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00章 隐疾?
    谢娇娇听到这话笑起来:“阮阮,你这把猫儿养的跟人似的,说起来橘子好像真比寻常的猫儿聪明,上次我还瞧见它在厨房横梁上藏了肉干,有老大一堆呢。”
    苏阮笑道:“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听说是年节快到了,李妈让人打扫厨房的蛛网时才发现的,李妈为此还跟着橘子撵了一路,结果被它给跳墙跑了,后来还是被祖母抓住了才消停。”谢娇娇说道。
    屋中几人顿时大笑起来。
    “咱们府里怕是也就只有祖母制得住它了。”
    橘子的确机灵的很,关键是特别有眼色能瞧得出来府里谁性子好,能讨到吃食,才被抱来养了没多久,就几乎成了府里的猫大爷,上至公子小姐,下至丫环仆从,没一个不喜欢的。
    只是桔子却特别怕谢老夫人,而谢老夫人跟它的克星一样,每当谢老夫人来跨院时,出现在数丈之外橘子就能先炸了毛,然后跑的无影无踪。
    ……
    祁家。
    祁文府正被祁老夫人押着,跟她一起翻看着府里年节时要备着的礼单,突然一阵猫叫声让得他愣了神。
    扭头看见不远处的院墙上扒着的那只橘黄色的毛团子,祁文府惊了下,放下单子起身走到窗前。
    “橘子?”
    “喵~”
    橘子趴在院墙上叫了一声,然后就扒拉着墙边的树跳了下来,几个起落便爬上了窗台。
    祁文府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撞过来的肉团子,用力掂了掂,然后掐着它胖了一圈的脖子笑道:“又重了,你这是跑人家府上吃了多少东西,肥了这么多?”
    “喵!”
    橘子一爪子拍在他身上。
    祁文府闷笑出声,他举着小家伙将它凑到脸前,看着它圆溜溜的眼睛说道:“你怎么跑回来了?还没人跟着,这么远也不怕被人抓住炖了做汤了?”
    “喵呜喵呜……”
    橘子奶凶奶凶的挠着祁文府的胳膊,像是在抗议似的。
    祁文府笑道:“怎么,出去一圈儿连说都说不得了?”
    “嗷呜!”
    祁老夫人瞅着自家儿子跟只猫儿说话,还说的兴高采烈的,忍不住也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你瞧瞧你,让你找媳妇儿不找,如今单着就跟只猫能说句话。”
    祁文府扭头哭笑不得:“娘,好端端的,怎么又说起这事儿了?”
    “怎么,还不能说了?你要是能给我带个媳妇儿回来,我才懒得管你。”
    祁老夫人哼了声:
    “你说说你,要说长相也不丑,人品学识也不差,年纪轻轻就混到了三品,扔出去不管放哪儿都该是个抢手的,可是怎么就找不着个中意的姑娘呢?”
    “我也不求你将来的媳妇儿有多贤惠多绝色,也不求她有多孝敬我,我就只希望是个女的就行,可就是这样你都没给我带个回来……”
    祁老夫人说完之后,微眯着眼盯着祁文府上下扫了扫,那目光里满满都是怀疑。
    祁文府只觉得被她盯得浑身发毛,抓着橘子朝怀里一拢:“娘,你干什么?”
    祁老夫人格外郑重道:“老四,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还是你喜好男风,有什么断袖之癖什么的,所以这些年才总是没瞧得上眼的?”
    祁文府脸上一黑:“娘,你胡思乱想些什么?”
    他很正常好不好?!
    “我今年才二十三,又不是三十二,您着急什么?”
    祁老夫人没好气的说道:“什么二十三,翻过年就二十四了,你大哥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满地跑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给我带个媳妇儿回来,明年我就自己给你寻人去,这满京城的,我就不信还找不到个你中意的。”
    “我跟你说,这两年来打听你的人多了去了,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娴静的活泼的,只要你想我都能给你找来,我就不信那么多里头没一个能和你意的。”
    “娘……”
    祁文府张嘴想要说话。
    祁老夫人直接道:“闭嘴!出去!”
    祁老夫人挥着手跟撵苍蝇似的,“我看着你就烦!”
    祁文府被祁老夫人从房中撵了出来,等抱着橘子站在房门外后,他才满脸无语的瞪了眼紧闭着的房门。
    明明早上他就想要出府去做别的事的,是祁老夫人拎着他耳朵让他留着帮她看年礼的单子,要不然他早走了。
    这会儿倒是嫌弃他碍眼了,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祁老夫人见着紧闭的房门,骂了句“小王八蛋”后,这才突然想起被祁文府抱走的猫儿:“钱妈妈,我记着老四那猫不是好些天没见了?”
    橘子以前总喜欢在府中四处乱窜,没少跑到祁老夫人这边来。
    之前有好些日子都没瞧见这猫的影子,祁老夫人还以为是走丢了。
    旁边婆子笑着道:“奴婢听下头的人说,四爷好像将橘子送了人,只是不知道今儿个怎么又跑回来了。”
    祁老夫人闻言挑挑眉。
    “这可稀奇了。”
    她这个小儿子瞧着是个什么都不在意的,可实际上性子却怪异的很,护短护食更不乐意跟人分享,打小只要到了他手里的东西那就谁都别想抠出来的。
    祁老夫人好奇:“知不知道送谁了?”
    钱妈妈摇摇头:“不知道,四爷让金宝去送的,老夫人要想知道,奴婢去问问?”
    “算了。”
    祁老夫人本也是随口问问,见钱妈妈不知道也就歇了念头。
    那个金宝虽然是府里的家奴,可跟着老四之后嘴巴紧的很,老四不许的事情,谁都撬不开他的嘴。
    祁老夫人她有些叹气的说道:“你说这老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我总觉着我这怕是死了都瞧不见他娶媳妇了。”
    钱妈妈顿时道:“呸呸呸,老夫人说什么丧气话呢。”
    “您长命百岁还久着呢,再说了四爷那头也不是没开窍,奴婢前儿个还听四爷院子里的人说,四爷让人去寻祛疤增白的方子和药膏,说不准就是给哪位姑娘准备的。”
    “您呀,指不准明年就要再喝一次媳妇茶了。”
    祁老夫人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连忙坐直了身子扭头道:“真的?给什么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