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29章 不要脸的
    谢嬛连忙叫住了谢锦月,“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提前离席,本就失礼。
    苏阮虽然身子不好占着理,可终究有些败人兴致。
    谢嬛怕谢锦月性子太直不会说话,便想着跟她一起过去,她扭头看了眼苏阮,低声道:“阮阮,我和锦月去去就来。”复又看向祁文府,“祁大人,麻烦你帮我们看着阮阮一些,我们马上就回来。”
    谢嬛也是担心苏阮,本来按理说今日赴宴的事情她们就不该来的,是苏阮一直坚持着,而且骆婉儿又是祁文府的外甥女,她们才走了这一遭。
    如今事情了了,自然是苏阮的身子要紧。
    祁文府点点头后,谢嬛和谢锦月就匆匆离开。
    苏阮瞧着她们背影,忍不住道:“我真没事。”
    她不过是晃了会儿神,怎么就闹到要提前走了?
    祁文府也想像谢锦月那样,伸手探探苏阮额间,却也明白这动作太过亲密了些,他只是沉着眼看着苏阮的脸色问道:“什么没事,方才见你脸色都白了。”
    苏阮有些无奈,她脸白是天生的,再说卫善都说她气血两虚,身子亏损,在将身子养回来之前,脸色比寻常人苍白些也是正常。
    只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地步,瞧着谢嬛和谢锦月已经和祁韵他们说上了话。
    苏阮也歇了继续留下来的心思。
    算了,反正说都说了,回去就回去吧。
    苏阮趁着谢锦月她们还没回来时,扭头对着祁文府说道:“祁四哥,之前我去见荆南那些人的时候,听他们说你将宋老爷子的孙儿留在了身边,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见见他。”
    祁文府说道:“我替他寻了先生,把他送去了李家学堂那边进学。”
    “等过年吧,到时你身子好些了,先生也给他放了假,我就带着他去见你。”
    苏阮听着祁文府替那孩子安排好了一切,心中放心下来。
    李家学堂在荣华坊那边,谢青珩和裴耿他们早前也曾在那边进过学,祁文府能将宋老爷子的孙儿送进去,足以见是用了心思的。
    苏阮正想跟祁文府再说句什么,那头听闻苏阮身子不舒坦的祁韵和骆婉儿就已经走了过来。
    骆帛蘅也跟在她们身旁,瞧见苏阮的时朝着她点了点头。
    苏阮对着骆帛蘅时,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倒是祁韵和骆婉儿关心的问了她几句之后,半点没怪罪她要提前离开的事情,反而对于让她带伤前来赴宴生出满满的歉疚来。
    祁韵亲自过来命人送了苏阮几人出府,等回了府里时才听人说起,祁文府和莫岭澜也跟着一道走了。
    祁韵有些惊讶:“子嵘什么时候走的?”
    骆帛蘅替她拂了拂发:“就是刚才,你送那谢家小姐出去的时候,他跟我招呼了声,带着莫岭澜也走了。”
    祁韵皱了皱眉,想起刚才祁文府跟苏阮在一块儿的情形,忍不住道:“你有没有觉得,子嵘和那位苏小姐……有些怪怪的?”
    骆帛蘅看她:“什么怪怪的?”
    祁韵迟疑:“我也说不上来,就觉得他好像跟苏阮有些太过熟稔了,而且小妹和婉儿今儿个见到苏阮时也是奇奇怪怪的,我总觉得她们好像有什么瞒着我。”
    骆帛蘅拍了拍她的手,失笑:“什么奇奇怪怪的,你妹妹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她有什么事儿还能瞒着你不成?至于婉儿,她就是喜欢凑热闹罢了。”
    “先前宫门上的事情闹的那么大,她对苏阮好奇些也正常,而且子嵘跟苏阮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两人比旁人熟悉些也没什么不对的,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是吗……”
    祁韵有些喃喃,她怎么觉得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骆帛蘅目光闪了闪,想起祁文府离开时交代的事,低笑着摇摇头:“行了,你就别瞎想了,要真有事也是好事。”他随口说了句,在祁韵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对着她道:
    “里卖弄还有那么多客人在呢,先回去吧。”
    祁韵没留意骆帛蘅那句“好事”,只是想起惠安堂里还有那么多客人,便抛开了心中的疑虑点点头道:“好。”
    ……
    苏阮被谢锦月抬上了马车之后,心里却还是在想着安远伯府的事情。
    如果骆帛蘅并非是主动帮她,那十之八九是受人所托,可他若是真像莫岭澜所说,是个利益当前之人,寻常一些小恩小惠怎能说动他在那种时候冒险替她担保,甚至在她入朝之后最为艰险的那段时间暗中回护?
    苏阮隐隐猜到,能让骆帛蘅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
    祁文府。
    可是,祁文府为什么帮她?
    那时候是他亲自将她赶出祁家的,他们甚至吵得不可开交,她失手伤了祁文府,祁文府也打了她两巴掌,他既不理会她生死,又何必让骆帛蘅暗中帮她?
    苏阮眉心紧蹙,手指不自觉的摩挲着膝上的薄毯。
    谢嬛突然道:“阮阮。”
    苏阮想着心事没回应。
    “阮阮!”
    谢嬛声音大了几分,伸手在她脸前挥了挥。
    苏阮回过神来,有些茫然:“二姐,怎么了?”
    谢嬛看着她:“我才要问你怎么了,从刚才一上马车开始,你就一直在走神,你在想什么?”
    苏阮垂了垂眼帘,轻声道:“没什么。”
    谢嬛见她这幅避而不谈的架势,想起祁文府头上的那支簪子,心中有些担心。
    她原是想要问苏阮的,可是又怕自己想多了,她只能压了下来,等将苏阮送回了府里后,她才抓着刚巧回府的谢青珩。
    “大哥,我问你件事儿。”
    谢青珩手里拿着窗花,头上带着的正是苏阮送的那只繁华绕枝的白玉簪。
    谢嬛指了指他头上的发簪:“你头上这支发簪是阮阮送你的吧?”
    谢青珩脸上带笑:“是啊。”
    “那她还有没有送你别的?”谢嬛连忙追问。
    谢青珩顿了顿,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看谢嬛:“她应该还要送我什么?”
    谢嬛心里一咯噔:完了,那鹰骨簪还真是。
    谢青珩看着谢嬛的脸色,却是微眯着眼。
    谢嬛不会无缘无故的问他这个,瞧她这脸色,怕是阮阮送簪子的时候应当还有别的东西,也就是说,有哪个不要脸的,半道儿截了阮阮本该送给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