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86章 软禁
    安阳王被明宣帝弄的心力憔悴,又要操心朝中和京中的事情,鬓边白发陡声,短短时间就像是老了十岁,而安阳王妃也为着入狱的谢老夫人操碎了心。
    安阳王说道:“祁文府能不能回来,对如今京中都帮助不大,眼下最重要的是,到底让谁出城去定康调兵。”
    瑞王闻言脸色漆黑,胖乎乎的脸上满是怒意,“调个屁的兵,皇兄紧抓着虎符不放,曹雄那个龟儿子又不愿意借禁军给我用。”
    “城中城防全落在了曹家手里,城外四营也被曹家钳制,曹雄记恨当初和谢家之事,不仅对着谢家落井下石,在军中大肆排除异己,皇兄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宁肯把人给了曹雄也不肯给我。”
    “我前几天偷偷派人想要出京去定康求援,刚到城门附近就被人当了叛军拿下,唯一趁乱跑出去的那人也死在了半道上。”
    瑞王说着说着,就气不打一处来,
    “王叔,你说陛下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眼看着叛军都快打到京城了,他还不肯放谢家的人,我真是……”
    他真是恨不得锤爆明宣帝的脑袋!
    安阳王眸色沉暗:“陛下他,怕是被人软禁了。”
    瑞王一惊:“王叔是说,曹家……”
    “不只是曹家。”
    安阳王紧抿着唇低声道,“陛下已经两日未曾上朝了,外间之人求见也极为不易,哪怕见他之时每每也都有沈相在旁,几乎难以单独与陛下说话。”
    “本王之前见到陛下时,他还未曾糊涂至此,可最近几日他越发昏聩,除了日日召沈凤年入宫之外,就连本王要见他都得等他召唤才行。”
    瑞王脸色瞬变,安阳王是如今朝中宗亲里辈分最高的王爷,更是明宣帝和他的亲叔叔。
    往日安阳王若要进宫,从来都不需要通传,想见明宣帝时更可时时入宫,可如今连安阳王入宫也得照着宫规行事,而且想起这段时间南元山被贬,沈凤年以相位尽揽朝中大权。
    瑞王紧握着手:“沈凤年也投了叛军?”
    莫岭澜沉着脸:“他怕不是投了,而是从头到尾就是,若非如此,谢家之中的那些东西是从何而来的。”
    瑞王想起从谢家搜出来的那些“铁证”,还有谢青珩身上来不及扔掉的“毒药”,若非是亲近之人,又怎能那么轻易的将东西送到他们身边,甚至让谢家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满盘皆输,落得个铁证如山、罪证确凿的下场。
    “那个逆贼!!”瑞王咬牙低骂了声。
    安阳王紧紧皱眉:“眼下京中局势危险,沈凤年哪怕投奔逆贼,可明面上他什么都没做,且也未曾在朝中做过什么大逆之事,本王就算想要动他也不能。”
    “不如我禁宫去见陛下,向他求虎符?”瑞王沉声道。
    安阳王直接开口否决:“不行。”
    “你虽是皇亲,却也不能擅自入宫,如若沈凤年和曹家当真已经勾结,甚至软禁了陛下,那如今宫中上下都已经被他们握在手里。”
    “别说是你,就是本王无诏擅入禁宫,怕是也会被他们趁机落下个死罪。”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难道就坐在这里等死吗?!”
    瑞王气声道,“现在这情形已经至此,沈凤年和曹雄如果与那宇文峥是同党,甚至觊觎皇位多年。”
    “宇文峥已经起兵,甚至大军直逼京城,眼看着就要成事,沈凤年何必还隐而不发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他为什么不索性反了?”
    安阳王闻言也是不解,若沈凤年当真反了,他们倒也好处置了,大不了想办法弄死了沈凤年,或者索性舍了明宣帝逃出京城强行率兵平叛,这天下总不会所有人都反了,只要沈凤年反了,他们便有借口替明宣帝报仇,哪像是现在这般进退不得。
    沈凤年如今维持着表面君臣之谊,只守着皇城、把持朝政,与曹家一起维系京中表面太平,甚至鲜少有人知道他所做之事。
    他们若此时说他反了,甚至动手,恐怕会被他反咬一口扣上个污蔑朝臣、意图趁乱不轨的大帽子,名正言顺的拿了他们这些仅剩的皇亲。
    莫岭澜紧紧拢眉,心中各种猜测不断,许久后他才对着安阳王道:“老王爷,您与我说句实话,那宇文峥和元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阳王一顿。
    瑞王扭头:“王叔,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瞒?”
    安阳王听着瑞王愤愤的语气,许久后才低叹了声道:“本王也没想到,当年陶宜灵居然会有孩子。”
    陶宜灵便是先帝元后的闺名,是当时京中出了名的才女。
    她长相极美,琴棋书画皆是精通,聪慧绝伦且满身风华,却又不像寻常闺阁女子般默守陈规,活的如同她最爱的桃花一般明艳热烈。
    当年还是皇子的先帝遇袭落难京郊时,被外出上香的陶宜灵救下带回了城中医治。
    先帝对陶家之女一见钟情,不顾其已有婚约百般痴缠,甚至以权势相逼让与其定亲之人主动退亲,后求得圣旨强娶了陶家女。
    陶宜灵最初的厌憎先帝的,甚至从不愿予以先帝一个笑脸。
    可是先帝却是极为执念之人,也是最善手段的人。
    他知晓陶宜灵喜欢桃花,就在满府之中种满了桃树,还将他们相遇的地方也变成了桃林,他知道陶宜灵喜欢古琴,就遍天下的替她寻访名琴古谱,甚至不惜自贬身份去替她与人求琴。
    陶宜灵厌恶什么,他便从不沾染。
    而陶宜灵喜欢的,哪怕他曾经再不喜欢他也能爱屋及乌。
    先帝几乎知道陶宜灵所有的喜好,她爱吃的,爱用的,喜欢的花色,爱听的曲子,善用的熏香,甚至在后来登得皇位之后,也毫不犹豫的立了出身不高的陶宜灵为后。
    当一个男人捧着全天下到了面前,只为讨一人欢心时,真的很少有女人能够拒绝。
    陶宜灵最初的确是不喜欢先帝,可这世间有几个女子能够对着这般体贴深爱自己的夫君,半丝不动情的?
    她之前厌恶先帝,只是厌恶他霸道和以势压人,却并非是对之前那桩婚事有多在意,而后来随着时间流逝,当初的蛮横褪去之后,就只剩下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