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25章 老大不小
    有莫岭澜的加入,气氛瞬间活跃起来。
    城阳郡主等人也是认识莫岭澜的,便起哄者要看莫岭澜送的东西。
    骆婉儿也不小气,征询了莫岭澜的意见,见他不在意后就当众拆了开来。
    莫岭澜送的是一件琉璃跑马灯,上面看着晶莹剔透的,琉璃镜面里头还有着不少色彩鲜艳的颜色组成的花鸟鱼画儿,哪怕此时还是白日里,可是当骆婉儿让人将灯挂着旋转起来时,却依旧能看到上面琉璃反射的五光十色,极为好看。
    “真漂亮。”
    谢嬛忍不住说道。
    谢锦月惯来不爱这些东西,也不得不承认这灯的确是好看。
    祁文府打从刚才开始,心神就一直有大半落在苏阮身上,见所有人围着骆婉儿瞧那琉璃灯,谢嬛和谢锦月也稍稍离开了些,他这才走到了苏阮身边。
    瞧见小姑娘抬头目不转睛的看着琉璃灯,祁文府突然开口:“想要?”
    苏阮闻言回头,见是祁文府有些诧异。
    见他抬了抬下巴指向琉璃灯,她才明白他刚才那句“想要?”是什么意思。
    苏阮摇摇头:“不想。”
    “我瞧你看的目不转睛的,以为你喜欢。”祁文府诧异。
    苏阮说道:“是挺喜欢的,不过是喜欢它的价钱。”
    她压低了声音,怕饶了前头骆婉儿等人的兴致,低声道:“据我所知,咱们大陈现如今还没有能造琉璃的厂子,这东西十之八九是泊来货,我瞧这里头的花样都是新描的,怕是琉璃灯弄来之后还让人改装了才成了现在这样子。”
    “这么一盏只能瞧瞧的跑马灯,没个千八百两银子怕是弄不回来。”
    莫岭澜家中家财丰厚,这盏琉璃灯光只是上头那层琉璃就不知道得花费多少,再加上其中的心思,哪怕苏阮不务民事也知道这东西有多贵。
    花这么多银子,弄个摆件儿回来。
    是排骨不好吃?还是肘子不好啃?
    苏阮又不傻,要这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干什么?
    或许她意思太明显,黑溜溜的眼里清澈见底,毫不遮掩的将心里的话摆露了出来。
    祁文府哪怕知道场合不对却也依旧忍不住轻笑出声,这小丫头的心思总是这么出人意表。
    莫岭澜扭头就瞧见祁文府脸上的笑,顿时跟见了鬼似的,他从前面一团闹腾腾的小丫头群里脱身出来,凑到祁文府身边:“哟,这不是小阮阮吗?今儿个可真巧,没想着你也来了。”
    说完他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看着祁文府。
    他就觉得奇怪了,往日里祁文府可从来没给府里小辈过生辰的习惯,怎么这次这么主动了,感情是心上人也来了?
    祁文府满是警告的瞪了莫岭澜一眼,让他别乱说话。
    苏阮却是露出个浅浅的酒窝:“莫大人。”
    “叫什么大人啊,多生疏。”
    莫岭澜摆了摆扇子:“你跟子嵘都这么熟了,你唤他一声四哥,叫我莫大哥就行了。”
    他说话间挤了挤眼睛,
    “说起来你和子嵘可真有缘分,这段时间子嵘一直赖在府里不肯出来,谁叫都不肯挪动他的乌龟窝,今儿个难得一出来就遇见了你,要不怎么说有缘千里来相……哎哟!”
    祁文府一脚踩在莫岭澜的鞋面上,疼的他险些岔了气。
    苏阮被莫岭澜的话逗笑,她倒没有朝着其他方面去想,只以为莫岭澜在开玩笑。
    上一世她在祁家的时候,莫岭澜也没少逗弄她。
    她那时是“哑巴”,不能开口说话,祁文府又总爱带着她行走,偏偏还不娶妻,莫岭澜没少笑话他们两人,说祁文府不娶媳妇是因为喜欢她这个丫环。
    要不是苏阮知道莫岭澜说话不着调,祁文府也不喜欢她,她怕是都能当了真。
    对着莫岭澜这熟悉的调笑,苏阮半点不恼,只是凑趣的说道:
    “那照着莫大哥这么说,今儿能来这儿的姑娘岂不是都和四哥有缘了?要照这节奏,指不定咱们用不了多久就能喝上四哥的喜酒了,到时候四哥可别忘了叫上我。”
    祁文府脸色微黑:“没喜酒。”
    苏阮笑着道:“我知道我知道,四哥现在没喜欢的,不过你也该多瞧瞧。”
    “四哥也老大不小了,你看今儿个来的这些小姐环肥燕瘦,温柔的大方的明艳的都有,你若是瞧上了,让骆夫人出面替你说和,保准能抱得美人归。”
    祁文府:“……”
    咬牙切齿。
    “你倒是对我的婚事上心。”
    祁文府牙根儿咬的生疼,什么叫老大不小,她这是嫌隙他老了?!
    苏阮莫名,扭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不是很正常吗?”
    祁文府恶狠狠的瞪了眼莫岭澜。
    莫岭澜瞬间有种搬着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寻常小姑娘被这般笑话笑话,不是该害羞脸红吗?
    怎么搁在苏阮这里却变了样?
    她这话说的,感觉比他还熟练,要不是知道这小姑娘年岁不大,他都要以为这是情场老江湖了。
    小姑娘要是开了窍,他取笑两句还能促进人感情。
    可这苏阮明显还没开窍,他总觉得待会儿出了这安远伯府的大门,他会被自家兄弟打死。
    祁绮一直偷瞧着这边,自然没错过三人的话,她看着自家弟弟僵青僵青的脸,险些喷笑出声。
    祁韵扭头看了眼憋笑憋得快都成筛子的妹妹,皱眉:“你怎么了?”
    “没,咳咳,没什么……”
    祁绮怕被祁韵瞧出来,连忙拉着她的手上前对着那帮围着琉璃灯看稀奇的小姑娘说道:“好了,这走马灯回头再慢慢看,该点戏了。”她取了册子递给骆婉儿笑道:
    “小寿星,今儿个你生辰,你来点吧。”
    骆婉儿翻了翻,目光落在其中一出剧目上,眼珠子一转:“上次出去的时候听了西厢记,只听了一半儿,结果有事匆匆回来了,今儿个都是相熟的也不必那么多顾忌,不如就接着听吧。”
    “就这出,张生害相思。”
    祁绮:“噗!”
    祁文府:“……”
    莫岭澜迎接死亡目光:“……”
    不是我!
    我没有!!
    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