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36章 财大气粗
    安阳王妃闻言顿时翻了翻眼皮,没好气道:“你这老东西,哪有跟你一样,这般不客气管人要礼物的?”
    谢老夫人白了她一眼:“怎么着,来给人当正宾难不成还空手而来?”
    安阳王妃怼她:“那也不是给你的。”
    谢老夫人回敬道:“给我孙女的也一样,你堂堂安阳王妃,怎么着也得给些上台面的东西。”
    “我可先跟你说好了,你要是随便拿些什么来糊弄我家姑娘,赶明儿个我就出去替你宣扬去,就说你家那王爷苛待于你,连个脸面都不给你做。”
    安阳王妃被谢老夫人的话气得没忍住脑门上青筋蹦了蹦。
    旁边宇文婵顿时笑出声:
    “老夫人,您就饶了我祖父吧,您要是这般出去一说,我祖父回去非得气得跳脚不可,上回您那雪珊瑚送回来时,祖父都气得一天没吃饭,一个劲儿的说祖母总向着您。”
    谢老夫人哼了声,低声道:“他能跟我比?”
    安阳王妃原本还气着,却被谢老夫人这不要脸的话给逗笑。
    她虚点了点谢老夫人,佯怒道:
    “你这脸皮真是越老越厚了。”
    安阳王妃看向苏阮说道:“你祖母倒是一心向着你,她既然开口讨要了,我总不能那些送不出手的。”
    她原是替苏阮准备了一套衣饰,全是由皇家专程打造的。
    可是瞧着苏阮方才连自己生辰都忘了的样子,心生怜惜之下,安阳王妃便舍了先前的礼物,直接从自己手腕上褪下了一条手串来。
    那手串瞧着十分不起眼,上面的珠子虽然颗颗溜圆,可颜色却是灰扑扑的。
    安阳王妃将手串放在苏阮手中时,那珠子触手温暖,像是本生便带着温度似得,自手心里便开始热了起来。
    宇文婵看到安阳王妃将手串取下时惊讶出声:“祖母,你……”
    安阳王妃挥挥手,止住了宇文婵的话,只是对着苏阮说道:
    “我年幼时身子不好,这珠串乃是我母亲当年寻来送给我的,上头的珠子皆是取自地火之处的火石,自带暖意,常年佩戴能够温养身子。”
    “如今便转送给你了,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岁岁安俞。”
    苏阮闻言顿时一惊,连忙推拒:“王妃,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先不说地火之处的火石珍贵,苏阮上一世也曾见过这样一串珠串,价比千金。
    那时她身子不好,以火石佩戴温养能够好过不少,可哪怕她那时已经权倾朝野,这珠串依旧未曾落到她手上。
    更何况安阳王妃这手串还是他母亲所送之物,苏阮怎么敢要?
    谢老夫人也知道这东西的珍贵,她原不过只是与安阳王妃玩笑,谁曾想她居然将这东西拿了出来。
    谢老夫人皱眉道:“虞君,这可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东西……”
    安阳王妃闻言斜睨了她一眼:“怎么着,方才还闹着要我送好的,如今我好东西送上门了,你却不敢要了?”
    她玩笑了一句,方才继续说道:
    “行了,你也别这幅表情,这东西的确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又不止这一件,更何况这东西与我而言其实早已经没什么用处,只是因为戴着习惯了所以一直没取。”
    “我之前曾经听王爷说过,苏阮之前在雪地里跪了太久,寒气入体,伤了筋骨,就算身子痊愈之后也会畏寒畏冷,一到寒雨天气便极为难熬,有这手串在旁,总能叫她好过一些。”
    安阳王妃说话间瞧着谢老夫人道:
    “徐阿蛮,你可不是这般小家子气的人,这手串要是不要?”
    谢老夫人看着那手串,又看了看苏阮,半晌后见安阳王妃作势想要将东西收回去,她连忙伸手拿了过去,直接道:“你都舍得送了,我哪能不要。”
    “祖母……”苏阮想要缩手。
    谢老夫人却是直接按着她,将那手串朝着她腕间一带:“这是生辰礼,还不谢谢王妃?”
    苏阮看了看了腕子上因为有些大而直接滑落到衣袖里的手串,又看了眼笑眯眯的安阳王妃,抿抿唇后,只将安阳王妃今日厚赐记在心里,恭恭敬敬的说道:
    “阮阮多谢王妃。”
    安阳王妃眼底笑意更甚了些。
    苏阮若是一直推拒,她反倒觉得矫情。
    这般大大方方的接了,却将恩情记在心中,安阳王妃相信,以苏阮之前显露出来恩怨分明的性子,往后安阳王府若有什么需要,她定会义不容辞。
    安阳王妃笑着道:“好孩子。”
    安阳王妃送了礼物后,宇文婵有些羡慕上前:“阮阮,祖母待你是真好,这手串我想了许久了,却一直不敢开口讨要,没想到祖母却送了你。”
    苏阮微歪着头摸了摸了手串,露出个笑来。
    宇文婵道:“我没祖母这般好的东西,只让人寻来一柄如意,愿你将来万事如意,诸事顺心。”
    苏阮说道:“谢谢郡主。”
    旁边谢渊、谢永等人都是纷纷上前,每人都送了东西,有文房四宝,也有琴画之物,而谢嬛几人则是送的荷包香囊,还有如意元宝之类的小玩件。
    谢青珩送了苏阮一盆松子树,是他亲手栽种,季年华和季诏则是府中珍藏的绝本,沈凤年则是一方玉枕,沈棠溪送上了一枚鹰塑,据说是他亲自雕的。
    等到所有人都送完了之后,裴耿才格外实诚的上前,直接送了苏阮六百六十六两黄金,足足装了一箱子。
    一屋子人瞧着裴耿的贺礼,都是一脸的无语。
    谢渊有些复杂的看了眼裴耿,仿佛看到了他身上刻着的“财大气粗”四个字。
    难怪京中之人都说,穷尚书,富唐礼。
    这裴耿是裴、唐两家唯一的子嗣,当真是出手大方的让人想要打劫。
    等谢老夫人他们安排着其他人去外间入席时,谢青珩才落了一步,一把抓着裴耿。
    “裴大壮,你别告诉我你忘了准备贺礼?”
    裴耿被掐着脖子,连忙道:“我不是送了金子……”
    “你俗不俗?”
    谢青珩瞪眼,“你就不能送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