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35章 钱太后
    钱太后并没有理会那些朝臣,而是就那么直接看着明宣帝。
    “皇帝要诛薄家九族,可是要连哀家也一并杀了?!”
    明宣帝紧抿着嘴唇片刻,才开口说道:“母后多想了,您早已嫁入皇家,是宇文家的人,儿臣怎敢那般不孝……”
    “哀家是嫁入宇文家,可哀家也曾经是薄家的人。”
    钱太后说道:
    “哀家的母亲是薄翀的祖母,入了薄家宗祠,上了薄家族谱。”
    “若论九族,哀家和皇帝你也在薄家九族之内,皇帝要诛他们,是要将哀家和你自己一并诛杀了吗?”
    明宣帝沉声道:“母后!”
    钱太后猛的几步走向台前,那涂了蔻丹的手猛的抬起便一巴掌扇在了薄翀脸上,“啪”的一声,震惊朝野。
    薄翀脸上被指甲划破,而钱太后则是怒声道:
    “无耻的东西!”
    “皇帝这些年待你不薄,朝廷更未曾亏待过你半点,哀家处处照拂薄家,可你就是这么回报哀家和皇帝的?”
    “区区银钱便让你忘了自己是谁,忘了君臣之道,忘了皇室这些年给你的显赫。”
    “你居然还有脸跪在这里面对皇帝,面对满朝大臣,若哀家是你,此刻便撞死在了这里一了百了,也省得连累了哀家和你薄氏子孙!”
    薄翀脸上划破的地方流着血,他眼神微怔,下一瞬突然说道:
    “太后娘娘说的对,是微臣枉负皇恩,也是微臣一是贪心,才会做下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是微臣的错,微臣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薄翀的话让得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安阳王和祁文府更是几乎同时抬头。
    “薄翀!!”
    安阳王大步上前刚才开口,就见到原本跪在地上的薄翀突然起身,猛地朝前两步就朝着地上扑了过去,然后“砰”的一声撞在了龙椅下方的台阶之上。
    安阳王已经伸出去阻拦的手僵在了半空中,而薄翀则是瞪大了眼睛从那石阶上滑了下来,头上红白交加,那脑花和血液溅的四处都是。
    不仅惊住了明宣帝,就连那些朝臣也都是吓得惊叫出声。
    ……
    祁文府被这变故惊得满脸寒霜,猛的抬头看向钱太后。
    钱太后却是皱眉后退了半步,脸上带着嫌恶之色:
    “哀家不过气恼之下随口说一句而已,他怎就真的撞了脑袋?”
    “这般不知事的东西,当真是枉费了哀家这么多年照拂。”
    明宣帝抬头紧紧看着钱太后:“母后,这里是朝堂!”
    钱太后皱眉:“哀家知道是朝堂,哀家只是听闻皇帝要诛薄家九族,所以才来看看而已,怎知道这薄翀居然这般不经说。”
    她顿了顿,沉声道:
    “怎么,皇帝怀疑哀家想要害死薄翀吗?”
    明宣帝紧抿着嘴唇看着钱太后,脸上满是寒霜,可那句应下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钱太后却是步步紧逼,拂了拂袖子说道:“皇帝若是怀疑哀家,那便将哀家也送入大牢吧,若是再不相信,不如让祁大人也来审审哀家,说不准那薄家的银子哀家也有份。”
    明宣帝脸上青白交加。
    钱太后是他生母,更是当今太后。
    他若是将钱太后送进了大牢,交给朝臣去审,那旁人怎么看他?
    钱太后扭头看向祁文府:“祁大人觉得呢?”
    祁文府紧紧握着拳心,只觉得心里头一股怒意直冲头顶。
    他知道这个时候跟钱太后起争执不是明智之举,更知道钱太后什么都没做,哪怕人人都看得出来薄翀是听了她的话才撞阶而死,可是凭那两句话根本就不可能给她定罪。
    她是太后,是皇帝生母,想要给她定罪何其艰难。
    祁文府什么都知道,可是想起几乎跪坏了腿才换来今日机会的苏阮,他依旧开了口:
    “微臣不敢,只是太后娘娘……”
    祁文府话还没出来,安阳王突然上前了半步,打断了祁文府的话语,直接沉着眼看着钱太后。
    “太后娘娘,你说皇上和你皆在薄家九族之内,是否忘记你自己的身份。”
    “先不说你早年便已经嫁给我皇兄,入了我宇文家的宗碟,薄家是你娘家不错,可出嫁随夫的道理想必太后身为天下女子表率,应该记得清楚。”
    “而且我若没有记错,当年太后生母虽然嫁给了薄翀的祖父,也曾上了薄家族谱,可你却未曾入过薄家宗祠,嫁入皇室之时,也依旧是顶着你原本的‘钱’姓,而不是薄家之姓。”
    钱太后猛的抬头看向安阳王,一直平静的眼底划过急怒之色:“安阳王!”
    “太后有何吩咐?”
    安阳王半点不惧,直视着钱太后:“太后娘娘若不记得当年的事情,我还可以仔细跟你说一次,也能提醒太后一下,你和薄家并无关系。”
    钱太后冷沉着眼看着安阳王。
    安阳王面冷肃的继续说道:“还有,容我提醒太后一句。”
    “这里是宣政殿,是前朝议政的地方,我大陈有铁律后宫不得干政,这宣政殿更不是太后该来的地方。”
    “太后若是无事,该离开了,否则若是落得一个后宫干政的罪名,任您是太后娘娘,可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太后娘娘自然也难以例外。”
    钱太后听出了安阳王话中的警告之意,冷眼看了他许久,又看了眼跪在地上未曾开口的其他朝臣。
    片刻后,她方才的那些冷厉之色全数收敛,轻笑了声说道:
    “是哀家的错,哀家一时情急,倒是忘了当年的往事了,多谢安阳王提醒。”
    钱太后抬头看着明宣帝:
    “皇帝,哀家的确算不得薄家之人,可哀家曾在薄家多年,你外祖母更是曾经的薄家主母,你也曾唤薄翀的父亲一声舅舅,还请皇上在惩处薄家之时,能够顾念一些。”
    “还有薄家的确是该死,薄翀、薄锡更是罪无可赦,可二皇子和裕妃却是无辜。”
    “裕妃常年身处宫中,二皇子又是个纯良的,他们怎会知道薄家在外横行犯下如此大罪,皇上若要惩处,还要有真凭实据的好,切莫因为小人一两句闲言,便坏了父子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