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52章 请君入瓮
    谢老夫人气怒之下力气极大,那桌子被拍碎了角,桌上摆着的茶杯更是翻了过去,茶水洒了出来。
    谢老夫人却只是怒发冲冠,气得眼睛都红了。
    她原以为,嶂宁屯兵的事情只是有人生了野心,推了薄家在前,想要造反而已。
    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借着天灾之时谋一己私利。
    如果苏阮和祁文府的猜测是真的,那当初荆南天灾之所以晚报朝廷,被人截留消息。
    后来赈灾银两被人私吞,官船沉凿于河,甚至让得荆南所有百姓在那场天灾之中活活熬了大半年,熬到油尽灯枯,熬到南魏趁火打劫,熬到朝廷派兵镇压,苏宣民等人战死荆州城……
    这些种种,根本就不是为了银子,而是那些灾民。
    那立于薄家身后,和越荣父子联手之人为了屯兵,竟然将本可以控制的天灾生生变成了一场人祸。
    用那数万人的死。
    用荆州城将士的血。
    用那些无辜亡魂,累累枯骨,用那些至死都不明真相苦苦哀嚎之人的性命,来掩饰他们借机屯兵截留灾民为己所用的真相!!
    谢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
    “他们怎么敢……怎么敢?!”
    她从未想过这世间居然有这般恶毒之人。
    这已经不配为人,简直畜生不如!!
    还有越荣……
    谢老夫人胸口起伏,不断喘着粗气。
    越荣父子若只是投效他人,谋求荣华而算计于她。
    她虽厌他背叛,却也只能道一句人各有志,断了往日情谊从此不再往来。
    可如果他明知道这件事情,却还掺合其中,甚至荆南、嶂宁之事从头到尾都有他们父子一份,那谢老夫人恨不得能亲手拧下二人的脑袋,恨自己当年为什么会救了这么一头畜生!
    谢渊见着谢老夫人气得喘着粗气,连忙上前:“母亲,你犯不着与这种人动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苏阮也是怕谢老夫人气坏了自己,开口劝解:“祖母,侯爷说的对,如果越荣父子当真是如此中山狼,早早识清他们面目,也不至于继续被他们蒙在鼓里甚至利用。”
    “我之所以将这件事情告诉祖母,就是越荣父子以旧情相胁哄骗于您,更是怕他们借着侯爷身份之便做一些事情。”
    苏阮的声音软濡,可言语间的冷静却是让得谢老夫人心中的怒气平缓了下来,甚至因为她口中谢家安危而顾不得动怒。
    见谢老夫人怒火渐歇,苏阮才继续道:
    “皇上惩处了薄家,揭穿了嶂宁屯兵之事后,此事绝不可能不了了之。”
    “薄家被灭之后,等于是截断了那幕后之人的财源,二皇子的禁足和失宠则更是让得他们失去了摆在人前的傀儡。”
    “想要起兵造反,推翻太平之时的皇帝并非是容易之事,钱和人缺一不可,越荣父子这次来京,极有可能就是因为薄家和二皇子的事情前来见幕后之人的。”
    “那人能与薄家联系,能让钱太后庇护,能让二皇子心甘情愿冲锋在前,又对京中世家之事这般熟稔,甚至能让得越荣父子对他效忠,借他来接近宣平侯府,极有可能是知道祖母的过去,甚至于明面上的身份十分显眼,或者是出于人意料之外的……”
    苏阮说着说着,神情一顿。
    是啊,她之前怎么没想到这点?
    安帝上一世能得那么多的人脉,没有个数年十数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
    不仅如此,他在暴露前的家世,或者是在暴露前在朝中帮衬他的人身份绝对不低。
    苏阮上一世是见过安帝的,他容貌出众,年岁比之祁文府还要小上一些,大她也不过三、四岁的模样,也就是说,现在的安帝极有可能只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公子。
    据说安帝年少时便才学出众,没暴露身份前便以才学折服不少人,后才能得那些人追随,再加上他气质与众不同,绝非寻常人家能养的出来,那一身样貌也十分显眼。
    如果他此时当真留在京城,而且又身份不低的话,极有可能就借着那些朝中大臣府中公子的身份遮掩自己。
    苏阮眼神闪动,如果她能见到京中的那些少年公子,从中辨认,也许就能找出安帝的身份来!
    谢老夫人和谢渊听着苏阮话说道一半就停了下来,都是不由看着她。
    “阮阮?”
    见苏阮眼神闪烁,像是想到了什么,谢老夫人道:“你可是知道了什么?”
    苏阮想了想,想要与那些世家公子见面,其实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能够宴请那么多世家公子的场合,她一个女子想要混入其中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如果由谢家出面,寻个借口办一场宴席倒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苏阮迟疑了片刻才说道:
    “祖母,咱们府中近来可有什么名头能够办场宴席?”
    谢老夫人和谢渊都是一愣,不明白苏阮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不过谢老夫人想了想后,还是说道:
    “府中之人生辰皆是在五月之后,最近的一个便是二哥,五月初七。”
    她说完,见苏阮目皱眉,显然觉得五月初七太晚。
    谢老夫人问道:“你想办什么宴?”
    苏阮抿抿唇:“寻常的赏花赏月,或是其他都行,只要能寻个借口将京中一些家世姣好,府中有人在朝为官,且人脉颇广的那些公子哥邀请入府中的就行。”
    谢老夫人何其精明,见苏阮神色,微眯着眼道:“你怀疑薄家身后的人,在这些人其中?”
    苏阮有些不好解释安帝的事情,毕竟一旦说起安帝,就会牵扯出她知道这些事情的缘由,乃至于牵扯出上一世的许多事情。
    她只能说道:“我也只是听祁大人猜测而已。”
    “他在薄锡还在刑部大牢的时候,曾经去见过他,从薄锡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情,只是没有证据,而且薄锡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所以祁大人就一直未将此事对外人言。”
    苏阮毫不犹豫的就将锅甩到了祁文府身上,反正想眼前两人也不可能为着这是就去找祁文府对质。
    苏阮说道:
    “我想越荣父子正好在京中,祖母寻个借口留他们几日。”
    “越是心怀不轨的人就越是多疑,您留他们在府中不让他们走,他们定会怀疑祖母对他们有别的打算。”
    “如果薄家身后的人当真如祁大人猜测,借着明面身份遮掩于人前,那咱们倒不如来个请君入瓮,说不定能让他们自己露出马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