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85章 过继(一)
    明宣帝对苏阮的心情其实挺复杂的。
    他之前记忆中的苏阮,一直是跪在宫门前,那个抱着黑森森的牌位,执拗的望着皇城眼中满是明灭、逼迫之意的少女。
    她咄咄逼人,不肯退让。
    后来在宫中,她半昏半醒时紧紧抓着他衣摆,叫嚷着不能骗她。
    明宣帝一直计较着苏阮之前的算计,还有她当众下了他脸面的事情。
    可此时听着安阳王妃的话,之前觉着这少女太过强硬的印象倒是减退了一些。
    恶感退去之后,抛去了成见,明宣帝瞧着苏阮,倒生了三分怜惜。
    其实仔细看看苏阮,的确如安阳王妃说的,看着乖乖巧巧的。
    不仅长着副好样貌,笑起来时也当真是绵软的很。
    “王妃这般喜欢,倒是她难得的福分。”明宣帝说道。
    安阳王妃笑着说道:“皇上这话说的,我呀,就是喜欢这些乖巧懂礼的孩子,偏生府里的那几个没一个消停的。”
    “我还想着若是可以的话,回头找了谢老夫人商量一声,把她这孙女儿分我一半儿。”
    明宣帝闻言微怔。
    苏阮和谢渊他们也是抬头。
    安阳王妃这话的意思是……要收了苏阮当干亲?
    明宣帝微眯着眼看了眼苏阮,见她脸上满是惊愕之色,那眼睛也瞪大了了,显然也是被安阳王妃的话给惊着了,不像是早有预谋的,他神色这才缓和了些。
    “王妃这是想要收了苏阮当干孙女儿?”
    钱太后冷了眉眼,在旁说道:“王妃看重苏阮哀家理解,可是皇家是什么地方,莫说是孙女儿,就算是寻常亲戚也不是能随便认得。”
    她冷眼看着苏阮说道:
    “王妃身份贵重,而苏阮不过是个罪臣孤女,怎配入皇家。”
    陈氏紧紧掐着掌心。
    谢渊也是沉了眼。
    苏阮怎么说也是他们谢家姑娘,怎能让人这般贬低?
    谢渊想要开口说话,谁知道安阳王妃便抢在了前头。
    “太后娘娘说笑了,那苏大人的事情早已经查清楚,皇上为其昭雪,苏阮又怎会是什么罪臣之女?更何况您也误会了。”
    “我的确是喜欢这孩子,可是我家王爷却是皇室的人,这皇家的干亲哪里是这般容易认得?”
    “我是在想,这孩子乖巧,又遭了这么多罪,虽然有谢家的人疼着,可也不妨碍让咱们皇家的人多疼着一点。”
    说完,安阳王妃看向明宣帝:
    “皇上可还记得,我在楚家有个侄女儿,当年先帝亲自赐婚,嫁给了早逝的言郡王?”
    明宣帝闻言一怔,就连钱太后听到这名字也是皱眉了片刻。
    “你是说,言珏?”明宣帝迟疑问道。
    安阳王妃笑了笑:“对,就是他,皇上可还记得?”
    那言珏当年也曾经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算起来是皇家分支,但是血脉偏远,却因为其才能智谋,被先帝封了郡王。
    当年言郡王年幼时便显露天资,得先帝喜爱,破例让其入宫和皇子一起念书,而且因为其父母早逝,那言郡王在成年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几乎都是住在宫中,吃住等同于皇子。
    先帝宠爱言郡王,亲自教导,后更让其入军伍之中历练,早早便担了实职。
    在某些方面来说,言郡王当初得帝心远甚于宫中皇子,明宣帝当年也曾经是羡慕那言郡王的皇子之中的一个。
    当年先帝的确是亲自替言珏挑选了郡王妃,明宣帝记得好像是楚家嫡女,算起来的确是安阳王妃的侄女。
    只是那女子命不好,言郡王虽得圣宠,却天妒英才,两人刚成亲不久,言郡王就死于一场意外。
    先帝为此还伤心了许久,那言郡王妃也渐渐淡于人前,更是从不入宫。
    十几年过去,要不是安阳王妃突然提起,他都快要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了。
    明宣帝说道:“朕自然记得,皇婶怎么突然提起了她?”
    安阳王妃说道:“当年言郡王意外而亡,先帝难过了许久,却也怜惜我那侄女不过二八年华,便让宗室那头写了放归书,准她离开言郡王府另行婚嫁。”
    “可是我那侄女儿是个痴心的,她对言郡王情根深种,不肯另嫁,留在言郡王府替早逝的郡王守寡,一守就是十余年。”
    安阳王妃说道这里时,忍不住叹了口气,眼中全是对于侄女的挂心。
    安阳王妃说道:
    “这些年,郡王妃一直孤身一人,膝下又没有孩子,那言郡王的父母又早逝,没有什么兄弟姐妹,那言郡王府就跟个寒潭似的,瞧不见半点活人气息。”
    “我怕她孤寂,便好几次想着求王爷想办法从宗室当中挑一个孩子过继到她膝下,可是她一直不肯,却没想着她居然会和苏阮有缘。”
    明宣帝闻言好奇:“哦?郡王妃见过苏阮?”
    苏阮也是微睁大眼,迟疑道:“王妃,郡王妃是不是认错了人,我好像从未曾见过她。”
    安阳王妃笑了笑:“你的确没见过她,但是她见过你。”
    “她不爱出门,寻常一年也难得出府一趟,上次我寿辰的时候她也来过我府中,当时你祖母带着你入内的时候,她就在一旁。”
    “后来你帮着在场的闺秀解围,帮忙教训郭家小姐的时候,她也在梅林那边,只是你们一群孩子玩闹,她未曾现身罢了。”
    苏阮这次是真愣。
    安阳王妃这模样不像是说假,而那日的事情她也还记得,安阳王妃说的替人解围,是指的林家小姐吧?
    当时言郡王妃也在?
    那岂不是还看到了她糊弄宇文良郴……
    苏阮登时有些尴尬。
    安阳王妃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眼底笑意更深了些,扭头对着明宣帝和钱太后说道:
    “皇上,太后娘娘,我那侄女儿难得有合眼缘的孩子,她跟我求了,我也不好拒绝,就想着入宫来跟皇上和太后娘娘禀告一声,求您二人给个恩旨。”
    安阳王妃自己的话说完,不着痕迹的掐了安阳王一下。
    原本神游天际的安阳王顿时疼的一哆嗦,连忙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