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86章 弃子
    谢渊回府的时候,已是深夜。
    他脸上的疲惫掩不住眼底的阴霾,身上还带着一股子血腥气。
    见着谢老夫人和苏阮时,头一句话便是:“越骞跑了。”
    苏阮忍不住握紧了拳心。
    谢老夫人问道:“那越荣呢?”
    谢渊看了眼谢老夫人的脸色,才说道:“越荣死了。”
    眼见着谢老夫人身形微晃了下,谢渊连忙扶着她,苏阮也是满脸担心的看着谢老夫人。
    “祖母……”
    “我没事。”
    谢老夫人深吸口气,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推开了谢渊扶着她的手后,才声音微哑道:“到底出了什么事?越骞怎么会跑掉,还有,阮阮说祁文府和青珩在后山抓住了个人,那人是谁?可是我们要找的那个?”
    谢渊摇摇头:“我们之前的安排一切都没出差错,越荣和越骞出城之后就去了桃源坡后山。”
    “我们的人一路跟随,见到他们与人碰头时便上前捉拿,可谁知道那边早有准备,不仅伤了青珩,而且他们见面的地方早有布置埋了黑火。”
    “越荣当场被炸死,越骞重伤跑了,我们只抓住了一个被推出来的幌子,那人不过是收了银子替人前往那处送信的,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苏阮听着谢渊的话后,条件反射的心中就生出个念头。
    他们先前的计划暴露了。
    那幕后的人知晓了他们的打算,越荣和越骞也成了弃子。
    苏阮攥紧了手心。
    那可是越骞,南陈第一大将,替安帝征战四方的人,他们居然说舍就舍了?!
    那些人简直疯了。
    苏阮抬头:“被抓的人什么都没问出来?”
    谢渊神色阴沉:“没有,他只说是有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找到他,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让他去那里走一趟,将一封信交给越荣父子。”
    苏阮:“那信?”
    “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谢渊说的咬牙切齿,他哪怕再蠢,看到那张白纸时还有什么不懂的?
    他们都被人给耍了。
    谢渊眼中满是阴霾,实在是想不明白。
    越荣父子自打进入谢家之后,就极少出门,偶有几次也几乎都有人寸步不离的跟着,半点都没让他们离开过视线,他们到底是怎么传递消息的?
    那些人到底又是怎么看破了局面,跟越荣父子约好了地方,竟是提前埋了黑火,让得他们险些都死在了那里。
    苏阮同样想不通。
    她紧抿着唇,低声道:“那大哥?”
    谢渊叹气:“你大哥没事,只是些皮外伤,不过这次的事情闹的大。”
    “当时在后山还有几个年轻人被黑火爆炸波及受了伤,好在祁大人提前跟陛下提起过这事儿,在圣前也过了明路。”
    “陛下知道是我们主动设局想要擒拿幕后之人,所以并未动怒,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麻烦来。”
    苏阮闻言松了口气,想起沈棠溪,她目光闪烁了下:“侯爷,您说当时后山还有旁人?都是些什么人?”
    谢渊说道:“就是京中几个世家子,说是去后山打猎去的,结果被吓得不轻,其中有一个还落了马摔断了腿,抬回京城的时候家里头闹了好一阵子。”
    苏阮张张嘴,想问那些人里面可有沈棠溪,可是转瞬想起当时沈棠溪和绫安公主在一起,如若他中途离开,绫安公主不可能不知情。
    而且他们从后山出来的时候,沈棠溪也在外面,紧接着就跟他们一起离开。
    最关键的是,沈家和谢家向来亲厚,沈凤年跟谢渊关系也极好。
    沈棠溪与谢家人来说,就跟自家人没什么区别,谢渊是个大老粗,心思浅。
    沈棠溪如果没问题,她就成了挑拨离间。
    沈棠溪如果有问题,以谢渊的心思,哪能在沈家父子面前藏得住事情。
    万一他们从谢渊那里套出话来,那岂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她对沈棠溪起了疑,到时候恐怕还不等她查出什么,就已经祸延己身了。
    苏阮瞬间歇了问话的心思。
    与其问谢渊,倒不如找个机会探探绫安公主的口风来的安全。
    ……
    谢渊没在锦堂院多留,跟谢老夫人说清楚了情况就匆匆离开。
    苏阮原是想要陪陪谢老夫人,却也被谢老夫人打发走。
    等人走后,谢老夫人神色正常的让柳妈妈在外守着,自己回了卧房之后,这才踉跄着跌坐妆台之前,颤抖着手从一旁的盒子里取出一支龙凤金镯来,望着那镯子时蓦的就红了眼睛。
    ……
    “你叫什么?”
    “我叫越云虎。”
    “我叫徐阿蛮,以后你跟着我,我管你饭吃。”
    ……
    “阿蛮姐,我打不过他…”
    “那是你蠢,打架不是这样的,瞧瞧你这动作,软绵绵的跟个女娃娃一样,来看我,出拳要狠,下盘要稳,打他要害……对,就这样,别怕……”
    ……
    “大当家,你瞧那人俊不俊?”
    “俊什么,还没你们三当家的好看。”
    皮肤白皙的年轻男人瞬间涨红了脸。
    徐阿蛮哈哈大笑:“瞧瞧瞧瞧,咱们三当家这面色红润肤白貌美的,要不是我把他捡回来当弟弟养,我都要忍不住将他弄回来当压寨相公了。”
    “阿蛮姐!!”
    ……
    “阿蛮姐,咱们真的要降了朝廷吗?”
    “你不喜欢?”
    “不喜欢,咱们在嶂宁自由自在不好吗,寨子里的弟兄生来为匪,也不会其他的东西,而且降了朝廷要受管束,大当家的往后也不自由,还不如留在水寨……”
    “可我瞧上谢将军了,我想当良民。”
    ……
    “阿蛮姐,我要娶妻了。”
    “真的?谁家的姑娘这么倒霉,居然被你瞧上?”
    “许家的安娘,她性格温顺,心地极好,只是她家祖籍便在嶂宁,家中又只有她这个独女,所以这次招安,我就不跟你们一起进京了。”
    “你和侯爷的大婚我也不去了,这镯子是我寻人亲手打的,送给你当作大婚的贺礼,祝你和侯爷百年好合……”
    ……
    谢老夫人紧紧握着那镯子,眼睛被泪浸湿,泪水滚落下来时,烛火晃了晃。
    整个房中明灭变幻不断,谢老夫人将那镯子放回了盒中,用力合上盖子时,仿佛将过去一切也跟着一起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