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74章 宫廷秘事
    宇文婵正在气头上,拉着车帘瞧见跟在马车后面不远处的宇文良郴时,顿时怒道:“这粘人精,今儿个还甩不掉了?”
    谢嬛也烦宇文良郴。
    两人几次见面,没一次是好的。
    不是瞧见他口花花的调戏女子,就是遇见他伙同着狐朋狗友四处呼喝。
    谢嬛对于这个瑞王府小王爷的印象可谓是差到了极致。
    可是眼见着宇文婵面露怒色的模样,谢嬛还是忍着气劝道:
    “算了郡主,您别生气了。”
    “这里是官道,人人都能走,他要跟着也没办法,等到了地方,咱们不理他就是了。”
    苏阮也开口说道:“二姐说的对,这里人来人往的,郡主与人起了争执终究不好。”
    “我瞧着小王爷他们本也是要去桃源坡的,怕是跟旁人有约,到时候咱们去了跟着一群姑娘在一起,他一个男的总没那脸皮真往里头扎。”
    宇文婵闻言气声道:“你别小看他,指不准他还真有那脸皮。”
    到底顾忌着马车里头还有谢嬛几人,宇文婵也不敢真跟宇文良郴闹的太过。
    到时候真叫人瞧见了,她这个郡主有安阳王府能替她挡了麻烦,可谢嬛他们却不行。
    宇文良郴再混账那也是皇室子孙,亲王之子。
    君臣有别,要真有人就这事儿上较真,吃亏的只能是谢嬛和苏阮三人。
    苏阮几人劝住了宇文婵后,这才松了口气。
    谢锦云见着气氛不对,连忙凑趣说道:“阮阮,你还是头一次去桃源坡吧?”
    苏阮听出来谢锦云在转移话题,便附和着道:“是啊,我进京之后就一直待在侯府里,鲜少外出,听闻那桃源坡春日景色极好,可是真的?”
    谢锦云笑着道:“当然是真的,那桃源坡以前是叫东鱼坡,因为地势不高,山下村户砍伐,光秃秃的几乎瞧不见什么花木。”
    “后来还是先帝爷和当时的元后娘娘觉着那里实在荒凉,便遣人栽种了桃树,引桃林后山之水灌溉之后,成了偌大一片桃林。”
    谢锦云说着压低了声音,低声道:
    “我听说呀,先帝爷和元后娘娘便是在那东鱼坡上相遇,也在那里定情。”
    “元后娘娘最喜欢桃花,先帝爷对她极为深情,不仅为了她将东鱼坡改名为桃源坡,更是在宫中也栽满了桃花,修建了桃园呢。”
    苏阮闻言诧异挑眉。
    “宫中有桃花?”
    她怎么不记得了。
    上一世她可谓是宫中常客,那皇宫大内什么地方她没去过,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宫里有什么桃园。
    而且元后……
    苏阮眯了眯眼,她只听祁文府说过,先帝爷曾经有一段时间极为宠爱当时的贵妃薄氏,也就是当朝钱太后的继姐,而钱太后也极有可能是踩着那位薄贵妃上位。
    据闻先帝爷极为宠幸那位薄贵妃,如今怎么又冒出来个情深意重的元后来?
    宇文婵听着谢锦云两人聊天,也忘了心中郁气。
    她没留意到苏阮脸上奇怪神色,只是在旁接话道:
    “宫里在三十年前的时候,的确是栽满了桃花。”
    “我听我祖母说过,元后娘娘和先帝是在城外东鱼坡相识,当时先帝还只是皇子,遭人行刺受了重伤昏倒在东鱼坡附近,被外出上香的元后娘娘带回了城中,命人安置寻了大夫将他治好。”
    “先帝对元后一见钟情,聘为皇子妃,后来登基为帝后,更封其为后。”
    “元后娘娘闺名之中带个桃字,又最是喜爱桃花,先帝爷为了讨她欢心便命人在宫中栽满了桃花,而且为了感念他和元后相遇,又命人将东鱼坡上也种满了桃树。”
    “那时候宫中每逢春日桃花盛开之时,四处可见粉白花海,那景象可谓是见之难忘。”
    谢嬛开口:“可是我进宫了几次,宫中好像没有桃花?”
    “是没有。”宇文婵点点头,“被人砍了。”
    “啊?”
    谢锦云和谢嬛都是睁大了眼,满脸诧异。
    倒是苏阮隐约猜到了缘由,果然就听到宇文婵淡声道:
    “皇室之中哪有那么多不悔深情,先帝爷刚登基那几年的确宠爱元后,可宫中美色万千,三宫六院,先帝爷眼中又怎么可能永远都只有一人。”
    “元后性情刚烈,后不知为何自戕,先帝爷为此饱受朝臣诟病,而当时流言纷纷皆是指责先帝爷逼死嫡后,先帝爷大怒之下,便命人砍尽了宫中桃树,更不允任何人提及元后。”
    “那城外东鱼坡原本也是被人毁了的,只是后来先帝爷驾崩之后,有爱花之人可惜那处桃林,将其修复了一些,可又怕事后皇家追究,所以对外称呼时故意将东鱼坡称为桃源坡,代之先帝对元后深情。”
    “皇室向来重颜面,这事儿也算是替皇家头上添了个有情有义的名头,那桃源坡的名字也就就此定了下来。”
    “一传十,十传百,然后就成了今日模样。”
    谢锦云和谢嬛都是满脸呆滞。
    她们刚开始听着先帝爷和元后那段离奇相遇,还有后来的恩爱之时,还以为会从宇文婵口中听到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可谁曾想到到了后来,却是这么一段凉薄的让人心头生寒的真相。
    坐在宇文婵身旁正在沏茶的丫环听着她的话手中一抖,险些将茶水都洒了出来,连忙抬头:“郡主……”
    您怎么什么话都说?
    宇文婵见她脸色都变了,开口道:“怕什么,我又不是见谁都说。”
    “谢二和阮阮她们又不是什么外人,再说了,我就是看不惯旁人将本来负心至极的事情,一口一个编的情深似海,好像先帝爷对元后有多深情似的。”
    “要真情深不寿,元后怎么会自戕……”
    “郡主!”
    那丫头急的脸都白了,恨不得堵住自家主子的嘴。
    宇文婵有些意兴阑珊道:
    “行了行了,我不说成了吧。”
    她扭头对着同样变色的谢嬛和谢锦云道,
    “这些事儿你们三个听听就算了,出去之后你们可别往外说,皇家最重名声,要是被人听着了恐遭口舌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