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56章 染息香
    见苏阮看着他,谢青珩说道:“祖母以前说过,越骞的功夫不弱,比之未芜师父还要高上几分,我猜着他会去而复返,所以在他身上用了些东西。”
    谢青珩不笨,他能在没有跟苏阮他们提前商量,就能帮着他们搭着戏台唱了出戏,自然也能猜得到他们的用意。
    越荣父子如果真有问题,就绝不会轻信他们的话。
    去而复返,查探真假,至少有九成几率他们都会去做。
    谢渊和谢老夫人从碧纱橱后绕了出来,谢渊沉声道:“你放了什么东西?会不会惊动他们?”
    谢老夫人也是说道:“他们父子行走江湖,一些寻味探路的东西他们都曾见过,你贸然给他们身上留尾巴,万一让他们知道,岂不是前功尽弃……”
    “祖母放心吧,他们不会察觉的。”
    谢青珩将衣袖挥了挥对着几人说道:“祖母可有闻到什么味道?”
    “这是……”
    谢老夫人蹙眉,谢青珩身上有股子淡淡的像是竹香又有些类似于茶香的味道。
    不浓郁,清新好闻。
    这味道不算起眼,谢青珩不说之时,连她也未曾留意。
    谢青珩说道:“这是西域那边传来的染息香,寻常用以熏衣提神,或是置于香袋之中,气味极浅,沾染之后却能保持月余不散。”
    “这是前些时日太子殿下赏给我的,据说皇上嫌弃此香味淡,见太子喜欢便将西域送来的染息香全数赐给了太子,除却我这里两盒,太傅那里两盒,严家兄弟一盒外,就只有东宫里有。”
    “这种香制作不易,价钱极高,民间罕有。”
    “我之前就发现越骞极为珍视他腰间挂着的那枚锦囊,时不时的把玩,而且我记得一年多前他来府中时那枚锦囊也带在身边。”
    “先前送他们出去的时候,我趁机将染息香撒了一些在他那枚锦囊之上,只要他那枚锦囊不换,染息香便能留于他身上月余不散,而且但凡与他接触过之人,身上多少也会留下一些染息香的味道。”
    谢渊闻言顿时惊讶:“还有这种香料?!”
    苏阮上一世倒是见过类似的东西,闻言倒觉还好,她只是惊讶谢青珩反应会这么快,居然能想到用这种办法在越荣父子身上留下痕迹。
    苏阮想了想道:“可是是香便不可能无痕,越骞是武将,他不爱用香,太容易察觉……”
    谢青珩摇摇头:“不会的,越骞爱不爱用香我不知道,但是越荣身上却有很重的檀香味道。”
    他顿了顿道:
    “我听父亲说过,越荣父子进京之后便总去佛寺道观之中求神拜佛,越骞时常与他一起,身上也染了不少味道,染息香香味极淡,不会被他察觉的。”
    “更何况此香香味类似茶香,就算真察觉了,他恐怕也不会留意,只以为自己是不小心从什么地方沾了茶水味道,不会想到我这里的。”
    苏阮见谢青珩想的周全,这才放下心来。
    谢老夫人却是冷声道:“求神拜佛?”
    她冷哼出声。
    “他们要真是干了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别说是求神拜佛,求谁都没有用,就算是将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也难以抵消他们身上那些冤孽!”
    谢青珩不知道谢老夫人说的是什么事,不由看向苏阮。
    苏阮对着谢青珩低声将他们之前的猜测说了一遍,就见到谢青珩原本温润的神情渐渐变得阴沉了下来,等到了后面已然是铁青。
    谢青珩不敢置信道:“他们怎么敢?!”
    苏阮微叹口气。
    她抬头对着谢老夫人和谢渊说道:“祖母,侯爷,越骞去而复返,甚至偷听我与大哥说话,他和越荣有问题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他们如今已经知晓侯爷对他们起疑,却还不知道祖母也已经疑心。”
    “我想今日之后,越荣定会再来寻祖母,想办法稳住您后,再借着您来拿捏侯爷。”
    苏阮低声道:“我知道祖母恼怒他们,可是还未寻到那幕后之人前,还请祖母暂时忍耐他们一二。”
    “等越荣再来时,祖母可以表现的别扭一些,拒而不见,到时候侯爷可以直接让人去监视他们,不管日夜,不管去哪儿,都让人时时尾随,最好是逼得他们在京中动弹不得。”
    眼下既然已经“打草惊蛇”,那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只有他们做的越明显,谢渊表现的越咄咄逼人,越荣和越骞才会越相信他们查到了什么而心生不安。
    只有不安,才会自乱阵脚。
    越荣父子是她目前唯一能够找出安帝身份的线索,苏阮又怎能放过?
    谢渊闻言微眯着眼道:“你是想让我诈他们?”
    苏阮点点头:“侯爷逼的越紧,他们越会怀疑,疑心生暗鬼,到时候不需要我们多说,他们想要摆脱监视要么只能返回嶂宁,要么就只能搬来谢家,以坦荡之姿洗脱嫌疑。”
    “方才我和大哥已经说过,侯爷曾在薄翀的遗物之中得到了一些东西,而且在嶂宁时也得了些线索,已经查出了一些曾跟薄家有过往来之人,顺藤摸瓜必能迁出幕后之人。”
    “越荣父子担心之下,定不敢离开,而且也会想方设法的去见他们的主子……”
    而这,就是他们的机会。
    谢渊听懂了苏阮的话,想了想道:“我知道了,等会儿我就会安排下去,让人直接堵了他们住的地方,派人时时刻刻尾随他们,叫他们什么都做不成。”
    谢老夫人迎着苏阮的目光,沉声道:“我这边你们不用担心,作戏而已,当谁不会。”
    有些东西她不是不懂,只是不屑去做。
    可真要做的话,她不会输给任何人。
    谢老夫人对越荣寒了心后,如今只想将躲在他后面的人揪出来后,再狠狠抽上越荣一顿鞭子,抓着他的领子好好问问他心眼是不是铁石做的。
    明明当年最恨贪官污吏、草菅人命的人就是他,可如今他却变成了他曾经最恨的模样,视人命如无物,他当年在水寨中的誓言是不是都喂了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