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39章 爬墙头(二)
    府里的下人难得放松,苏阮便也放了澄儿和采芑一起去玩。
    等感觉着腹中有些憋涨,而那头澄儿跟着两个小丫头趴在火炉边上正在烤红薯,她便歇了让人推她去小解的心思,自己伸手推着四轮车悄无声息的从堂中出来。
    苏阮手中劲儿不大,好在四轮车灵活,她自己推着也不甚费力。
    从堂前出来时,外头的冷风吹得她身上打了个寒颤。
    苏阮缩了缩脖子,恨不得将自己整个儿都埋进围脖之中,伸手推着车顺着旁边的小路就朝着后面走。
    祁文府攀在宣平侯府墙头的时候,被冷风一吹,望着灯火通明的院墙里头只觉得自己昏了头。
    刚才从祁家出来之后,他想也没想就跑来了这里,等着爬上了墙头都准备跳下去了,结果冷风一吹他才猛的醒了过来。
    苏阮是他什么人?
    凭什么生辰就要请他?
    说句不好听的,他跑来了谢家又能做什么,难不成还真能质问苏阮为什么生辰小宴请了季家那小崽子却没请他?
    祁文府坐在墙头上,望着手里的鹰骨簪,一时间只觉得心情复杂的很。
    他原以为自己对那小丫头只是有些动心而已,可是如今看来,那份他以为不甚在意的喜欢却是早已经超出他预料之外,甚至让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在乎着一个他本不该这般在乎的人。
    祁文府心中有些乱,满眼复杂的望了眼宣平侯府里面就准备离开,可谁知道这一眼后却是整个人愣住,然后睁大了眼看着那小小一团黑影推着四轮车出现在了不远处。
    苏阮低着头,有些为难的看着身前的小台阶,正院的茅厕在上堂口后,先前澄儿推着她去过。
    她自己记下了路,此时已经选了最近也最平坦的一截,想着不用人帮忙也能过去,可谁曾想转过了走廊,车轮子却是卡在了一处小台阶下,愣是让她动弹不得。
    苏阮一时有些尴尬。
    叫人吧,太远。
    不叫人吧,憋的慌。
    早知道这样,她逞什么能,还不如直接叫着澄儿推着她过来了。
    苏阮瞧了四周一眼,见没什么人,她试着将车推到一旁,伸手抱着旁边的柱子想要借力抬着车上去,可没想到那车轮子却是纹丝不动。
    苏阮咬咬牙整个人贴在柱子上,然后一只手抓着车子用力一扯,只听得哐啷一声,那四轮车虽然动了,却是直接朝着台阶下面滑了下去,然后倒在地上。
    “……”
    苏阮抱着柱子看着离她老远的四轮车满脸的木然。
    想她堂堂苏首辅,也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就落到这般田地。
    连个四轮车也欺负她。
    早知道还有更丢人的,她宁肯刚才叫了人过来,让人知道她想小解虽然有些尴尬,可也总比这会儿再叫人让人看着她跟猴子似得抱着柱子像是玩杂耍的好。
    祁文府蹲在墙头,万万没想到会瞧见这一幕,他忍不住噗哧笑出声。
    “什么人?”
    苏阮听到突如其来的一声笑,惊的连忙抬头,谁知道就撞上了坐在墙头上抖动着肩头笑得跟得了羊癫疯似得祁文府。
    苏阮木着脸:“祁文府?!”
    祁文府乐不可支,笑着从墙头跳了下来:“这大过年的,苏小姐这是想要彩衣娱亲?”
    苏阮一股子羞恼直冲脑门,有些咬牙切齿:“我想做什么用不着祁大人操心,倒是祁大人,你大年三十的蹲在我家院墙上是想要做个什么?”
    祁文府顿了顿,被苏阮问的有那么一瞬间的尴尬,可是瞧见她白皙的小脸涨的通红,那双平日里总是冷静的过分的眸子里水汪汪的满是羞窘之色,他瞬间便不尴尬了。
    祁文府憋着笑上前,声音带着愉悦:“我先将你放下来?”
    苏阮被他笑得羞恼至极,上辈子哪怕两人掐的死去活来时她也没有这般狼狈过。
    她很想抱着柱子强硬的说一声不用,可是手中发软一个劲的往下滑,她腿上用不上力,只能腰肢紧贴着柱子整个人圈着柱子,这姿势尴尬的让她想逞强都不能,只能瞪着他不说话。
    祁文府被她倔强的样子看的忍不住的泛着笑,上前伸手将苏阮从柱子上救了下来。
    苏阮被抱在祁文府怀中,很清晰的感觉到他胸腔里的震动,不用想都能知道这男人会笑成什么样子,她恼羞成怒的说道:“还不将我放下来?!”
    祁文府手中抱着她时只觉得掌心触手温软,那柔软的腰肢与他自己的完全不同,他忍不住感叹了句女孩子的身子原来真的这般软绵,难怪莫岭澜往日总说女孩儿就跟豆腐似的,让人爱不释手……
    “祁文府!”
    苏阮总觉得抱着她的那双手格外的烫人,声音大了三分。
    祁文府醒过神来,暗暗啐了自己一声,将脑子里方才生出的那些豆腐渣思想撇在一旁,忙上前将四轮车推起来,然后将苏阮放在车上,开口道:
    “小心些,别摔着。”
    苏阮坐在车上,脱离了那让她不适的怀抱后,身上的不自在才好歹松缓了那么一点儿。
    她迎上祁文府带笑的眼睛,脸上红晕未散,忍不住带着三分恼意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祁文府顿了顿,轻咳了声:“我夜里突然想起有些事情忘了跟你说,所以过来了一趟。”
    苏阮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一副她信他才有鬼的模样。
    祁文府正经道:“真的。”
    苏阮眼瞅着他的模样,想起祁文府这厮虽然自恋矫情,可却最重规矩,上一世也不曾听说他爬谁家墙头的事情,如今能让得他赶在除夕夜里来谢家寻她,怕不是什么小事。
    苏阮脸上恼意散了些,看着他道:“出什么事了?”
    祁文府本就是随便寻的借口,可眼瞅着苏阮抬头看着他等他答案,一副郑重至极的模样。
    他有些心虚的快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挖空了心思好歹是想起一事来,连忙道:
    “越骞和越荣上京了。”
    苏阮闻言顿时忘了刚才的事情,沉声道:“什么时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