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96章 醋了
    “小嫂子?”
    苏阮有些愕然的看向祁文府。
    祁文府尴尬了一瞬,冲着萧勉道:“闭嘴!”
    萧勉满脸的莫名其妙:“怎么了?莫岭澜不是说你瞧上了人家小姑娘吗,还说别人是鸿雁传书你俩是肥猫传信,橘子都被跑瘦了三圈儿了。”
    “而且还说你这次去荆南要顺带着捎上小嫂子,还叫我备了两丫鬟,你……呜呜……”
    祁文府被抖了个底朝天,一把捂住萧勉的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完后对着苏阮,
    “你别理他,他就爱胡说八道。”
    苏阮刚开始还有些没搞清楚,这段时间祁文府忙着宫里的事情,什么时候有个“小嫂子”,可萧勉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祁文府更是僵着脸神色尴尬。
    她哪还不知道这“小嫂子”指的是谁。
    苏阮没叫祁文府难堪,理解道:“放心吧,我不在意。”
    她先前都跟祁文府求了亲了,被祁文府当场给拒绝了。
    她怎么会误会祁文府?
    苏阮没在意萧勉的那些话,只是对着祁文府说道:“四哥,你和萧公子慢慢聊,我先上船去瞧瞧。”
    祁文府看着她毫不在意的模样,耳尖的红晕散去,眼中也微沉,半晌才磨磨牙道:
    “去吧。”
    苏阮直接进了船舱,等她走后,被捂着嘴卡着喉咙的萧勉才翻着白眼,脸色通红的“唔唔”出声。
    死了死了!!
    他疯狂拍着祁文府的手,好不容易才挣脱。
    萧勉顿时喘着气,一边咳一边指着他:“你干什么,想害死我啊?”
    祁文府瞪了他一眼:“我真想弄死你。”
    “我怎么你了?”
    萧勉脖子泛凉,连忙后退了半步,“那些话是莫岭澜说的,而且他还说你说的,等从荆南回京之后,你就要去宣平侯府求亲来着。”
    听莫岭澜的意思,那苏阮跟祁文府也算是同生共死,而且瞧着祁文府对人家小姑娘情根深种。
    他跟祁文府认识也好些年了,太过清楚他的性子,瞧着冷冰冰的不苟言笑最是守规矩,可实际上性子要强又偏执,但凡是他看上的东西就从来没有撒手的。
    那苏家姑娘注定了跟祁文府,他提前叫一声小嫂子也没错吧?
    萧勉不怕死的凑上前:“我说子嵘,你这般恼怒,该不会是被小嫂子给拒绝了吧?不过也不奇怪。”
    “小嫂子本就跟仙女儿似的,手里又还攥着个爵位,京城里头多少人瞅着她,而且眼下荆南那边正乱着,小嫂子不去也正常。”
    “你也别伤心,等咱回京之后,兄弟我帮你想办法追小嫂子……”
    “她去了。”
    祁文府冷飕飕的道。
    “啊?什么去了?”
    萧勉先是疑惑了片刻,等反应过来祁文府的意思后,顿时瞪大了眼,“你是说小嫂子去了荆南了?什么时候?她没跟你同路?”
    年轻男人满是不赞同的絮絮叨叨,
    “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京城到荆南山高路远的,路上指不定会遇到些什么事情,你怎么能叫人家一个小姑娘单独上路呢,这要是出点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再说想护着她的人可多的是,你要错过了回头可别哭……”
    “闭上你的乌鸦嘴!”
    祁文府面无表情,“苏阮刚才上了船。”
    “上了船,怎么可能,我一直都在这里瞧着,哪来的姑娘上来,刚才就你和那个小家伙……”
    萧勉说着说着,在祁文府幽黑的脸色下噤声,随即满脸惊愕,
    “你该不会告诉我,刚才那小子就是苏阮?”
    祁文府瞪他一眼,懒得跟他多说,转身就朝着船舱那边走了过去。
    萧勉见状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一脸的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刚才那个瞧着芝兰玉树的少年郎,居然是个女的?!
    祁文府带着萧勉进了船舱时,苏阮正好奇看着船舱里刻的那些壁画。
    瞧着是极好的工序雕刻而成,虽是浮雕却如同活物,旁边还养着两盆还没结苞的水莲,苏阮虽然鲜少坐船,可也瞧得出来这船价值不菲。
    这个萧勉应当不是什么寻常人。
    上一世她在祁家的时候,就知道祁文府交友甚广,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认识,只是这个萧勉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听到脚步声,苏阮移开目光:“四哥,萧公子。”
    萧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苏阮,见她言行举止落落大方,脸上笑容带着少年人的肆意,没有半点女儿家的姿态。
    再加上她身形纤弱,骨架又小,穿着略微宽大一些的男子衣衫,女子体态不甚明显。
    怎么看怎么都只像是个出身富贵,跟着家中兄长外出游玩的少年公子哥。
    “萧公子怎么了?”
    苏阮察觉到萧勉的打量,有些疑惑。
    萧勉试探着叫了声:“苏阮?”
    “嗯?”
    苏阮跟着祁文府乘坐萧家的船,这一路上少说半个月时间,再加上萧勉和祁文府的关系,她也没想着在萧勉面前隐瞒身份。
    萧勉三观崩裂:“你真是苏阮?”
    “如假包换。”
    “那你怎么穿成这样?”
    “这样怎么了,不好吗?”
    苏阮神情诧异,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扮,她走时还照了镜子觉得挺好的,连祖母他们都没觉得不对。
    见萧勉一副遭了打击的模样,苏阮想了想有些明白他为什么这表情,便随即解释道:
    “萧公子是在问我为何穿男装吗?”
    “四哥是奉了皇命去荆南查案,京里不少人都盯着。”
    “我和四哥同路,若是女子身份多少会有不便,也太过惹人目光,不容易隐秘行事,所以才做了男装打扮,跟四哥兄弟相称。”
    “萧公子觉得有问题?”
    萧勉张张嘴想说什么,被祁文府一个眼刀子扫过,瞬间咽了回去:“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只是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有人女扮男装这般像的。”
    “要不是子嵘跟我说你的身份,我实在难以相信,你居然是个姑娘家。”
    苏阮被他夸赞,扬唇轻笑道:“萧公子过誉了,不过是图着方便胡乱穿穿罢了,哪有你说的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