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33章 生路
    何芳娘刚开始一点儿都不理会,哪怕吓得发抖也不肯开口。
    可是听到后来,当听到祁文府和苏阮的名字时,她猛的抬头颤声道:“你说什么,祁大人和苏小姐来了?”
    “是,他们来了。”
    萧勉说道,“之前你们有人出事时,他们就已经启程离京,后来半路上知晓你们和官府的人起了冲突后,更是快马加鞭,半点不敢停歇的就赶来了荆南。”
    “我知晓你进过京,也曾经和苏阮一起告过御状,跪于宫门之前,你亲身经历过那一切,就应该知晓祁大人和苏阮的性情。”
    “你们擅闯府衙,伤害朝廷命官,这事情不论放在何处都是诛杀之罪,可为着保全你们,祁大人担着风险劝服绉隆安不将你们定罪,甚至将此事瞒着京中。”
    “他们已经竭力在替你们周全,为你们留一条生路。”
    “你们难道真想把自己的路堵死了,打死不回头吗?”
    何芳娘肩膀微抖,脸上满是犹豫之色。
    萧勉说道:“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如今的男人,还有你的孩子想想。”
    何芳娘看了眼被赵老六打的脸都肿了的郭二狗,再看看怀里抱着的孩子,半晌才道:“祁大人和苏小姐真的来了,你没骗我?”
    萧勉说道:“真的。”
    “那我要见他们。”
    见萧勉皱眉,何芳娘低声道,“我信不过你们,也信不过官府的人,我只信祁大人和苏小姐。要是见不到他们,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郭二狗站在一旁,怕萧勉为难何芳娘,将人挡在身后一些开口说道:
    “我听芳娘说过她入京的事情,祁大人为民伸冤是个好官儿,苏小姐她爹又誓死守住了荆州城,护住了这么多老百姓,她也是好人。”
    “我实话跟你们说吧,那些人是我送出去藏着的,也只有我知道他们在哪儿,要是见不到祁大人和苏小姐,我和芳娘什么都不会说的。”
    “官府的人都不是好人。”
    “郭二狗!”赵老六见他这会儿居然还骂官府,破口想要骂他。
    萧勉却是伸手拦着他,看向对面两人:“只要见了他们,你们就肯说?”
    何芳娘点点头:“是。”
    萧勉说道:“那行,他们现在就在驿馆中,我带你们去见他们。”
    郭二狗和何芳娘见萧勉答应了他们,都是忍不住松了口气,几人拾掇了一下转身走时,见何芳娘抱着孩子手臂发抖。
    郭二狗伸手将孩子抱了过去,低声道:“我抱着虎子。”
    ……
    萧勉本就是个急性子的人,而且也怕夜长梦多,带着人火速就回了驿馆,不过他也担心有什么疏漏,或者赵老六那边也知情,所以这边也留了几个人“看着”赵老六,跟他一起“安抚”周围被吵醒的那些人。
    半道上萧勉遇到了赶来的莫家大哥,两人一起带着人回了驿馆。
    祁文府和苏阮从王婆子那知道线索之后,就担心着萧勉他们会不会落空,一直等着消息没有休息,等听到金宝说萧勉他们将人带回来了,连忙就起身去了前厅。
    “真找到人了?”祁文府问道。
    金宝嗯了声:“我瞧的清楚,就跟着萧公子后面呢,一男一女,还抱着个孩子。”
    祁文府脸色微松,旁边苏阮也有些高兴。
    等他们出去后,见着那边站在萧勉他们身旁的人时,祁文府和苏阮几乎一眼就将人认了出来。
    祁文府亲自来过荆南,自然是见过何芳娘的。
    而苏阮之前在京城时案子查清楚后,她也是去见过荆南这些人的。
    当时何芳娘就站在薛嫂子旁边,后来吃饭时,她还又哭又笑的说着一些谢她的话,满目感激模样。
    她还记得,薛嫂子好像叫她“芳娘”。
    苏阮开口:“你是芳娘?”
    何芳娘没想到苏阮还记得她,神情微怔了下,下一瞬就有些拘谨的说道:“苏小姐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苏阮说道,“你们去过京城的人虽然我不是人人都认得清楚,可是我记得你和薛嫂子的关系不错,当时还跟我说过话。”
    她看着何芳娘身旁站着的高壮汉子,想着他应该就是王婆子口中那个跟何芳娘相好的人,而他怀里抱着的那个怯生生的孩子,想必就是何芳娘的儿子了。
    苏阮开口道:“他是你儿子吗?叫什么?”
    何芳娘声音微低:“叫虎子。”
    她转头拍了拍那孩子说道,“虎子,叫苏小姐。”
    虎子之前被萧勉他们吓怕了,此时躲在郭二狗怀中,瞧着对面跟仙女似的苏阮朝他笑时,他一边朝着郭二狗怀里钻,一边却又忍不住的怯生生的瞧着她。
    苏阮露出两个梨涡:“你叫虎子吗?”
    虎子扭头:“你是坏蛋。”
    苏阮愣了下,旁边何芳娘连忙拍了他一下,“你胡说什么,这是苏小姐!”
    虎子埋头直接哭起来。
    何芳娘还想打她,被苏阮拦住。
    “好了,别吓着他。”
    苏阮劝住了何芳娘后,这才转到了另外一边,对着虎子笑了笑道,“你别怕,我和坏蛋不是一起的,我叫苏阮,我爹爹和你爹爹是好朋友,他们以前还一起守城来着。”
    虎子闻言不肯看她,反将脑袋埋在郭二狗肩头。
    何芳娘像是怕苏阮生气,连忙开口说道:“苏小姐别生气,这孩子就是被吓着了,他平日里不这样的,我回头一定好好教训他……”
    苏阮瞧着虎子伸手紧紧抱着郭二狗的脖子,整个人都蜷缩成了一团,就知道这孩子刚才怕是受了惊,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摇摇头道,
    “不怪他,是我们来晚了,叫你们受了委屈。”
    何芳娘闻言脸上有些绷不住,似是想起这段时间的事情,眼圈有些泛红。
    苏阮柔声说道,“芳娘,之前荆南的事情我和祁大人都听说了,让你们受惊了。”
    “我们原本已经书信了官府这边,让绉大人先行将你们保护起来,等着我们过来的,可没想到会被人钻了空子,闹出这般乱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