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64章 吃干抹净不认账了?
    谢青阳脱了鞋袜,脚背上青肿了一大片,上面还见了血,高高的冒起来一大块。
    苏阮皱眉:“赶紧擦擦,用帕子浸了冷水替他敷一下旁边。”
    采芑拧了帕子上前,刚一碰到谢青阳脚背他便鬼哭狼嚎了起来,疼的直缩脚。
    苏阮一把抓着他脚腕,“叫什么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院子里杀猪了!”没等疼的脸色扭曲的谢青阳反驳,苏阮便对着澄儿道,“先给他上些药,他这砸的这么严重,怕是要请大夫。”
    澄儿开口:“小姐,今儿个十五,京里头的药铺子恐怕都关了门,请不来大夫。”
    苏阮瞧着谢青阳肿的跟猪蹄子一样的脚背,皱眉道:“总能请到,去往日里给府里看诊的大夫家里请,再不然还有卫太医……”
    “什么卫太医?”
    谢青珩从外面回来就直冲跨院,原是想来见苏阮的,谁曾想还在门外就听到里头传出的惨叫声。
    他撩开帘子快步走了进来,一眼瞧见趴在榻上疼的脸上泛白的谢青阳,顿时忘了苏阮的事,连忙上前沉声道:“怎么了,老远就听到他叫的凄惨。”
    “大哥?”
    苏阮有些诧异谢青珩怎么这么早便回来了,却也没多想,只是说道:“小六刚才不小心砸到了脚。”
    谢青珩上前,苏阮就主动推着车避开了一些。
    谢青珩抓着谢青阳的脚看了眼,伸手朝着青肿附近轻轻一按,见谢青阳疼的直缩脚,他顿时皱眉道:“你这脚怎么砸的,好端端的能成这样?”
    谢青阳眼泪都挂在了眼角,吸着鼻子道:“大哥,好疼……”
    “骨头都冒起来了能不疼吗,我去请大夫过来。”
    谢青珩说完就起身,苏阮忙抓着他袖子:“大哥,今儿个过节,京城里大夫怕是难找,不然去请卫太医过来一趟?”
    谢青珩想了想,这种时候大半夜的想请大夫的确不容易。
    卫善之前常来府中替苏阮看诊,偶尔也替谢老夫人和府中女眷把平安脉,跟他们算得上熟悉。
    卫家离宣平侯府不算远,去请他的话应该不难。
    谢青珩道:“我知道了,你看着他别让他乱动,我很快就回来。”
    谢青珩急冲冲的回来,没一会儿又急冲冲的离开。
    苏阮瞧着挂着眼泪疼的小脸发白的谢青阳,没好气的让采芑扶着他靠在引枕上。
    “砸的这么厉害,方才怎么不见你叫疼?我要是不让你看看,你也不怕真耽误了伤势真成了瘸子?”
    谢青阳吸吸鼻子,“刚才疼麻了……”
    那一砖头下去,疼是疼了,可疼过之后整个脚就麻了。
    再加上瞧见苏阮跟祁文府的事儿,他光顾着好奇了,等缓过劲儿的时候才疼的上脑。
    苏阮听着他的话也不知道是该好气还是好笑,倒了杯水塞在他手中说道:“喝口水缓缓。”
    谢青阳扯着袖子擦了擦眼泪,这才委屈巴巴的抱着杯子喝水,他一只脚担在榻边,另外一只脚蜷着。
    哪怕脚上疼的挠心挠肺的,依旧没压下他的八卦之心。
    “阮阮,你跟祁文府到底怎么回事?”
    苏阮没好气:“脚不疼了?”
    “疼……”
    谢青阳可怜巴巴的瞧她,然后道:“可我就是好奇,你之前不是说要招赘吗?还说要找个模样好性子乖巧听话的,你怎么跟他搅合到一块儿去了?”
    “难道你改主意准备嫁人了?”
    苏阮说道:“没,我跟皇上说过要招赘,要真嫁人就是欺君。”
    谢青阳睁大了眼:“那祁文府肯入赘?”
    苏阮有些遗憾的摇摇头:“不肯。”
    谢青阳听了她的话惊讶张大了嘴。
    苏阮这意思是,她真想让祁文府入赘苏家,而且也跟祁文府说了,只是被人家给拒绝了?
    谢青阳先是惊叹苏阮的胆子,堂堂三品朝臣,皇上身边红人,苏阮居然也肖想着让人家入赘给她,可转瞬间看着苏阮脸上闷闷不乐的模样,又想起祁文府居然拒绝了苏阮入赘的想法,生出愤愤来。
    苏阮虽然性子有些凶,脾气也不好,打起人来狠的要命,还嘴巴毒的不得了。
    可是她长得好看,又聪明,戏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而且还是他们谢家的姑娘。
    祁文府那厮凭什么嫌弃他们谢家的姑娘?!
    谢青阳越想越恼,越想越怒,一拍桌子怒声道:“他凭什么嫌弃你?他抱也抱了,搂也搂了,院墙也爬了,吃干抹净就想不认账了?他这不是耍流/mang吗?!”
    谢青阳气得起身,不小心碰到了脚,“嗷”一声又跌了回去。
    苏阮无语压着他肩膀:“行了啊你,瞎胡说什么,我跟他真没什么,你先紧着你自个儿的脚吧。”
    见谢青阳不满的一边倒吸冷气一边瞪她。
    苏阮说道:“我跟祁文府的事儿一两句说不清楚,你别瞎起哄,回头没事儿也弄出事儿来了。”
    “刚才的事情你别跟旁人说,免得惹了误会。”
    谢青阳不满的哼哼。
    见苏阮垂眼瞧着他,他鼓了鼓腮帮子,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不说就不说,我才没那么多嘴呢,只是他要是不肯入赘,你可别跟他走的太近了,省的真被人占了便宜回头哭都来不及。”
    苏阮闻言敲了他一下:“你小小年纪,哪里就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心思?你什么时候见我吃亏过?”
    “谁知道呢,我瞧着这甭管男人女人,老的小的,但凡瞧对眼儿了都上头。”
    谢青阳咕哝了一声,捂着头瞪苏阮,“不准打我头,打蠢了都。”
    苏阮回瞪他:“我看你不打都蠢。”
    哪来的那么多歪理邪说?
    ……
    谢青珩去请卫善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后。
    卫善来府里时更是惊动了谢老夫人他们。
    卫善坐在榻边,替谢青阳看了脚后,谢老夫人才开口道:“卫太医,小六的脚怎么样?”
    卫善一边抽出扎在谢青阳脚背上的银针,一边说道:“老夫人别担心,六公子的脚只是骨头裂了一点儿,等一下我替他包扎一下,接下来养上半个月就没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