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48章 孪生兄弟
    祁文府回过了莫岭澜后,就转头看向司马岺继续道,
    “司马大人,这个陈汉是以前知州府的司户,那这剩下的几个人,你可认得?”
    司马岺伸手接过祁文府手中的布条,仔细看了一眼上面的那些名字后,就摇摇头道:“不认识,除了这个陈汉,这些其他人都瞧着挺眼生的。”
    “不过如果陈汉真是知州府以前的那个司户,说不定这些人也是知州府的老人,祁大人不妨回去问问绉大人,府衙那边的事情,他比我清楚。”
    祁文府闻言皱了皱眉,却也知道这事儿恐怕只能等着回去再问了。
    他将布条拿回来后好生折了收起来,打算回了荆州城后再去问绉隆安。
    “四爷,那些死士怎么处理?”寒山问道。
    祁文府开口,“将人先押送回城里,暂时羁押在府衙大牢,命人看管起来。”
    “让绉隆安发布榜文,将他们谋害之前那些人的事情解释清楚,余下的等回京城的时候,将他们一并押送回京,交给刑部的人处置。”
    “是。”
    寒山得了吩咐后,就让人将那十三人捆了起来,卸了下巴,挑了脚筋,押到一旁等着待会儿押送回城。
    而这边,原本那边林子里一直传来的惨叫声越来越弱,寒山刚带着人将那些死士弄走,谢家那两个护卫就提着如同一滩烂泥,奄奄一息的郭二狗回来。
    “六小姐。”
    “怎么样?”苏阮看着他们,“他可招了?”
    那两个谢家护卫中身形略高的那人咧嘴一笑,脸上还沾着些血,“六小姐说了只要他开口,什么手段都成,既然落在我们兄弟手上,再硬的骨头都能给他弄软了。”
    他将人扔在地上,说道,
    “这人真名叫郭彪,荆南人,他还有个弟弟叫郭成,也就是赵老六嘴里的那个郭二狗。”
    “郭彪和郭成是孪生兄弟,长相十分相似,两人年幼时爹娘就死了,相依为命长大。”
    “郭彪运气好,跟着人学了些拳脚功夫,帮着人看门护院,而郭成则是好吃懒做,成日在街头混着,后来跟了赵老六。”
    “荆南天灾时,郭彪为了活命随大流逃出了荆南,后来被人收留,大概半年多前回来找郭成的时候,却碰上郭成欠了赌债被人打死。”
    “他那时候遇到了何芳娘,动了心就留了下来,借口生病养了小半个月,再出现的时候就顶着郭成的名,继续跟着赵老六留在荆南这边。”
    谢家那护卫把他们问出来的东西告诉苏阮之后,苏阮却是一针见血道,
    “既然是兄弟,何须冒名顶替,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名字留在荆南,而是要顶了你弟弟的身份?”
    “还有,萧大哥说赵老六说过,你跟何芳娘一年多年就认识了,当时还纠缠了她很久,也就是说,那时候留在荆南的是你弟弟,是他先看上了何芳娘,而你喜欢上了你弟弟喜欢的女人?”
    郭彪垂着头,像是被卸了骨头,整个人瘫在地上,断断续续:“郭……郭成纠缠芳娘……只是图快活,芳娘不喜欢他,后来芳娘把我当成了郭成。”
    “我当时没想冒充他,只是后来又出了些事情,我就顶着他的身份留下来了。”
    祁文府看着他:“出了什么事?”
    郭彪迟疑。
    谢家那个护卫开口道:“还想受刑?”
    郭彪浑身一抖,连忙说道:“就,就是怕被人查到我身份……”见几人都看着他,郭彪低声道,“我离开荆南之后,当了山匪,截道过几次,手里也沾了人命。”
    “我弟弟的身份清白,虽然吃喝嫖赌,却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我跟他还长得一样,芳娘跟他那些狐朋狗友都把我认成了我弟弟。”
    “我想着能有个清白身份,往后不用再怕被人抓住,所以就留了下来,后来,后来我喜欢上芳娘,就生了在荆南安家的心思……”
    祁文府听着郭彪说着他自己的事情,说着他是怎么替代了他意外死掉的弟弟,顶了他的身份留在了荆州城里,混进了赵老六手下,然后借着要跟何芳娘好好过日子,顺理成章的改变了性情。
    因为兄弟两人长得像,再加上郭彪趁着被人追债打伤,处理的郭成的后事之后,在家“修养”了一个月,打听清楚了他弟弟这两年的事情。
    等他再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怀疑,原本的郭二狗换了一个人。
    所有人都只以为,郭成有了心仪之人,想要跟何芳娘好好过日子,所以才变得稳重下来,谁能想到原来的郭二狗早就死了,如今这个不过是他的孪生兄弟。
    祁文府听完郭彪的话后,也没说信不信,只是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掺合到这次的事情里,还有,被你们带走的剩下的那些人呢?”
    郭彪声音虚弱:“我,我就是想和芳娘成婚,收了人银子,没想到他们出尔反尔给虎子下了毒,我没办法,才跟着芳娘一起骗你们的。”
    “收买你的人是谁?”
    “陶秀才……”
    “又是那个陶秀才!”萧勉忍不住骂道,“这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阴魂不散的,哪儿都有他!”
    之前鼓动荆南的那些人闯进府衙闹事的人是他,收买王婆子下毒的是他,让何芳娘和郭彪引他们来这里,设局想要伏击他们的还是他!
    这人到底跟祁文府他们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非得弄死了祁文府和苏阮不可?
    祁文府目光微沉,对着郭彪问道:“其他人在哪里?”
    郭彪说道:“就关在南河上的一处船舱里,从这里入水后一直朝西走,很快就能找到。”
    祁文府神色微动:“要入水?”
    郭彪点点头:“那船上都是他们的人,四周也都没有别的路,只能走水路过去,而且船上关着的人也都被下了药,根本没办法离开。”
    萧勉皱了皱眉:“这么说,只能让人过去营救了。”
    莫岭澜看了眼疼的发抖的郭彪,抬头对着祁文府:“子嵘,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