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62章 杏林馆
    裴耿斜眼看了他一会,才道:“谁招惹你了?”
    谢青珩眸色阴沉:“没谁,我突然想起府里还有事情,先回去了,你们玩。”
    “嗳,嗳!”
    裴耿见谢青珩说走就走,只留个后脑勺给他们,顿时满脸懵逼道:“他又怎么了?”
    刚不是还跟他们说好等一下一起去那头看花船娘子的吗?
    怎么突然就走了?
    季诏也是茫然,对着裴耿的目光耸耸肩道:“谁知道。”
    沈棠溪拍了下裴耿的肩膀说了句:“兴许他是想起府里的事情了,你们等等,我去去就回来。”
    “你等下。”
    裴耿一把拽住他:“你该不会也走了吧?”
    沈棠溪唇边带着笑:“走什么走,不是说好一起去玩,我是有事情问青珩,等一下就回来。”
    沈棠溪说完,见谢青珩快要走出人群,连忙朝着那边追了过去。
    裴耿朝着两人离开的那边瞪了一眼嘀咕道:“一天古古怪怪的,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他攀着旁边季诏的肩膀,“我怎么觉着青珩自打去了东宫当差之后,就越来越奇怪了,这太子殿下难不成真那么不好伺候?”
    “别胡说。”
    季诏拍了裴耿一下,太子和东宫是能随便宣之于口的吗?
    裴耿撇撇嘴,到底没再多说,只是拉着季诏道:“反正他俩就是神神叨叨的,青珩也就算了,东宫事多难得能见一面也还说的过去,阿棠那边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成天都见不着他人。”
    “就前儿个,我还瞧见他去了杏林馆,可后来我去堵人的时候愣是没堵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了翅膀飞了。”
    季诏愣了下:“杏林馆?”
    那地方他倒是知道,是京中医官考核的地方,也有许多太医会前往挑选学徒。
    可是他记得,前天沈棠溪不是出城去了吗?
    他跟祖父出门时还遇到了沈相,说他们有事出城一趟,当时沈棠溪也在马车上,怎么会去了杏林馆?
    裴耿却不知道季诏的心思,只是点头:“就是杏林馆,我虽然没瞧见他正脸,可是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他身形我却是一眼就能瞧得出来的。”
    说完他道,“不过也奇怪的,他向来不喜欢跟行医的打交道,总说小时候药喝多了,瞧着烦,他怎么会去了那地方?”
    季诏蹙眉看着裴耿。
    裴耿莫名抬头:“看什么呢?”
    季诏摇摇头,“兴许你看错了吧,阿棠前日跟着沈相出了城,当时还与我跟祖父撞上,我们还跟他们说了会儿话,他怎么会去了杏林馆?”
    裴耿皱眉,看错了,怎么可能?
    他分明瞧见那人的身形跟沈棠溪一模一样,就连撩袍子后甩袖的小习惯都留着……
    “好了你们两个,还看不看舞狮了?”周奇凑上来,攀着裴耿肩膀,“我说裴大壮,你该不会是后悔了,舍不得银子领着我们去瞧花娘了吧?”
    裴耿被他一打岔,顿时就忘了刚才的事了,一胳膊肘捣在周奇胸前:“呸,你当我是你?等阿棠回来,咱们就去!”
    ……
    那头沈棠溪追出了人群后,就朝前叫了声:“青珩。”
    谢青珩扭头,见是沈棠溪跟过来,疑惑道:“表哥,你怎么也过来了?”
    沈棠溪走到他跟前说道:“我刚才见你脸色不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谢青珩方才瞧见祁文府搂着苏阮两人都贴一块儿的模样,的确是火冒三丈,可却还没糊涂到什么事情都随便往外说。
    他虽然恼祁文府“别有所图”,可说到底祁文府和苏阮都是未曾婚嫁之人,就算他们两人真有什么也没多大错处,了不起就是气祁文府没走正经路子,说亲都没有就将他妹妹拐了出来。
    可是这些落在旁人眼里,二人未曾定亲就这般亲昵往来,三五成说就成了私相授受不清不白。
    人言可畏,就算是沈棠溪,谢青珩也不愿让他知晓这事情。
    谢青珩摇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起府里还有其他人住着,祖母年岁大了,经不得累,父亲和三叔今儿个又跟人有约出府去了。”
    “府里没人,我得回去瞧瞧,免得怠慢了外客,让人笑话。”
    沈棠溪眯了眯眼,说道:“你说的外客,可是越家那父子?”
    谢青珩“恩”了声。
    沈棠溪笑道:“我早就听老夫人说起过,以前她还在嶂宁的时候和那越家老爷子感情极好,还常说他虽然生做水匪却是斯文的跟个书生似得。”
    “老夫人说过不少他们的事情,我一直听说却无缘一见,难得凑巧,不如我跟你一块回去看看他们去,也顺便去瞧瞧老夫人?”
    谢青珩忙摇头。
    开玩笑,他还得回去“拷问”苏阮她跟祁文府之间的关系来着。
    再说他们既已对越荣父子起疑,而且设套给他们想要抓着他们身后之人,又哪能让他跟沈家的人来往。
    沈棠溪虽不接触朝政,可沈凤年却是丞相之尊。
    论权势人脉,谁能比得过沈家人?
    万一越家父子眼见着谢家这边走不通后,趁机攀上了沈棠溪和舅舅,那还得了?
    谢青珩连忙说道:“算了,这么晚了祖母恐怕已经歇着了,再说咱们答应了裴大壮要跟他一起去玩,咱们两要是一起走了,他非得急眼不可。”
    “你跟他们去玩吧,等回头有机会了,我再带你去见他们。”
    谢青珩说完之后,也不等沈棠溪开口,就直接朝着他挥挥手道:“行了,我赶着回去就不跟你多说了,表哥你跟他们玩的开心些。”
    沈棠溪眼见着谢青珩走远,有些无奈的笑了声:“跑什么,又没人追着。”
    他站在原地朝着周围看了一眼,摇摇头后才转身朝着裴耿他们那边走去,却不想还没走到几人身前就被个穿着粗布棉衣身材矮小的男人撞在了身上。
    沈棠溪冷不防的险些跌倒。
    那男人惊呼一声连忙扶了沈棠溪一把,等他站稳之后连忙告罪:“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公子您没撞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