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65章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救了她们
    越荣说道:
    “谢侯爷和林大人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问阿骞。”
    “他虽然在驻军之中待得时间不长,可是多少也知道一些,如果能帮到你们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就算真帮不到,你们在此行动,也总需要有熟悉嶂宁附近的人帮衬才行。”
    谢渊见越荣说的客气,跟林罡对视了一眼之后,谢渊便笑着说道:“还是越伯想的周全,不如这样,我让人送点茶水过来。”
    “外间天寒地冻的,你们过来怕是也受了寒风,喝点茶暖暖身子,我们边喝边聊如何?”
    越荣和越骞都没有什么异议,而林罡知道眼前这两人能帮着他了解案情,自然也不会拒绝。
    几人一起去了府衙后厅,那里点着炭火,一入内时,四周都是温暖起来。
    等他们坐下之后,谢渊就吩咐了随行之人下去煮了茶水送过来。
    等热茶放在几人身前之后,谢渊才说道:“越兄弟,你说你知道闵程远的一些事情,可是和薄家屯兵之事有关?”
    越骞摇摇头说道:“具体有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当初驻军之中曾经得过一大笔钱财。”
    “而且闵程远那时候也在暗中掺合奴隶的生意,他曾经跟嶂宁城中的奴隶贩子购买过一大批十岁左右的幼童,男女皆有,而且两年前荆南遭灾的时候,闵程远和嶂宁府知州方旭洲一起,也曾经开城门收拢过一大批的难民。”
    林罡听到越骞的话后,蓦的睁大了眼:“你是说,当初荆南旱灾的时候,嶂宁收容过逃离荆南的难民?”
    越骞点点头:“是。”
    “当时我还在驻军之中,曾经奉命统计过那些难民的人数,零零散散的足有数万之多。”
    “当时嶂宁官库之中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粮食,而驻军的粮草根本就不够安抚那些难民,可是闵程远和方旭洲却是大开城门,对前来的难民来者不拒。”
    “不仅如此,闵程远还将那些难民之中不少人都收入了军中。”
    谢渊闻言在旁皱眉说道:“嶂宁居于偏远之地,虽然靠海但是一直算不得繁荣,这边的百姓也并不算好过,而且离荆南也极远。”
    “那边的难民就算无路可去,按理说也不会翻山越岭的过来这里吧?”
    越骞抿抿唇说道:“寻常情况自然不可能,但是当时闵程远他们派了人去了荆南附近,接引难民,而且还曾经让人传出过消息,只要那些人来了嶂宁,便能得到安置,嶂宁这边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前来投奔的难民。”
    谢渊和林罡闻言都是面露诧异之色。
    荆南当初的难民可不仅仅是数万之数,而且荆南本来就是边关之地,距离南魏极近,那里聚集的人口虽然不及富庶的江南地带多,可是却也绝不是小数目。
    荆南数月无雨,饿死了无数人,当时荆南附近所有的州县都是城门紧闭,怕的就是让荆南这些难民逃往他们那边,城中无处安置。
    可是这嶂宁居然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愿意接纳那些灾民,甚至还让人前去引路,让那些人过来,以嶂宁自身的财政税收肯定是负担不起的。
    林罡皱眉说道:“你是想告诉我们,薄家屯的那些兵,就是当初荆南来的那一大批难民?”
    越骞低声回道:“具体的我也不能肯定,但是应该是有关系的。”
    “当初我奉命统计前来投奔的乱民,其中身体健康没有什么疾病青壮年男子,还有一些年幼不知事的孩子全部被另外造册,被闵程远单独命人安置,而那些年迈的老人,还有那些女子则是全部被留在了城中。”
    “林大人和谢侯爷想不想知道我当初是为何离开驻军的?”
    谢渊和林罡都是看向越骞。
    越骞扯扯嘴角冷声说道:“是因为我当时发现,那些前来投奔的难民之中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而那些老人则是被关在城中特定的善堂里面,先后因为身体虚弱而‘病逝’。”
    “我当时察觉到不对,便前去追踪,结果坏了闵程远的好事,撞破了他将那些女人当成人奴贩卖给他人的事情,闵程远容不下我,我这才离开了驻军保命。”
    谢渊脸色难看,沉声说道:“你是说,闵程远将那些男子和幼童收留入了军中,而那些女人和老人则是当了人奴和被舍弃?”
    越骞点点头:“是。”
    谢渊顿时沉下了脸:“那你既然知道闵程远做的事情,为什么没有跟朝廷禀告过?”
    “就算是担心闵程远报复,可是你既然能够在撞破了闵程远的事情之后保住性命,那定然也是手中握着什么能够让闵程远忌惮的东西。”
    “你如果不敢跟朝中禀告,这两年越伯跟我母亲联系过好几次,为何也不见你们在心中提及过半点?你们可知道,这事情牵涉多少?”
    “当初荆南旱灾本就死了无数人,那些难民好不容易才活得性命,却又被闵程远这般对待,你知不知道你隐瞒了这些事情,他们会有多少人枉死,又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越骞闻言眼底露出戾色,扯扯嘴角冷声道:“那谢侯爷可又曾知道,我也曾为了那些人家破人亡?”
    谢渊闻言微怔。
    越荣在旁拉了越骞一下。
    越骞闭嘴坐在那里,神色阴鸷的没有说话。
    而越荣在旁说道:“谢侯爷,两年前阿骞知道闵程远做的事情之后,便瞒着我想要将消息送入京城,而且还曾经竭力去救过那些难民,可是……”
    越荣抿抿嘴唇,声音低了几分:
    “可是阿骞救了那些人,他的妻子和孩子,却是被那些他所救的难民所伤,最后不治而亡。”
    谢渊和林罡脸上露出惊愕之色。
    林罡说道:“他的妻儿……”
    越骞寒声说道:
    “我的妻子生性善良,当初得知那些女子遭遇,极为怜悯她们。”
    “我将那些人救出来之后,将她们藏在隐秘之地,而我妻子则是每日带着人去给她们送饭送水,可谁知道那些人最后却是忘恩负义伤了我妻子,让她和她腹中的孩子一起惨死。”
    越骞说完之后,声音漠然: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救了那些人。”
    “若非父亲和谢老夫人之间的这份交情,我今日也不会来见你,更不会跟你提及闵程远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