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84章 活成了最厌恶的样子
    谢老夫人担心桃源坡上的事情,再加上知道谢青珩受了伤。
    哪怕刚才苏阮没说的太清楚,她也猜到怕是他们之前所准备的“瓮中捉鳖”的事情出了差错。
    谢老夫人让苏阮坐下后,就急声道:
    “阮阮,你先告诉我,桃源坡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青珩怎么会受伤?”
    “还有,今日之事不是只有青珩父子还有林大人知晓,祁文府怎么也掺合了进来?”
    这次的事情他们办的极为隐秘,而且越荣父子和她关系匪浅。
    因怕惊动了旁人,所以谢渊从头到尾除了林罡之外,不敢将此事告知任何人。
    那祁文府怎会知晓今日之事,还和谢青珩在一起?
    苏阮闻言这才想起来,祁文府的事情她还没告诉谢老夫人。
    苏阮忙说道:“后山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和二姐他们在一起,等看到大哥的时候,他已经受了伤,侯爷和林大人却没露面。”
    “季御史家的公子,还有裴尚书家的公子,城阳郡主他们都在,我也不好多问。”
    谢老夫人皱眉,也知道那般情况容不得苏阮开口,否则让其他人知晓谢家今日设局之事,恐会引来麻烦。
    谢老夫人压下心中担忧,沉声道:“那祁文府……”
    “祁文府是侯爷和林大人邀请一起动手的。”
    苏阮说道:“年后正月时,祁大人不是带着那个叫宋熠的孩子来了一趟吗,当时他便瞧见了越荣父子。”
    “祁大人本就经手了荆南的案子,自然也知道越荣父子跟嶂宁屯兵的事情有关。”
    “当时他问及时,便察觉到了我们是在设局给越荣他们,所以就找到了侯爷,后来有关嶂宁的那些隐秘,还有让得越荣父子坐立不安的那些消息,大多都是祁大人那边放出来的。”
    见谢老夫人担心,苏阮安抚道:
    “祖母放心,祁大人与侯爷早有商议,此事侯爷知晓的。”
    谢老夫人闻言,知道祁文府一早就掺合进来,而且谢渊也知道,这才放心下来。
    “那就好,只要不会节外生枝就行。”
    谢老夫人坐在苏阮身旁,问清楚了城外的事情之后,脸上的焦急这才缓和了一些,虽然担心谢青珩,可也知道他进了宫,此事由不得她着急。
    她坐在一旁安静了半晌,才低声问道:“抓住那人了吗?”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苏阮却是明白谢老夫人意思。
    她摇摇头:“祁文府和大哥的确是抓住了一个人,但是当时情况有些混乱,那人又像是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我也没瞧清楚到底是谁,具体的恐怕要等侯爷或者是大哥回来之后才能知道。”
    谢老夫人闻言抓紧了掌心。
    不管抓住的人是不是他们之前所要找的幕后之人,可既然能抓住,就代表越荣和越骞是真的如同他们之前所猜测一样,这次上京别有目的。
    他们根本就不是来探望她这个旧日朋友,嶂宁的事情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她一直所认为的旧日情谊,也不过是被人当做了能够利用的棋子和桥梁,这些年不知道借着她得了多少消息,又害了多少人。
    谢老夫人脸色微白,紧抿着嘴唇时,身子绷得极紧。
    苏阮离她最近,看着谢老夫人的变化,只需心中一想,就猜到了谢老夫人的心思。
    苏阮起身走到谢老夫人身前蹲下,靠着她膝前,握着她的手说道:“祖母,越荣的事情和您无关。”
    “您重情重义,他们却寡恩薄情,如今能看清楚他们的为人,总好过继续被他们哄骗,将整个谢家都葬送在他们手里。”
    谢老夫人眼睛微红,说话时喉间有些难受:“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
    她低声道:
    “当年在水寨中时,越荣心性最高,我将他捡回来后,他便读了书,拜过明师,学过仁孝礼仪,最是恨那些草菅人命的薄情狠毒之人。”
    “他若非不是良民,恐怕早早就去科举,当一方父母官护佑辖地百姓,他还说他要建善堂,修书舍,当青天大老爷……可是他如今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变成了他曾经最厌恶,最讨厌的模样。
    苏阮听着谢老夫人的话一时无言。
    这世间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财帛名利,权势美色,各种诱惑之下,又有多少人能保留着赤子之心?
    谢老夫人红着眼,“而且他一直人在嶂宁,鲜少离开,又有那般身份,他到底是怎么跟那些狼子野心的人联系上的?”
    苏阮心中微动,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只是那念头出现之时,让她自己都有些惊骇,自然不敢贸然开口。
    苏阮压着心中念头,她知道谢老夫人不是不懂得其中缘由,她开口问话也没想着要一个答案,不过是震惊之下的不敢置信罢了。
    苏阮轻轻将头靠在谢老夫人腿上,握着她的手默默陪着她。
    许久后,谢老夫人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苏阮起身倒了杯热茶递给谢老夫人,又从腰间挂着的锦囊里取出了几粒松子糖,递给谢老夫人说道:“祖母别不开心,我请您吃糖。”
    “仁记的松子糖,味道最好了。”
    谢老夫人看着想要逗她开心的苏阮,压下心头那丝阴郁难过,接过糖道:“让柳妈妈晓得,又得闹你了。”
    苏阮俏生生道:“那祖母悄悄的,别叫柳妈妈瞧见。”
    谢老夫人勉强露出个笑。
    怕谢老夫人挂心越荣的事情,苏阮便想着转移话题,她想起之前出城时在马车上宇文婵说起先帝和元后的事情,不由问道:“祖母,您知道先帝爷在朝时的事情吗?”
    谢老夫人诧异:“什么事情?”
    苏阮道:“他和元后,我今天出城的时候,城阳郡主她们说起桃源坡的来历时,提起了先帝爷和元后的深情。”
    苏阮将在外听来的桃源坡的传说,还有宇文婵后来的那些话都说了一次。
    谢老夫人听完之后,直接嗤了声:“什么深情,不过是皇室扯了张皮子替自己遮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