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71章 上了贼船(二)
    见绉隆安被他的话说的脸色变化不断,莫岭澜沉声道,
    “绉大人,外间传言看似桩桩件件都是关于苏宣民和谢侯爷,可实则却是直指皇室不仁,陛下昏庸暴虐。”
    “我担心……若继续这般下去,太子又出了什么事的话,会有人趁机起兵造反。”
    薄家所赚得的那数百万银两,甚至还有那些从兵部挪用之物,以及这些年源源不断送去的军需,足以打造出来一支十数万人的军队。
    一旦那幕后之人趁机起兵,京中再有人策应,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绉隆安原本并不知晓京中事情,更不知道当初薄家之事内情居然这般复杂。
    他听着莫岭澜说着其中利害,只觉得心跳如雷,更有一种莫岭澜告诉他的这些简直就是将他朝着深坑里拉的感觉。
    绉隆安垂着眼开口说道:“莫大人是不是说的太过严重了,薄家和二皇子的事情早有定论,这一次恐怕也只是有人想要借机谋害太子,哪能那么容易起兵……”
    “你是不是觉得,你远在荆南,就算京中变天也与你无关?”
    莫岭澜一眼就看穿了绉隆安逃避的心思,直接将其戳穿之后。
    看着绉隆安脸上的不自在,不由冷笑了声,
    “别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就说他们为何会选在荆南动手,甚至先乱了荆州城,你难道心里想不明白?”
    “你信不信你今日存着侥幸之心袖手旁观,他日京中一旦生变,为使陛下昏庸之名更胜,南地各城军队无法勤王,他们甚至会不惜联手南魏再次攻打荆南,借以牵制南地兵力。”
    “司马岺已死,荆州如今连个驻军守将都没有。”
    “难道绉大人也要学着苏大人一样,等到南魏兵临城下之时,以文官之躯血肉之体持刀亲上城墙,血战南魏,护住这一城百姓平安吗?”
    绉隆安脸色一变:“莫大人,你未免太过危言耸听了,和南魏联手无疑与虎谋皮,就算真有人想要造反,也不至于做到这般地步……”
    “笑话!”
    莫岭澜对着他的话嗤笑出声,“都已经起兵造反,为夺皇权不惜闹的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你还想着他们能会不会有底线甚至顾全百姓死活?”
    “他们不过是想取了祁文府和苏阮性命,就能在码头上埋了火药,毫不理会那码头之上有多少无辜之人,你,司马岺,还有那些葬身其中的官兵和荆南百姓。”
    “他们炸毁码头的时候可曾顾及?”
    莫岭澜抬头看着绉隆安,眼里满是冷厉之色,
    “你也说了是与虎谋皮,皇权之下万事皆可舍,引狼驱虎之计你难道没有听说过?”
    “只要能牵制住南地兵力,让他们顺利夺了皇权,别说是这一城百姓,就算是将荆州甚至整个荆南都送给了南魏又能如何,他日新帝若有雄心壮志大可领兵再夺回来,就算无能,这荆南失于你绉隆安之手,史书留名的也只会是你和陛下,又与新帝何干?”
    “绉大人,你太小看野心贪欲之下的人性了。”
    绉隆安听着莫岭澜的话,想要说他危言耸听,想要说他夸大其词,想说他不过是为着猜测便将所有事情朝着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方向去想。
    可是莫岭澜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魔咒一样在他耳边不断回想,甚至朝着他脑袋里钻,就算他想要不听不信都拦不住。
    他想起码头上的那一场爆炸,想起死在里面的那数百人,想起外间的谣言,还有这几日在水里挣扎想要活命的绝望。
    那到了嘴边的反驳之语就一句都说不出来。
    莫岭澜见他神色难堪,脸上厉容收敛了些,缓缓说道:“退一万步讲,绉大人,你可有想过,一旦战事四起会死多少人?又有多少人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皇权更迭没那么容易,那是用着无数人的尸骨堆积起来的。”
    “那些人曾经无视你的生死,险些将你也变成了那尸山血海里的一人,你难道就半点不恨?”
    “还是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用尽心力好不容易才恢复繁荣的荆南,再次陷入当初尸横遍野死伤无数的绝境?”
    “将来百年之后,人人提起你绉隆安时,都会说上一句,看,他就是那个丢了大陈国门,将大陈属地整个荆南拱手让给南魏的亡国之臣?”
    “够了!”
    绉隆安被莫岭澜的话说的紧紧抓着掌心。
    恨吗?
    他当然恨!
    绉隆安前半辈子虽然未曾大富大贵,可却一路顺逐,而他这一辈子遇到过最难的事情,就是莫名其妙的被送来了荆南,当了这荆南知州。
    他花费了多少心力,提着脑袋与人走私,甚至干了些不该干的事情才将这荆南盘活了过来,恢复了以前七、八成繁荣,可他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享受享受这知州带来的荣耀,麻烦就接踵而来。
    那些人想要起事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荆南?
    还险些炸死了他。
    想起死在码头的司马岺,还有那些官兵和无辜之人,还有莫岭澜所说的这些话。
    绉隆安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紧抿着唇抬头对着莫岭澜道:
    “我能做什么?”
    ……
    莫岭澜与绉隆安说了许久的话,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都说了什么。
    只是当萧勉那边伤口清理好后,下面的人来传话时,就见到绉隆安脸色僵青僵青的,望着莫岭澜时,跟看疯子的一样。
    绉隆安是真觉得莫岭澜疯了。
    他一直都以为像是莫岭澜和祁文府之流,都是名门贵胄出身,是根正苗红正直无双的正经人。
    可谁知道这厮居然这般邪性。
    想着莫岭澜刚才跟他说过的那些话,绉隆安就只觉得背脊生凉,磨着牙说了句:“你这是想要我去死,要是被人发现了,我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莫岭澜与绉隆安说开后,倒是恢复了几分往日在京中时的肆意,他闻言微侧着头冲着绉隆安说道:
    “怕什么,你又不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