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98章 求神拜佛
    谢青珩只觉得谢青阳有时候蠢的厉害。
    他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做贼心虚吗?
    他这么副模样,不在意才怪了。
    谢青珩嘴角含着笑,眉眼间尽是松快模样,冷不防便听到有人出声。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沈棠溪从外面进来时,刚巧跟出去的谢青阳撞上。
    他侧身避开了跟他打了声招呼叫了声“表哥”,就一溜烟没了影儿的谢青阳,抬头就见到谢青珩难得情绪外露,满脸笑意的模样。
    沈棠溪说道:“这小六跑什么,跟后头有人撵着似的,莽莽撞撞的也不怕冲撞了人。”
    谢青珩笑起来:“可不就有人撵着。”
    打从曹家那事儿之后,谢青阳对苏阮就总有种奇怪的表象。
    说怕算不上,可要说疏远却又百般护着。
    倒像是小孩子闹着别扭,想要亲近又不肯服软,总远远的瞧着却不肯靠近,好似怕主动了会被人笑话似的。
    谢青珩随口说了句,倒是也没跟沈棠溪取笑谢青阳,自家弟弟犯蠢的事儿他笑笑就得了。
    他眉眼带笑的对着沈棠溪说道:
    “你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了,我听舅舅说你不是去了无心观求神拜佛去了?”
    沈棠溪脸上的面具遮了一般,露出的眸子染上无奈。
    “别听我爹胡说,你这些年见过我求神拜佛吗,再说我要是真想要拜什么,放着那落霞寺的金身大佛不去,跑那深山老林里的破旧道观去拜什么?”
    谢青珩问道:“那你干什么去了?”
    “无心观离京里头有些距离,一来一去少说一日时间。”
    “那观子附近荒凉的很,连点农户也少见。你不是求神拜佛,难不成还专程去看风景去了?”
    沈棠溪走上前来,站定说道:“别说,还真是。”
    见谢青珩挑眉,他笑道:
    “我呐,就是听人说那观里的老道士寻得一张古方,炼制出了一种叫清明散的丹丸,听说吃了之后能让人精神百倍,龙虎威猛,就连一些旧疾和长久之症都能见好,我好奇就过去瞧瞧了。”
    谢青珩闻言笑意一顿,皱眉看着沈棠溪:“清明散?你该不会去信那些什么所谓的炼丹术士吧?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吃了可是会死人的。”
    沈棠溪拍拍他肩膀:“放心吧,我就是好奇所以过去看看,我可是惜命的很,哪儿能拿着自己小命去玩儿?”
    “再说了,我就算是想要那也得弄的着啊,那清明散可是稀罕的很。”
    “稀罕?”谢青珩疑惑。
    沈棠溪说道:“可不就是稀罕,你没瞧见,自打那清明散的名头传出来之后,那无心观外就没消停过,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守满了人。”
    “我去的时候,压根儿那里头的道士都没瞧见就回来了,别说是什么清明散了,连点香灰都没摸着。”
    “所以你也别操心了,那清明散现在可金贵的很,据说拿出来卖的话,百十两金都未必有人肯转手。”
    “你也知道我爹虽然是丞相,可是两袖清风的很,哪来的那么多银子供我挥霍去弄那东西,再说要让他知道我沾了那玩意,还不得打断我腿?”
    谢青珩看了看沈棠溪,见他模样不像是说谎,而且沈棠溪向来聪明自持,断然不是那种会被那些所谓的丹药之物迷惑心智的人。
    再加上沈凤年本就是性子严苛的,最是不喜欢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更对那些炼丹术士深恶痛绝,他断然不可能让沈棠溪去碰那东西,谢青珩这才放心了些。
    谢青珩心中松下来后,就想起了刚才谢青珩的话,有些好奇道:“那无心观去了很多人?”
    沈棠溪跟着谢青珩朝前走着,一边说道:“可不是,光我瞧见的就有好几百人,那道馆里里外外都挤满了。”
    “我瞧见里头除了一些凑热闹的百姓,还有不少朝臣府里的人,个顶个的都是去求那清明散的,模样甚是疯狂。”
    谢青珩皱眉:“朝臣?朝中也有人去了?”
    “那些人自然是不敢去的,可是有好几家都遣了府中的家奴,别的我不敢肯定,至少我是瞧见了礼部侍郎杨厚成府中的人。”
    沈棠溪随口说道:
    “你也知道我之前跟杨家四公子一起出游过,我们交情也算得上不错,所以去过他府上认识他府上的人,昨儿个在无心观里,我就见到了杨家的大管事,只是当时人太多,他没把我认出来。”
    “我瞧着他去时直接就被请入了观中去了后堂,那样子应当不是第一次了,跟那无心观里头的小童熟稔的很。”
    谢青珩紧皱着眉心,“堂堂礼部侍郎,竟然还信那些无稽之言,让府里的人去道观求那什么清明散?他就不怕传出去被御史弹劾?”
    沈棠溪笑道:“弹劾什么,人家自己弄了自己吃,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咱们大陈又不禁术士之流,只要不影响差事,不祸及他人,谁还会管这事儿?”
    谢青珩闻言却没放松,只觉得这事不靠谱,那杨厚成可是堂堂三品侍郎!
    朝廷虽然没有命令禁止术士之流,民间也一直都有炼丹术的存在,可是谢青珩却是很清楚,那所谓的炼丹术士到底是什么。
    百姓顽愚没关系,顶多就是小范围的流传一些,可是朝廷中人掺合其中,更是带头去求那所谓的清明散,对术士甚是推崇,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谢青珩心中思量着,这事儿是不是要跟太子和太傅说上一声,派人去察看一下,否则到时候万一闹出什么乱子来,怕是麻烦。
    沈棠溪看他眉心都皱到了一块儿,不由失笑:“行了行了,这事儿跟你也没什么关系,你就别操这份儿闲心了,有这功夫不如好好想想太子那头的事。”
    “我听父亲说太子开年之后便要学着入朝理政了,你如今是他伴读,也得好生准备准备,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就赶紧去跟我父亲多问问,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被人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