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34章 生辰
    第二天采芑早早就叫了苏阮起身,因为谢老夫人叮嘱过,苏阮难得好好打扮了一下。
    收拾妥当之后,照着谢老夫人吩咐的时辰,苏阮让澄儿稍微提前了一些推着她去了明慧堂。
    谁曾料到主仆两人过去,明慧堂外却是冷冷清清的不见半个下人。
    “怎么没人?”澄儿低声道。
    行祭礼,照理说府里的下人应该都会过来。
    年前祭祀之礼少对先人多对神明,谢老夫人这般郑重的交代下去,可这明慧堂外怎么不见一个人?
    苏阮也是皱眉,低声道:“是不是记错了时辰?”
    澄儿连忙摇头:“没有啊,之前老夫人说过一次,昨天大公子也再三叮嘱了,是这个时辰啊,难不成咱们来早了?”
    苏阮闻言也觉着不可能记错了时间,毕竟之前谢老夫人说起时她也在旁听着。
    苏阮瞧了眼紧闭着的明慧堂大门,低声道:“你先推我进去看看。”
    澄儿点点头,连忙推着苏阮上前。
    那四轮车的重量不轻,对于不会武的澄儿来说更是有些难。
    明慧堂外有一小截的台阶,澄儿原是想着明慧堂人多,过来后有人帮忙抬着苏阮入内,便没叫采芑过来,可谁曾想来了之后却不见旁人。
    澄儿正有些废力推着苏阮上前,让苏阮瞧着她震得脸都泛红,正想着干脆让澄儿去叫屋里的嬷嬷过来帮忙时,明慧堂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身锦衣的谢青珩从里头走了出来。
    “大哥?”苏阮惊讶抬头。
    谢青珩眼见着澄儿颤巍巍的模样,连忙上前接过了她手上的活儿,稍一用力便将苏阮连人带车抬着上了台阶停在了明慧堂前。
    “你先下去吧,我推阮阮进去。”谢青珩对着澄儿吩咐。
    澄儿看了苏阮一眼,见她点点头,这才朝着谢青珩行礼之后,转身离开。
    “那奴婢先行告退。”
    谢青珩见澄儿走后,这才推着苏阮朝里走。
    苏阮见他轻松将她推进明慧堂,有些好奇道:“大哥,不是说今天府里要在这里行祭礼吗,祖母她们怎么不在?我刚才在外头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来早了。”
    谢青珩轻笑:“不早,祖母他们早已经来了,只是在里头等着你。”
    苏阮闻言觉得有些怪怪的,她是照着谢老夫人给她的时辰还提前过来的,可是怎么听谢青珩的口气府里的人都到了,只是等着她一个了?
    她只觉得今天的事情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只不过是个祭礼罢了,怎么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像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大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情?”苏阮问道。
    谢青珩推着她向前走着,闻言说道:“什么事情?”
    苏阮迟疑:“你们怎么都来的这么早?”
    谢青珩见她疑惑的模样,忍着笑说道:“祖母吩咐的事情,谁敢来晚了?”见苏阮皱眉,谢青珩说道,“你也别觉着你例外,是祖母说的,你身子不好,所以才让你稍晚一些过来,等这头大家都准备好了,你来了后也不耽误事情。”
    苏阮听着谢青珩的话越发觉得奇怪了。
    什么叫不耽误事情?
    她还想再问,可身后的谢青珩却怎么都不答她,只说让她自己进去之后就知道了,苏阮只能按捺下心里的疑惑,让着谢青珩推着她绕过了明慧堂外面,朝着里面而去。
    明慧堂是谢家最大的正堂,里外共有三出,外间靠着墨楼那边的廊道,朱漆木栏隔着,摆着不少的花草,而最里面则是一直延伸到了东苑那边,开了个小门能够直接到谢家后门。
    除了前后两处,中间的那一间则是个十分宽敞的地方,足以容纳上数十人,与安远伯府那日搭建戏台的地方有些类似,平日谢家家宴或者是有什么事情时,也大多都在这里操办。
    谢青珩推着苏阮入内时,里头的熙熙攘攘的已经站了不少人。
    听到门前动静,那些人都是齐刷刷的朝着这边看了过来,而入目所见的那些人却是让得苏阮惊讶的瞪大了眼。
    “安阳王妃?”
    苏阮惊愕。
    谢家的祭祀之礼,安阳王妃怎么会过来?
    而且安阳王妃身旁,还站着城阳郡主和季年华,甚至就连裴耿、季诏和沈棠溪、沈凤年也在。
    苏阮睁大了眼,扭头看着身边的谢青珩:“大哥,他们……”
    他们怎么会过来?
    谢青珩低头,迎着她瞪大的双眼噙着笑说道:“阮阮,你当真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苏阮满脸茫然:“什么日子?”
    她心中急转,思索着谢青珩的问题。
    明天就是除夕,今天是腊月二十九,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
    见她脸上尽是茫然之色,显然是真的忘了她自己的生辰,陈氏眼中泛酸。
    她还记得苏宣民没出事之前,每到除夕之前,苏阮早早便缠着她和苏宣民问着生辰礼物的事情,那时候在荆南,苏阮身为知州之女,也是有三两个要好的朋友。
    那些小姑娘每到年前时,也会送来贺礼给苏阮,府里还会操持着替她办个小宴。
    可是苏宣民走后,苏阮就再也没有过过生辰。
    最混乱的那两年里,她自己过的浑浑噩噩,连性命都好像时时都保不住,而苏阮跟头小兽似得,跟着她连顿饱饭也难得有,就算年前能讨得一些好食,却也只够果腹,又谈何是过生辰了。
    陈氏以前从不愿意去回想那些日子,可是此时看着苏阮茫然不知的样子时,心头的愧疚却是如潮水涌了上来。
    她微红着眼睛,上前走到苏阮身边蹲下低声道:
    “阮阮,今天是你生辰。”
    苏阮闻言不由愣住。
    她缓缓看向陈氏,发现她身上穿的格外的正式,一身绯红褂裙配着梳起来的发髻,压下了她眉眼之间的柔弱媚色,而不远处的谢老夫人和谢嬛等人,也都穿的比平日里要正式许多。
    苏阮张了张嘴:“我的生辰?”
    她好像有两辈子都没有过过生辰了。
    腊月二十九,原来是她的生辰之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