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77章 取舍
    “你既想利用我们帮你对付宇文峥等人,却又放不下心中仇恨。”
    “可是越骞,无论什么事情总有取舍。”
    祁文府微仰着头对着门前的方向,
    “要么,你直接杀了我和苏阮泄愤,然后看着你那旧主兵临京城,夺得皇权,而你从此往后只能如同老鼠一样,存在于阴暗之地苟且而活。”
    “要么,你帮我们。”
    祁文府沉声说道,“只要你能与我们一起解了这次京中之围,我给你机会让你亲手杀了沈凤年和你的旧主,替你父亲报仇,而且事后也保证绝不会有人追究你过去往事。”
    “至于将来,你若想继续为将,我替你改名换姓,让你留在朝堂。”
    “你若想逍遥山水,我给你金银让你一世富贵,不受过去所累,而这世上从此往后也再无越骞此人。”
    没了越骞,也就没有人再记得他所做之事。
    虽然不能再顶着原来的姓名,可他不必躲躲藏藏,不必像现在这样不敢在外界露面,过的犹如阴沟里的老鼠一般见不得太阳。
    越骞脸上神色变化不断,他哪怕心中依旧对祁文府有怨恨,可祁文府的话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
    当日桃源坡后山爆炸之后,他侥幸从中逃脱,却也被炸毁了一身肌肤和半张脸。
    朝廷一直在四处搜捕他,而沈凤年等人也派人暗中寻他。
    他刚开始时还曾经想过去寻旧主,可后来险些死在那些人手上,才知晓那山中火药并非是祁文府他们所埋,而是他那主子想要他门父子性命。
    从那以后他就一直四处躲藏,过的人不人鬼不鬼。
    越骞从未有寻死的想法,就算报了仇后他也还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去,一旦宇文峥他们真的夺了皇权,他们绝对容不下他这个“叛徒”。
    可若祁文府翻身,保住现今皇室……
    越骞紧抿着嘴唇许久,才回头对着祁文府道:“我凭什么信你?”
    祁文府扬唇:“你只能信我。”
    “信我,至少还有希望,可若不信,就什么都没有了。”
    苏阮坐在枯草上看着越骞,就着火堆上的光芒,能很清楚的看到他掩盖在那赤色蒙盖之下脸上的挣扎,她开口说道,“你最好尽快抉择,否则等到宇文峥的大军打到京城,而沈凤年又在京中与他里应外合。”
    “京中城门一开,陛下身死,而他以先帝皇孙的身份登上皇位之后,到时就算是我和祁文府也回天乏术。”
    越骞听到苏阮的话,脸上挣扎了片刻后才说道:“可如今他们大军攻城,京中根本没有抵抗之力,禁军统领曹雄十之八九也被沈凤年收买,你们现在这样子……”
    “一个瞎,一个瘸,能做什么?”
    祁文府闻言就知道越骞是答应帮他们了,他心中微松,动了动后背道:“只要你愿意,我自然有办法。”
    越骞见状想起和祁文府交好的萧勉,莫名道:“你该不会想要寻盐帮和萧家那头帮忙?”
    朝廷束手,借江湖之力的确是一条出路。
    可祁文府却摇摇头:“不是,萧家那边出了问题,盐帮也未必干净,萧勉这次都险些与我们一起死在了码头上,寻他们犹如自投罗网。”
    越骞之前已经与他说过,萧勉和绉隆安都被救了回去,只司马岺和其他人死在了码头上,谢家那几个护卫也死了过半,留下的那几人虽然还在荆州,可身边恐怕也时时有人盯着。
    祁文府本就聪明,若说一早还没察觉到是萧家出了问题,可这几日他和苏阮被关在这茅屋之中,几乎不见天日的黑暗足以让他想清楚很多事情。
    他没怀疑过萧勉,那场爆炸若真是萧勉所为,那他又怎会与他们一起险些葬身码头,可萧家那头一定是出了问题,他们一旦回去荆州,不管是找上萧勉还是其他人,都等于是自投罗网。
    而且他和苏阮若是绕道荆南,这其中耽误的时间,恐怕叛军早就攻到了京城。
    如果宇文峥他们拿下京城,他们再做多少都是枉然。
    越骞是知道萧家有问题的,可没想到祁文府也猜了出来,他突然就对于祁文府他们多了些信心,重新走回了火堆边,然后从怀中取出几瓶伤药来扔到了苏阮怀中。
    “红的是吃的,白的是敷的,能止疼疗伤。”
    “另外那盒是治眼睛的,我问过大夫,你这种情况许是掉进南河的时候撞伤了脑袋积了血,用药只能先清淤血,可能不能复明就只能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苏阮闻言有些惊喜,连忙将药收了起来,然后打开红色瓶子取了一些,自己咽下去后感觉无事,这才又喂给了祁文府。
    越骞见她手上利落的样子,忍不住道:“你就不怕我下毒?”
    “所以我先试了。”
    苏阮将红色瓶子塞回了怀中,这才又取了白瓶出来,掀开祁文府的衣袖朝着他手臂上敷药,一边低声道:“这不没死。”
    越骞嘴角微抽了下,哪怕以前觉得自己是个狠人,可这一可也觉得差了眼前这两人一大截。
    一个敢吃,一个敢喂。
    论虎还真没人比得过他们!
    越骞索性坐在了火堆边上,瞧着苏阮苍白着脸没去管自己的腿,反而利索的替祁文府上药,忍不住说道:“那你们准备怎么对付宇文峥他们,总不会让我带着你们单枪匹马杀回京城吧?”
    “当然不是。”
    祁文府又不傻,眼下京中情形,他和苏阮两个半残废,就算加上一个能打的越骞,回了京城那也是去送死。
    况且谢家已倒,他身边恐怕也出了问题。
    就这么回去,他们仨个都得交代在里面。
    祁文府说道,“暂时不回京城,你先带着我们去安昌。”
    “安昌?”越骞疑惑。
    安昌离京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那地方不似京城繁华,而且最关键的,那是个庶城。
    没兵没将,没人没钱。
    越骞眉心紧拢着说道,“安昌城内只有不足五千守军,离京城距离也不算近,你若是想要去搬救兵,不是该去定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