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94章 他身上有秘密
    谢青珩将苏阮送到了马车前,叮嘱道:“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些你要记着,万一遇到什么事情,千万别逞强,别叫祖母担心。”
    苏阮说道:“大哥放心吧,我明白。”
    “我说的事情大哥也要记的帮我打听,等我回来再告诉我。”
    谢青珩笑了:“知道了,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食言过?”
    谢青珩扶着苏阮上了马车,正想离开时,苏阮却是突然拉住了他衣袖:“大哥。”
    谢青珩回头:“怎么了?”
    苏阮压低了声音说道:
    “东宫的事情虽然有严家出头,可是你是太子伴读,也是他身边最为亲近之人。”
    “太子的安危便是你的安危,他哪怕出了丝毫差错,对你来说都是灭顶之灾,所以大哥,哪怕长随之事不需要你太过操心,可是太子平日里的安全你也一定要万分小心。”
    “特别是外出之时,切莫让太子独行,经手之物,更要上心。”
    苏阮顿了顿,忍不住还是说了句。
    “还有,太子的位置不知道多少人觊觎,大哥要记得,无论是什么人,你都切莫轻信,特别是在有关太子的事情上,定要多几分防备之心。”
    谢青珩听着苏阮的话愣了下,总觉得苏阮这话意有所指。
    他知道苏阮向来不会无的放矢,况且太子身遭狼群环伺是事实,东宫出了奸细也是事实。
    谢青珩将苏阮的话放在了心上,点点头道:
    “放心吧,我知道。”
    苏阮能叮嘱的都叮嘱了,能说的也说了,只盼谢青珩会放在心上。
    她朝着谢老夫人遥遥行了个礼,便转身进了马车之中,而祁文府对着众人说道:“老夫人,侯爷,那我们先走了。”
    “祁大人慢走。”
    祁文府上了马车之后,马车便朝前走了起来。
    苏阮撩开车帘,看着谢老夫人他们站在门前一直望着这边,眼底忍不住染上了柔软之色。
    “舍不得?”
    祁文府开口。
    苏阮也没瞒着,低声道:“以前无论去哪儿,都没人送过,也没人盼着回来。”
    那时候她孤家寡人一个。
    除了身边几个亲近的侍从,还有那些盼着她当挡箭牌,或是与她利益相关的人能希望着她安好之外。
    其他的那些人恨不得她能早死早超生。
    这么被人念着、挂着,只希望她平平安安,处处叮嘱的事情,她还是头一次经历。
    祁文府听着苏阮随口的话,只以为她想起了之前在荆南的生活,对她忍不住的心生怜惜,而谢家则是好感大生。
    他温和道:
    “谢老夫人他们待你很好。”
    “是啊,很好。”
    苏阮放下车帘,回头露出笑意。
    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有家人的感觉了。
    马车摇摇晃晃的走着,两人说着闲话,祁文府想起刚才马车外的事情,有些好奇道:
    “我刚才听着你跟谢青珩说,让他留意太子身边,可是东宫那边出了什么纰漏?”
    苏阮闻言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她没瞒着祁文府,说道:
    “大哥那日在桃源坡后山上,看到了一个东宫长随,也是因为有那人出现,他才会贸然跟上去,险些伤了性命。”
    祁文府眉心一皱:“难怪。”
    他就说,那天谢青珩在太医院醒来之后,为什么会突然跟他打探,桃源坡后山之上可还有旁人。
    他最初还以为谢青珩问的是那几个世家子弟,可谢青珩却忧心忡忡的,看上去像是心中存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东宫的人居然也出现在了那里。
    祁文府开口:“我之前就一直觉得蹊跷,那桃源坡后山附近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而且谢侯爷和林罡也早就命人封锁了桃源坡四周出入之路。”
    “越荣父子手中干系甚大,照理说不该那么轻易的被人当了弃子,恐怕那天那些人最初也只是试探之意,而我们要找的人,也的确去过那附近,只是借着太子脱了身。”
    苏阮眸色冷凝,低声道:“恐怕不只是太子。”
    祁文府抬头:“什么?”
    苏阮看着他:“那天沈相府的公子沈棠溪,恐怕也去过后山。”
    祁文府闻言瞳孔猛缩:“沈棠溪?”
    苏阮点点头:“我虽然没有证据,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沈棠溪有问题。”
    她将那日沈棠溪和绫安公主的反应,还有沈棠溪身上香囊失踪的事情,以及他身上熏香的不对,和沈棠溪待她的态度转变都说了出来,然后低声道:
    “我听城阳郡主说过,皇后娘娘向来不喜欢绫安公主冒头,像是桃源坡集会这种事情,绫安公主是向来不承办的,可是那一日她却是不仅办了,还意外诱来了太子。”
    “沈棠溪对绫安公主态度的反复实在太过奇怪,东宫那个长随也出现的太过巧合。”
    “而且祁文府,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
    “沈棠溪哪怕毁了容貌,可他却是沈相唯一的儿子,他为人不算高调,可为什么京中所有人都知道沈棠溪志不在朝堂,甚至都认定了他绝不会出仕?”
    “而且仔细想想,如果他真的胸无大志,像是他所说的往后想要离开京城。”
    “那他为何会日日流连国子监,交好京中世家之子?”
    苏阮对于沈棠溪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而桃源坡后山上的事情,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祁文府微眯着眼:“你是怀疑,沈家和薄家之事有关?”
    苏阮摇摇头:“我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和薄家有关,我只是觉得,沈棠溪身上有秘密,而且他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祁文府闻言抿着唇,细细将沈棠溪的过往在心中过了一遍。
    他没怀疑苏阮所说的。
    苏阮的敏锐和直觉,他早就已经见识过了,而且若非是真的觉得有问题,苏阮断然不会开口,之前还叮嘱谢青珩那些事情。
    祁文府说道:“所以你刚才跟谢青珩说那些,是想要他提防沈棠溪?”
    苏阮叹口气:“我本想跟他直说,可是沈家和谢家的关系你也知道,而且沈棠溪和大哥的关系更是极好,有些事情,说了未必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