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38章 注定染血
    明宣帝怒视祁文府。
    “朕让你去查,可却没有让你隐瞒不报,这么多事情,你可曾有半件告诉过朕?!”
    “你既查到了苏氏女的身份,为何不曾回禀,你既早就知道二皇子罪证,又为何不曾交给朕?”
    “今日朕让你去传召苏阮母女入宫觐见,你却让那苏氏女去敲登闻鼓,带着那些人长跪宫门前,后又拿那些证据当朝相逼,让朕进退不得。”
    “祁文府,你敢说这些事情不是你早就算计好的。”
    “你将朕当成傻子不成?!”
    祁文府在宫中起起跪跪了好几回,膝盖疼的已经有些麻木了。
    他手掌撑着地面,抬头看着明宣帝说道:“微臣不敢,只是皇上,您可知道这苏氏女的性情?”
    明宣帝皱眉看着他。
    祁文府说道:“当日苏宣民死后,便只剩下她和她母亲二人。”
    “那时候整个荆南的人都以为苏宣民与南魏勾结,私扣官粮不肯赈灾,害死荆南无数人之后又弃城而逃,后被谢渊斩杀于荆州城外,被陛下降罪尸骨弃于荒野。”
    “苏宣民是罪臣,更是无数人恨不得嚼其肉喝其血、将其挫骨扬灰的人。”
    “皇上可曾想过,那种情况之下,苏阮和她母亲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她们这对骤然失去庇护毫无依靠的孤儿寡母是怎么活下来的?”
    祁文府看着明宣帝声音格外的低沉:
    “苏阮的母亲性子极弱,更是娇养于温室之人,她根本无力庇护自己和她的女儿。”
    “而苏阮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可她却能在那种满是恶意,甚至恨不得将她们置于死地的荆南,护着她母亲活了两年。”
    “皇上若是问过卫太医,就该知道她身上有多少伤,而她那副身子有孱弱。”
    “您若是知道那两年她是怎样苟活,就该明白,没有微臣,没有任何人,那苏氏女依旧会有今日举动,而那登闻鼓上也注定染血!”
    祁文府声音微哑道:
    “皇上,您顾全所有,权衡朝政。”
    “您能庇护薄家,庇护二皇子,你能庇护朝中所有人,可你为什么不愿庇护苏阮,不曾顾念那些荆南枉死的百姓,还有那些本该享有哀荣却含冤至今的忠臣良将?”
    祁文府重重磕了个头。
    “微臣无能,两年前退缩,让得奸佞存于朝堂,枉死之人不得昭雪,臣日日愧疚于心。”
    “如今明明有机会能还他们一个公道清白,微臣不能退,也不敢退!”
    明宣帝被祁文府的怒喝震住,等回过神来之后,他连忙瞬间浮现羞恼,猛的一拍桌子怒声道:“祁文府,你反了!你竟敢这么跟朕说话?!”
    周连等人都是被明宣帝怒气吓得齐刷刷的跪在地上。
    祁文府紧抿着嘴唇:
    “微臣不敢。”
    “微臣今日有所冒犯,还请皇上严惩。”
    明宣帝被祁文府这幅油盐不进,甚至于到了现在还不肯服软的态度气得胸前起伏,他猛的开口怒声道:“来人,把他给朕拉下去,重责三十大板!”
    “朕倒是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祁文府闻言没再看口。
    周连迟疑了片刻,明宣帝猛的抬头:“狗奴才,朕连你也使唤不动了?!”
    “奴才不敢!”
    周连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就想出去叫人进来,却在这时,门外来了个小太监,跪在地上低声道:“皇上,苏小姐醒了。”
    明宣帝一怔,扭头道:“不是说熬不过去?”
    那小太监低声道:“回禀皇上,卫太医说,那苏小姐性情坚毅,而且能忍常人不能忍,她此时依旧高热,却已经睁了眼。”
    “苏小姐醒过来后便要见祁大人,还说祁大人答应过她,她不带人闹事便能等到皇上替她主持公道,她要她父亲和荆南那些将士的牌位,而且也不肯服药。”
    “皇上,卫太医说苏小姐的状况很是不好,若不服药怕有性命之忧,所以让奴才来问问皇上该如何处置。”
    明宣帝眉心紧皱起来,猛的看向祁文府。
    祁文府紧抿着嘴唇,面上神色依旧如初,袖笼之中却是拳心微紧。
    明宣帝起身,直接大步朝着暖阁后走去。
    等明宣帝离开后,旁边准备拖祁文府出去的那侍卫压低了声音道:“周公公,这祁大人的板子还打是不打?”
    “打什么打,等着!”
    周连说了一句后,连忙就匆匆上前跟上了明宣帝。
    两人还未进暖阁,就听到里头传来女子沙哑却执着的声音:“我要见祁文府!”
    “祁大人不在……”
    “祁文府…我要见祁文府……”
    那少女声音极为虚弱,像是强撑着似的,几个字后就急促的喘息了几声。
    “他答应过我,只要我不犯王法,不冒犯皇上,他便会替我父亲,替荆南的人讨回公道。”
    “那证据是我寻来的,是我当初拼了命才保下来的。”
    “若非是他一意恳求,我定然早就传遍天下,是他跟我说皇上是圣明之君,定然不会包庇奸佞之人,是他跟我说两年前皇上被小人欺瞒,才错判了我父亲……”
    少女急促喘息,那声音中带着哭腔和嘶哑。
    “他不能骗我,他若是骗我,我怎么对得起我父亲,他若骗了我,我怎么对得起荆南那些枉死的将士?”
    “你让他来见我,我听了他的话,信了他说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听了他的敲登闻鼓规规矩矩的求见皇上,让他替我主持公道,可如今连我父亲牌位也不见了踪影……”
    “我要见祁文府……”
    “让他来见我!”
    少女一段话说的断断续续,仿佛是气急之下,挥手砸了身前的东西。
    暖阁里面传来一阵“乒里乓啷”的声音,然后便像是有人撞上了什么,“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里头乱糟糟的成了一团,明宣帝则是被那声音说道脸上青一道红一道的,片刻后他大步走进门里,就见到身形瘦弱的少女半趴在地上,腿上可见猩红,而她却是挥舞着手拒绝所有人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