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54章 引蛇出洞
    柳妈妈有些迟疑:“六小姐……”
    苏阮朝着她摇摇头,示意她别多言。
    谢渊也是说道:“下去吧,让人替越伯准备套衣裳替换。”
    柳妈妈闻言看了眼沉默不言的谢老夫人,见她脸色难看却也没反驳,这才松了口气,连忙领着吓得不轻的荀竹退了下去。
    等人走后,谢渊才开口道:“母亲,朝里的事情我会处置,您别担心,眼下大过年的,别败了您的兴致。”
    谢老夫人压不住怒意:“你能处理?你要是能处理还能变成现在这样子吗?要不是皇上……”
    她气急之下像是想要说什么,可是突然想起饭桌之上还有旁人,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然后带着三分阴沉道:“大过年的就有人为难我们,要是让我知晓是哪个该死的东西算计我,我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谢青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见谢老夫人这般动怒皱眉就想要说话。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落于桌下的左手袖口便是一紧。
    谢青珩下意识的朝着一旁看去,却见动手的苏阮全然没有看他这边,只是满眼担心的看着谢老夫人,一副欲言又止又不知道怎么劝解的样子。
    要不是她手中依旧拉着他的衣袖,谢青珩都怕自己感觉错了。
    谢青珩双眼微眯了眯,止了到嘴边的话,心下转了转就隐约猜出眼前这一幕是为了什么。
    先前他就知道越荣父子有异,后来更听苏阮和谢渊说起过他们二人极有可能利用谢老夫人,甚至谢家替一些人谋取朝中消息。
    谢青珩今日是和谢渊一起入宫的,宫里明宣帝那边如果有什么事情,他定然也会知晓,可是出宫之前宫中一切顺利,此时谢老夫人却明显的提到明宣帝。
    谢青珩状若无意的朝着越荣父子那边看了一眼,就见他们听到“皇上”二字时变化的神色。
    他心中一动,哪怕不知道谢老夫人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也眼中染着忧虑之色,顺着谢渊的话说道:“祖母别恼了,有些事情急也解决不了。”
    “皇上那边虽然动了怒,可父亲终究得皇上看重,咱们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您别气坏了身子,反倒叫那暗中之人得意了。”
    谢老夫人见谢青珩配合,心中微松,面上怒气却是更盛:
    “我这一辈子都光明磊落,如今老了老了却还背这罪名,你叫我怎么能不气?”
    苏阮在旁柔声柔声劝道:“祖母,皇上现在也只是怀疑,再说此事也无证据,皇上今日也就是随口跟侯爷询问了两句罢了,您就别气了,越爷爷和未芜师父他们还等着您用饭呢。”
    谢老夫人闻言这才抬头,见满桌子的人都看着她。
    她紧抿着嘴唇,像是有些恼自己发火,又像是烦躁似得,眉宇间掩不住的一股子阴沉之色。
    “这是怎么了?”
    越荣皱眉说道:“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动了气了?”
    谢老夫人道:“我没事。”
    越荣闻言眉心更紧:“还说没事,你往日最是噬甜,如今却连这甜食都不吃了。”
    未芜之前就瞧出谢老夫人不对劲,只是那时候问了谢老夫人不肯说。
    此时瞧见谢老夫人眉宇间掩饰不住的怒意,也是放下了筷子说道:“老夫人,可是宫里头出了什么事情?”
    谢老夫人抿唇不言。
    越荣沉声道:“这里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吗?”
    谢老夫人见桌上几人都是关心看着她,摇摇头:“这事儿跟你们无关,是谢渊在朝里头的事情,说了你们也帮不上忙。”见越荣还想再问,谢老夫人直接摆摆手,“行了,我没什么,你们也赶紧用饭吧。”
    她顿了顿,
    “我身子有些不爽,就不陪你们了。”
    “青珩,你和你父亲陪着你越爷爷他们用饭,待会儿好生招待他们。”
    谢老夫人像是烦躁极了,忍耐着朝着几人说了声后,起身便走。
    越荣几人都是担心的看着谢老夫人离开后,蒋绉这才对着谢渊道:“谢侯爷,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老夫人怎么动了这么大的气?”
    谢老夫人爱恨分明,可寻常并不常动气,就算偶尔有人招惹了她。
    她要么笑笑过去毫不在意,要实在气了就是自己想办法将场子找回来,多是将旁人气得咬牙切齿还拿她没什么办法。
    像是方才这么气急败坏,却又憋闷着不能发出来的情景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蒋绉想起谢老夫人方才急急收回去的话头,迟疑着说道:“可是皇上那边生了什么变故?”
    谢渊迟疑了下,见满桌子人都是看着他,他只能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之前荆南的事情查的不明不白的,薄家和二皇子屯兵,所囤兵力又不知所踪,皇上怪罪下来,便牵连了母亲,母亲一时激愤才会动了怒气。”
    蒋绉在宫里当差,也是知道这事情的,他闻言直接皱眉:“荆南和嶂宁的事情跟老夫人有什么关系,怎么会牵连到她?”
    谢渊抿抿唇,苦笑道:“你忘了,她出身嶂宁水寨。”
    蒋绉一愣,等回过神来后满脸的惊讶。
    就连未芜也是拢着眉心开口:
    “皇上该不会怀疑老夫人跟屯兵的事情有关系吧?”
    这也未免太滑稽了!
    谢渊见几人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摇摇头。
    “那倒不至于。”
    他沉声道:
    “薄家和二皇子几乎是被阮阮和我们一手弄下去的,皇上就算是再怒,也不会糊涂到怀疑谢家和薄家暗中有什么关联。”
    “只是嶂宁的事情皇上交给我和林罡去办,好几个月了却一直没什么进展,又恰逢小人进言我母亲当年出身嶂宁水寨,所以皇上有些迁怒我们。”
    见几人脸上都是露出忧色,谢渊又说道:
    “不过好在我已经有些线索了,只等着过些时日就能查清楚,母亲也是一时气急,你们别在意。”
    越骞目光一闪:“谢侯爷有线索了?”
    谢渊点点头,却没回答越骞的话,只是说道:“好了,我去看看母亲,青珩,你先招呼着越爷爷他们用饭。”复又看向越荣,“越伯,你们先吃,我去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