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63章 嶂宁之事
    只是有方旭洲和闵程远在前,所以薄家的事情从来没有被人察觉,更没有人知道,薄家在嶂宁那边居然还弄出了这般大的局面。
    ……
    谢渊和林罡的人领命前往嶂宁的时候,薄家败落的消息早已经传去了嶂宁。
    方旭洲和闵程远早得了消息,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暴露,没等谢渊他们找上们去,他们二人就直接没了踪影。
    谢渊领兵前往府衙和驻军之地时,只来得及抓住了他们二人手下之人,查抄了他们屯兵的地方,缴获了一大批的兵器和粮草,其他的便什么都不剩下。
    谢渊让人清点出来所有的东西之后,将编好的册子交给了林罡。
    林罡看着那账册上所写的东西之后,面露惊愕之色:“怎么会就这么一点?”
    他翻看账册,点着其中两项记录说道:
    “薄翀这几年往嶂宁送来的银两少说也有百万之数,而从兵库司还有兵部私自扣下的兵器也绝不止这么一点儿。这些粮草和东西就算是换成现银,也远远不及薄翀送来的一、二。”
    “我方才瞧过了,这里最多只有数千人,薄翀既然敢大逆不道的屯兵,甚至于敢拿着朝廷的东西前来谋取私利,背着皇上胆大包天的掏空了国库,他怎么可能只是这么小打小闹而已?”
    几千人的军队能做个什么?
    别说是帮着二皇子谋逆造反了,怕是出了这嶂宁就能被人直接一窝断端了。
    况且如果真的只有这么点儿人,薄翀怎么可能大动干戈不折手段的去弄银子?想要养暗卫,或是想要培养出精锐死士,薄翀第一次弄到的那些银子就已经足够了,他又怎么还用的着去一而再再而三的铤而走险,最后居然还动了荆南赈灾的粮款,留下了今日祸端?
    再说了,那兵部和兵库司统计出来被薄翀偷偷弄走的武器,算下来可是足够武装数万人的军队的,如果真只有这么点儿人,那别的东西都去了哪里?
    谢渊虽然是武夫,可不代表他脑子真的蠢。
    林罡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他又怎么可能还不知道林罡话中的意思:“林大人是说,这件事情还有隐秘?”
    林罡点点头,皱眉说道:
    “方旭洲和闵程远跑了,那薄家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而且薄家屯兵的事儿恐怕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林罡在御史台多年,干得的就是挑刺和问责的事情,他虽然也想不明白其中关窍,可是刚才看到这账册之后,他却是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对。
    林罡说道:“这样,谢侯爷,你先将嶂宁的事情写份折子送回京中交给皇上,将这里的情况先跟皇上还有南大人交代一声,也免得京中等急了。”
    “我去亲自审一下今儿个带回来的那些人,说不定能从他们口中知道些什么。”
    谢渊闻言点点头,正想要应下来,就见到外面突然有人进来。
    “参见侯爷,见过林大人。”
    谢渊抬头瞧着来人:“怎么了?”
    那人说道:“侯爷,外面有人找您。”
    “找我?”
    谢渊愣神了片刻,他奉旨来嶂宁的事情十分匆忙,就连谢老夫人他们也来不及交代一声,就快马加鞭的领着林罡一起过来。
    他虽然知道自己母亲以前出自嶂宁水寨,可是他自己却是没有在嶂宁生活过的,而且以前跟嶂宁这些人也没什么来往,谢老夫人也鲜少在他面前提及。
    如今怎么会有人来找他?
    谢渊说道:“是什么人?”
    来人低声回道:“是嶂宁这边的乡绅,名叫越荣,他说他与侯爷有旧交,知道侯爷来了嶂宁,所以特地过来见您的。”
    谢渊听到“越荣”二字,便想起了谢老夫人曾经说过的水寨三当家,他点点头道:“你去请他进来,先将人带去前厅,我稍后就来。”
    “是,侯爷。”
    那人闻言便退了出去。
    林罡好奇:“谢侯爷在这嶂宁也有熟悉之人?”
    谢渊摇摇头:“不是与我熟悉,这人应当是我母亲的朋友。”
    他解释说道:
    “林大人应该知晓,我母亲曾经便是这嶂宁之人,那时候她还没有嫁给我父亲时,曾在这边水寨安家,那水寨之中除了我母亲以外,还有两个当家的,这越荣便是其中一个。”
    “我母亲他们那时候被先帝招安去了京城,越荣却是留在了嶂宁,不过他也已经入了良籍,听我母亲说他如今在嶂宁这边坐着正经生意。”
    “想来他应该是听说我来了这嶂宁城,所以冲着我母亲前来找我的吧。”
    林罡闻言若有所思。
    谢老夫人当年的事情,林罡也多少听说过一些,他原本还在愁着薄家的事情,此时知道那越荣是谁之后,林罡顿时露出惊喜之意。
    “那真是正好了。”
    谢渊抬头看他:“什么正好了?”
    林罡说道:“谢侯爷忘了,我们刚才在说什么事情?”
    “那薄家和嶂宁府衙,还有这边的驻军勾结,想要瞒天过海,恐怕单凭方旭洲和闵程远也远远不够,这地方上的势力多少恐怕也掺合了一些。”
    “如今方旭洲和闵程远逃了,连带着他们的家人全都没了踪影,再想要查清楚薄家的事情无疑难于登天,到时候我们若只是送回去这么点消息,恐怕皇上那边也不能满意。”
    “我刚才本就想着,是不是要想办法跟嶂宁这边本地的乡绅和氏族联系一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东西来,如今既然有老夫人的旧友找上门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初谢老夫人他们被招安的时候,先帝曾经给他们许下了不少东西,也赏赐了官职诰封。
    这个越荣虽然未曾入京,可单凭他是那水寨之中的当家之一,他在这嶂宁就不可能混的太差。
    林罡原本还在想着,他们如果去找嶂宁城中那些显贵的话,那些人未必肯开口。
    可这个越荣既然跟谢老夫人是旧友,又主动前来找谢渊,说不定他们能从他口中知道一些薄家屯兵的事情,也省了他们再去另外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