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41章 承诺
    苏阮解决了腹中憋闷,只觉得浑身有些虚软。
    她靠在椅子上面,心头忍不住的庆幸。
    好在之前她过来时,澄儿就摆了桶,而她怕麻烦又不想让人盯着她小解,就让澄儿放了架子在旁边,她自己也能撑着挪过去,要不然被这么一耽误,她大过年的非得出洋相不可。
    要是让人知晓她尿了裤子,她一世英名全都毁了,说不得还能被人笑话一辈子。
    苏阮瘫在椅子上,脸色松缓下来,嘴里低声骂着祁文府王八蛋。
    “阮阮?”
    外头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苏阮一跳。
    祁文府担心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
    帮你个大头鬼!!
    苏阮嘴里骂了一声,也顾不得歇了,连忙将半挂在腰间的裙子拽好,手忙脚乱的撑着回了旁边的四轮车上,还险些因为太着急而摔倒。
    等着坐在四轮车上,推着车出去后,苏阮抬头就瞧见站在外头的祁文府。
    “你怎么还不走?!”
    这房间虽然加厚了,可却依旧不怎么隔音。
    苏阮只要一想到自己在里头小解,祁文府就站在外头,说不定还能听到些什么,她就一股子羞恼直冲头顶。
    这厮怕真是跟她八字不合!!
    祁文府原只还担心苏阮,怕她一人不方便在里头出什么事,可瞧着她出来之后瞪着他脸上又红又窘还带着尴尬,耳朵也是忍不住发起热来。
    他嘴里轻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我瞧着你出来就走。”
    “那你还不走?!”
    她都出来了,他还留着干什么?
    看她笑话?!
    苏阮只恨自己现在腿脚不便,不然她非得掐死这男人不可!
    祁文府见她恼的都恨不得咬人的架势,一根筋的脑袋里头总算是生了点危机感来,总觉着他要是再留下去这小姑娘指不定真能跟他翻脸成仇。
    祁文府连忙道:“那我走了。”
    “不送!”
    苏阮咬牙切齿。
    祁文府讪讪一笑,转身就朝着墙头那边跑去,等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一事来,又转身跑了回来。
    “你……”
    苏阮见他突然折回来,刚想怒声说话,谁曾想祁文府自脖颈里捞出来条红绳,抓着她的手就直接将那红绳下扯下来的东西塞进了她手里。
    “你干什么?!”苏阮恼怒。
    祁文府站着说道:“你送了我鹰骨簪,我还没送回礼,我听说昨天是你生辰,这个就当作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
    见苏阮扬手想要扔回给他,祁文府说道:
    “你可别扔,这东西是我的护身符,能保人平安的。”
    “你刚才不是说怕我与你为敌吗,那不如这样,往后只要你拿着这东西寻我,我便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情,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
    祁文府认真说道:
    “如果我真有一天跟你为敌,或者是你我兵戎相见,到时候你只要拿着这截断玉来找我,我便对你缴械投降,顺你归附,诸事听从如何?”
    苏阮原本想要扔出去的动作一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祁文府。
    “你疯了?”
    这种承诺也敢许?
    苏阮瞪着他道:
    “你就不怕我有朝一日拿着它要你的命?”
    祁文府微垂着头看着苏阮道:“也许是疯了。”
    他向来重诺,绝不轻言相许,更何况是这种犹如空白之纸任人书写的承诺。
    可是他总想让这爱胡思乱想的小丫头知晓他不会与她为敌。
    祁文府对着她瞪圆了的眼睛,轻笑着道:“可我相信你不会拿着它来害我。”
    有些话本不必说,可福临心至,他却想告诉她。
    “苏阮,你我也算是同历生死。”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你生了错觉,觉得我会跟你反目成仇,可是我想告诉你,无论将来出了什么事情,亦或是有什么缘由,我都绝不会帮着旁人来对付你。”
    “我祁文府一言九鼎,绝不食言。”
    苏阮怔怔的看着眼前之人,握着手里之物时只觉得发烫。
    祁文府朝着她露出个笑,鲜少的鲜活而灿烂模样,然后朝着她低声道:“有人过来了,我先走了,往后有什么事情找我,便让橘子来寻我。”
    似是想起那只大猫,他喉间溢出些低沉笑声,然后伸手亲昵的揉了揉苏阮额前软发。
    耳边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过来,祁文府哪怕有些不舍,却也怕被人瞧见坏了苏阮名声,他连忙转身就朝着之前跳下来的地方快速跑了过去,然后踩着墙边的突起便几下跃上了墙头。
    等从墙上翻身而下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小姑娘坐在四轮车上,怔怔的看着他这边。
    明明是黑夜里,只隐约瞧得见她轮廓,可他却分明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
    祁文府忍不住便柔了眉眼,从墙头翻身而下时心中还想着。
    他这算不算也当了回梁上君子,偷香窃玉了一回?
    ……
    苏阮看着祁文府离开,耳边还回响着他刚才所说的话。
    手里那截指节大小镂空的断玉还带着男人身上的温度,而他的话也让她忍不住心中生了动摇。
    无论将来如何,我绝不会帮着人来对付你……
    “阮阮?”
    谢锦月快步走过来时,还听到墙头那边有点响动,她心怀警惕连忙朝着那边望去,却只见到那边空荡荡的,只有墙边的树梢被风吹的晃动,扑簌簌的落下些雪来。
    谢锦月心中有些惊疑,她方才好像看到这边有人。
    谢锦月朝着那边看了一会儿,见什么也没有,只能按下心头疑惑,转头看向旁边的苏阮。
    苏阮下意识的便将断玉握在了手心里,然后将手朝着衣袖里的收了回去,这才对着谢锦月道:“四姐,你怎么过来了?”
    谢锦月上前立于她身旁:“你还说呢,我才要问你,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他们刚才还在一起说笑,说着说着却突然发现一旁的苏阮不见了踪影。
    所有人在堂前找了一圈没见着她,而她的两个丫头又都在那里没跟着苏阮,陈氏她们寻不见人顿时着急,苏阮腿脚不便,怕她是在外头哪里不小心摔着了。
    谢锦月跟着人出来找她,刚才也是听到这边像是有人说话的动静才赶了过来。
    苏阮没想到自己不想麻烦别人,结果反倒是惹了麻烦,她不由抱歉说道:“我只是有些内急过来如厕,没想到会惊到你们。”
    谢锦月见苏阮安然无恙,身上也没什么不对的,松口气道:“你没事吧,可要我帮你?”
    苏阮摇摇头:“已经解决了。”
    谢锦月问道:“方才这边还有旁人?”
    苏阮顿了顿,假装没听出谢锦月话里的意思,只以为她是在问有人帮她,她摇摇头:“没有,是澄儿之前搭了架子我自己去的,怎么了?”
    谢锦月看了她一会儿,见她一脸疑惑模样,心想怕是当真是她听错了,她摇摇头道:“没什么,怕你摔着。”
    她上前推着苏阮:
    “好了,我先推你回去吧,免得祖母和二伯母他们担心。”
    “好。”
    苏阮点点头,握紧了手里的断玉,被谢锦月推着返回前面时还回头看了眼祁文府离开的方向,然后垂着眼帘心里生出一堆杂念来,桩桩件件皆是和他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