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99章 臭小子!
    莫岭澜不是不信瑞王,可是宇文良郴……
    想起以前宇文良郴干得那些不着调的事儿,他总觉得这事不靠谱。
    瑞王过来之后就第一时间叫来了白天让去守着宇文良郴的护卫,抬脚就踹了过去,“你们是怎么做事的,连郴儿偷偷出城了都不知道?我要你们干什么?!”
    那人连忙低声道:“小王爷出城,属下是知道的。”
    “知道你不拦着?!”瑞王目眦欲裂。
    那人急声说道:“王爷息怒,是小王爷说的不许我们拦着,也不许我们告诉王爷。”
    “他说眼下京中有许多人都盯着王爷,王爷一旦出城决计瞒不了多久,怕是还没到定康就已经被人察觉。”
    “小王爷说他和王爷不同,他平日里玩闹惯了,惹是生非的本事人人都知道,就算是他干些不着调的事情,或者是几日不露面,有您替他兜着也不会有人怀疑他。”
    瑞王闻言紧抿着唇。
    “小王爷让奴才告诉王爷,您好好在京中待着,他会安全回来的,定不会让您抱不上大胖孙子。”
    瑞王听着那人的话,眼圈微红,心里一时间说不上来有什么涌动着,他半晌后才低低道,“那个臭小子,媳妇都还没娶回来,哪来的孙子。”
    他要是死在外头,他怎么办?
    臭小子!
    莫岭澜原本还担心着宇文良郴,可听到宇文良郴留给瑞王的话后,却突然觉得这个小王爷会不会也和瑞王一样,一直以来都是在扮猪吃老虎。
    否则凭着他以前瞎胡闹的性子,他哪能说出这些话来,甚至还能诓得瑞王松口,告诉他那么多事情?
    而且其实宇文良郴说的也没错,瑞王出京其实并不是太好的选择。
    他是明宣帝的亲哥哥,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这个时候他如果突然消失几天必定会惹人生疑,而且瑞王府也太过扎眼。
    可如果换成是宇文良郴,那本就是世人眼中的纨绔子弟,他胡闹肆意惯了,整个京中就没谁没被他招惹过,听说他今儿个刚在刑部打了顾敏才的儿子,险些给人毁了容。
    他这个时候突然不见,他们只需要寻个借口,说他怕被明宣帝和瑞王惩治,厌烦顾家找麻烦,到时候瑞王再跟顾家扯皮一阵,也就能将宇文良郴出京的事情遮掩过去。
    反正满京城的人都知道瑞王护犊子护的不讲道理,闹再大也不会惹人起疑。
    莫岭澜低声道:“王爷,您可曾将你知晓的那些人告诉小王爷?”
    瑞王紧抿着唇:“那兔崽子哄着我说担心我,跟我问了个遍,而且之前我与你们说话时,他其实也在里屋听着。”
    莫岭澜松了口气:“那就好,既然小王爷都知道,而且他选在这个时候出城,那他定然是心有成算不会有事的,我会想办法看能不能送信出城,让我大哥他们想办法接应小王爷。”
    “眼下最要紧的是,王爷得想办法遮掩住小王爷的行踪,别叫人发现他出了城。”
    瑞王也知道这个时候再去将宇文良郴追回来不现实,而且那兔崽子瞧着吊儿郎当,可实际上却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自己出城是不想让他冒险。
    瑞王点点头沉声道:“我知道。”
    ……
    京中无人知晓宇文良郴混出了城,而顾敏才为着顾弘被打伤的事情找上瑞王府,话里话外指责瑞王纵子行凶,宇文良郴仗势欺人,他倒是没敢借着谢家和谢嬛说事,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要平息这次是事情,让宇文良郴交出顾弘所写的那封“退婚书”。
    谁知道瑞王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只将宇文良郴藏在府里不曾露面,而顾敏才上门闹起来时,直接蛮横的将人打了出去不说,还口口声声的说。
    顾家若是有理,就去陛下那告状。
    顾敏才又气又急,他比谁都清楚眼下京中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可能把事情闹到圣前,让瑞王多了见到明宣帝的机会?
    可不闹吧。
    瑞王又跟块滚刀肉似的,压根不跟他讲理,稍微说上几句宇文良郴的不好,他就能忒不讲理的撸袖子揍人。
    顾敏才气得跳脚,而这事最后也闹到了沈凤年他们那里。
    沈凤年早就知道了天牢里发生的事情,听着曹雄询问他是否要让瑞王府安生些时,他神色温润的抬眼道:“你想怎么让他们安生?直接派兵围了瑞王府,还是将瑞王父子抓起来?”
    曹雄一噎:“可他们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事儿。”
    沈凤年眸色浅淡,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这几日求见陛下的折子一日比一日多,虽然都叫我拦了下来,或是我陪着陛下见了,可到底已经有人生疑,只是没有证据而已。”
    “你这个时候动了瑞王父子,为着顾敏才一个刑部侍郎就大动干戈,等于是送把柄到那些宗亲手上。”
    见曹雄不以为意,甚至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好像觉得就算被人知晓他们所做之事也毫不在意,沈凤年抬眼道,“别以为你握着禁军和城防就万事大吉。”
    “京中四营归于你手了吗,定康大军能被你调遣吗,还有陛下那边……你以为他现在安安稳稳的呆在皇宫里,就真的代表他束手就擒了?”
    “远的不说,历代帝王手中的血鹰军你找到踪迹了吗,还有镇国将军府,安阳王府,他们哪一个手中没有点儿底气,你虽然接管了谢家兵权,可到底新上任不久,在军中根本没有谢家那般威信。”
    “你信不信你这个时候若是打明了旗号投奔了叛军,别说你手下的那些人没几个会顺从你,指不定明儿个你就能身首异处?!”
    曹雄听着沈凤年的话后,脸色变了变。
    沈凤年轻靠在椅背上说道:“顾敏才得势猖狂,他那个儿子更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你有功夫去管顾敏才和瑞王府的事情,替顾家那小子出头,倒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让陛下将虎符交给你,还有趁着谢渊如今失势,尽快将京郊四营握在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