏大人,替所有荆南枉死将士状告薄家,求见皇上。”
    “我要让他们替我儿,替所有荆南枉死的人偿命!!”
    “砰!”
    “砰!”
    “砰!!”
    登闻鼓响,整个宫门附近都听得清清楚楚,而片刻之后,那如同雷霆一般的鼓响声更是传遍整个皇宫和大半个京城。
    那老人看着身形枯瘦,甚至手上只有一层薄皮,可是他敲鼓之时却是恨不得能将那鼓面都擂碎了一般,脸上全是涨红之色,就连那原本浑浊的眼里也全是猩红。
    苏阮想要上前,却被祁文府死死抓着手腕,而那老人在敲响了登闻鼓后,足足三十下,才停了下来。
    他转身跪在地上,对着苏阮说道:
    “苏小姐,我知道有些事情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抹不平我们当初的愚昧胆小,还有对你和夫人的伤害。”
    “谢谢你还肯替他们申冤,也谢谢你肯来这里,让我儿子有机会昭雪。”
    那老人说完之后,在苏阮猛的惊恐瞪大了眼的时候,转头便一头撞在了登闻鼓边上的石墩上。
    “砰”的一声。
    鲜血四溅,染红了雪地,也染红了苏阮的眼睛。
    “苏小姐……对不起……”
    他望向祁文府时,带着渴求和期盼。
    祁文府点点头,他才露出释然笑容,嘴唇张阖之间,无声的说了句“谢谢”,便缓缓滑倒在地上没了生息。
    “不要!!”
    苏阮红着眼挣脱了祁文府的手,直接扑了过去,她伸手想要按着那老人流血的额头,可是掌心里却是猩红一片,而那老人更是已经阖上了眼。
    “为什么…”
    苏阮看着手心里的血,那猩红的颜色让得她眼睛也红了起来,猛的抬头看着祁文府:“为什么?!”
    原本不用死的。
    他不用死的……
    明明还有别的办法,为什么要拿命来博?!
    祁文府被她眼底的怒意看的瞳孔微缩,可是他却没有解释,只是对着旁边同样被这一幕惊得满脸骇然的侍卫说道:“敲鼓之人已死,杖责可免,以命告御状,天子不可拒。”
    祁文府从怀中取出百姓请命书,还有他早已经替苏阮写好的“状纸”,一并交给了那侍卫:
    “烦请转交皇上。”
    那人早就被吓得有些傻,他颤着手接过祁文府递过来的东西,朝着地上那撞死的老人看了一眼,这才转身便朝着宫门内跑去,而其他原本围着的侍卫都是满脸戒备的看着剩下的人,生怕这些人也撞死在了宫门口。
    祁文府伸手拽着苏阮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带上宋老的尸体,去宫门前跪着等候皇上召见。”
    那些人纷纷起身,好像对于老人的撞死早有预料。
    他们眼中带着悲痛之色,却没有半点后悔。
    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上前,将老人的尸体抬了起来,然后挪到了一旁,齐刷刷的抱着手中的牌位跪在雪地里。
    而祁文府则是对着苏阮说道:“苏阮,这是他们拿命换来的机会,血染登闻鼓,天子不可拒,这是铁律。”
    “你别忘了你当初说过什么,也别事到临头才跟我说你想后悔,否则你对不起为你敲鼓而死的人,对不起你爹,更对不起那千千万万枉死的荆南百姓和将士。”
    “等一下还有一场硬仗等着你,你若后悔,这里所有的人都要跟着你一起去死!”
    苏阮狠狠看着祁文府,那难以宣泄的心不断的翻涌着。
    她低头看着雪地上的猩红,看着那边跪在宫门前的所有人,然后用力一把甩开了祁文府的手,咬牙说道:
    “我不后悔,可是祁文府,我要的公道,从来都不是拿人命去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