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40章 替他脱身(二)
    薄家,二皇子,裕妃,钱太后,还有那朝中与他们千丝万缕之人。
    到时候一个都逃脱不掉。
    明宣帝幽幽说道:“祁文府最是刚正的性子,恐怕连他都在心中骂朕昏君。”
    周连神色一紧,哪儿敢应承明宣帝的话,他连忙弯着腰低声道:
    “皇上说的哪儿的话,祁大人之前也不过是一时激愤之言。”
    “您有您的思量,也有您自己的顾虑,更何况祁大人到底还是向着皇上的。”
    “皇上也曾说过,祁大人性子宁折不弯,他虽想要皇上严审此案,可终究对皇上还是满心敬意的。”
    “皇上您不知道,之前苏氏女跪于宫门前,您召祁大人入宫的时候,祁大人便与苏小姐说过皇上是圣明之君,又怎会在心中诋毁于您?”
    明宣帝回头:“他这么说了?”
    周连低声说道:“奴才不敢撒谎。”
    明宣帝顿了顿:“他都说了什么?”
    周连迟疑了片刻,见明宣帝看着他,也不敢隐瞒,就说道:
    “祁大人说您是圣明之君,定然不会受人蒙蔽,也不会袒护奸佞小人。”
    “他还告诉苏阮,让她在宫门外等候召见,别的什么都别做,还跟她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陛下定然会替她讨回公道。”
    明宣帝听着周连的话,沉默了许久。
    刚才暖阁中的那些让他生了怀疑,可是此时却是疑心尽去。
    明宣帝望着外面的飞雪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周连,下旨放南元山出狱,让施河,绍兴凡入宫见朕。”
    施河是刑部尚书。
    邵兴凡是大理寺卿。
    周连听着明宣帝的吩咐神色一紧,隐约猜到了什么,连忙垂头道:“奴才遵旨。”
    ……
    祁文府出宫之后,坐在马车上时,这才掀开衣袖露出手来。
    手指上染着猩红之色,就连衣袖上也沾染了不少。
    他知道那是苏阮的血,更知道他今日能够这般安稳的出了宫,甚至于坐着马车回府是因为什么。
    祁文府伸手握着染血的衣袖,脸上满是涩然和动容。
    那个女孩儿到底是怎么才能够在那般情况下,甚至连神智都有些迷糊的时候,还能惦记着替他解围,让他能够在盛怒的明宣帝面前脱身?
    祁文府手中虚握了握,仿佛抓着苏阮的手。
    到底是什么支撑着她做到这一切的?
    马车停在祁家门外时,祁文府被人搀着下了马车,祁老爷子和祁老夫人都等在门前,见到他一瘸一拐的入府时,老夫人登时红了眼睛。
    祁老夫人上前抓着祁文府的手,红着眼圈,而祁老爷子则是褪去了平日里的嬉笑,问了句:“还好吗?”
    “还好。”
    渡过了难关,过了今日。
    明宣帝就算追究,也不至于迁怒祁家,要了他的命。
    祁老夫人直接就拍了他一下,哽声道:“好什么好,你这个不省事的东西,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儿心?你这么跑出去冒险,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要是你有个好歹,你要我和你爹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祁文府扬唇浅笑:“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可别咒我……”
    话没落,他身上就又挨了一下。
    祁老爷子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伸手搀着祁老夫人:“行了行了,老四不是挺好的吗,再说了他都这么大的人了,做点儿事也正常。”
    “他都安稳回来了,别操心了。”
    祁老爷子说完后对着旁边的人吩咐道:“赶紧去请个大夫回来,替四爷瞧瞧腿,对了,给老太太和我都炖点燕窝汤过来,这在外头站了这么久,冷的慌。”
    “吃吃吃,就知道吃!”
    祁老夫人本还担心着,被老爷子这么一打岔瞬间就忘了。
    她扭头瞪着祁老爷子怒声道:“你当你是猪呢!”
    祁文府送走了吵嘴的老太太和老爷子后,才被金宝扶着回了房里,他刚坐下就直接对着金宝说道:“金宝。”
    “四爷。”
    “你去一趟宣平侯府,告诉他们一声,苏小姐在宫中安好,让他们不必挂心。”
    祁文府说完之后,顿了顿才又说道:
    “告诉谢老夫人,若是可以的话,寻安阳王妃出面,找个借口将苏小姐接回府中,还有,这段时间让谢二夫人不要在外露面,至于谢侯爷,让他等候皇上召见。”
    祁文府取了纸笔,写了封信交给了金宝,对着他说道:
    “把这封信交给谢侯爷,就说如果皇上召他入宫,让他照着信上的话去说。”
    “不管什么人问他,都要一口咬定他去北定的那段时间和苏阮他们毫无联系,而后也是因为得知薄家和二皇子在寻找那份账册,而且对苏阮母女有加害之意,他才不得不将人接回了京中,为保全他们母女,才请了旨意将人留在了谢家。”
    金宝听到祁文府的话后,点点头道:“是,四爷。”
    祁文府说道:“去吧,路上小心些。”
    ……
    金宝拿着信也不敢耽搁,直接就出了府。
    等他到谢家的时候,见到谢家所有人都在。
    金宝将信交给了谢渊之后,又将祁文府的话转告给了谢家的人。
    谢老夫人听着他的话后说道:“祁大人说阮阮在宫中安好?”
    金宝恭敬道:“苏小姐暂时无事,有太医在旁照料着,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我家四爷说帝心难测,让我转告谢老夫人一句,若是有可能的话,请安阳王妃出面一趟,尽快将苏小姐接回府里来。”
    谢老夫人闻言连忙点头:“好,我会想办法。”
    金宝说完又扭头看向谢渊,低声道:“谢侯爷,四爷让我转告侯爷一句,”
    “稍后皇上必然会召见谢侯爷,还请谢侯爷到时候万勿照着信上所写回复,否则苏小姐那边恐有危险。”
    “还有,谢夫人虽然是苏小姐生母,可她如今已入谢家族谱,又是皇上亲自赐婚,不管缘由如何,她已经是谢家人,在外人眼里,侯爷要做到让人相信你是为了护她们周全才将她们接回京城。”
    “至于将来她和谢侯爷如何,那是关起门来自家的事情,就算是日久生了情,皇上也不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