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510章 峰回路转
    那穗子极为普通,只是上面挂着枚有些奇怪的铜钱。
    贺泉拿着穗子,指着上面被当了装饰的铜钱说道,“这东西你从哪儿来的?”
    苏阮惊讶:“这铜钱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他叫什么?”
    “苏江。”
    “你是他什么人?”
    贺泉皱眉看着苏阮,想起她和苏江都姓苏,眉心里皱的更深。
    苏阮见贺泉这般在意铜钱,隐约猜到苏江恐怕与贺泉有什么关系,可她却没想着利用苏江的心思,只是平静道:“什么人也不是,我和他只是很久没见过的朋友。”
    “以前我父亲刚去之时,我流落街头,曾经和他一起待过一段时间。”
    “后来我们失散后,我去了京城之后就一直再也没见到过他,直到这次去了荆南才又遇见了他,他便送了我这枚铜钱,只说让我好生收着。”
    贺泉有些怀疑的看着苏阮:“只是这样?”
    见苏阮点点头,他顿时疑惑,“不该啊……”
    那个臭小子小气到死,这些年不管遇着什么麻烦,都不肯拿着他恩人的身份用掉这铜钱。
    照他的话说,好钢要用到刀刃上,他得好好想着闹一个大的,才值当这枚铜钱的价值。
    可没想到那臭小子居然把这东西给了苏阮,而如今苏阮还站在他面前。
    贺泉脸色有些泛黑,想要私下昧了这铜钱算了,可想起那臭小子的德行,却又忍了下来,只拿着那匕首道:“这是徐阿蛮给你的?”
    苏阮点点头:“我离开京城的时候,祖母送给我防身的。”
    贺泉脸色更黑了一些,半晌后说道:“苏阮,如果你能有一个愿望,你想做什么?”
    他提点了一句,
    “钱权财势,一世周全,只要你开口,你想要什么?”
    苏阮不解贺泉的话,只皱了皱眉说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尽快解了这次乱局,平复了叛军之势,然后救我在意的人出来。”
    贺泉脸色顿黑,他抓着铜钱看了苏阮许久,才沉声道:“白叔,替他们两个安排住处,你们不必走了。”
    苏阮猛的抬头,惊愕的瞪圆了眼。
    祁文府也是惊讶至极,开口道:“贺院长,您这是……”
    贺泉说道:“你们不是想要我帮你们吗,要是走了还怎么谈事情?”
    “可您刚才不是不愿意。”苏阮说道。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贺泉有些不高兴的沉着脸,见他们追问个没完,口气极差的说道,“哪儿那么多废话,你们要不要留,不留就走。”
    “留!”
    祁文府和苏阮又不傻,虽然不知道贺泉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可既然他愿意帮忙,他们自然没有离开的道理。
    谢锦月和齐荥也是高兴至极。
    贺泉将匕首扔回给了苏阮之后才说道:“你们先暂且住下,等我缓缓我再过去找你们。”
    至于缓什么,自然是找那个惯会给他惹麻烦的臭小子算账!
    苏阮说道:“那铜钱……”
    贺泉直接道:“这铜钱我收着了,算作我帮你们的代价。”
    苏阮几人都是惊愕,一枚铜钱就能让贺泉改变心意,甚至答应帮着他们平叛?
    贺泉知道他们疑惑,可是却没心思跟他们多说,只是无比强势的叫白叔领着几人先去了后院安顿,只让齐荥去了平福酒楼,接越骞过来。
    等着人都走完之后,贺泉望着空荡荡的院子,脸色跟开了染坊似的,既恼又怒的道:“还不滚出来?”
    四周没人答应。
    贺泉黑沉脸道:“小兔崽子,我知道你在这里,你要是再不出来回头让我逮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院子里风声吹的树上沙沙作响,半晌后他头顶斜上方才传来阵吊儿郎当的声音,“老家伙,你都六十好几了,怎么还这么大火气。”
    贺泉连忙回头,就见着蹲在他身后房顶上的苏江,而他身边依旧跟着憨乎乎的阿大。
    贺泉气得脑仁疼:“你以为我火气从哪儿来的,要不是你给我找事儿,我能修身养性再活个一百年。”
    “一百年那是王八成精了,我瞧着你现在就挺好。”苏江笑嘻嘻的说道。
    贺泉顿时骂了一声:“你才是小王八。”
    他三年前遇到过一次意外,叫苏江捡了便宜救了他一命。
    当时这小王八蛋贼心黑的只守着血流满地的他蹲在一旁看着,他当时失血过多脑子都迷糊了,这小王八蛋还跟他讲着救他的条件。
    最后他银子给了,吃喝给了,还赔出去这枚令钱,答应替这小王八蛋做一件事情,苏江才肯拿着几条破布替他缠了缠伤口。
    贺泉性子不好,脾气也差,可一辈子最讲的就是诚信,答应出去的事情就算是死也得做到,他这几年一直哄着这小王八蛋想要他把这令钱给用了,好还了人情。
    可这小王八蛋便宜占了一次又一次,令钱却一直没用,如今还给了苏阮。
    贺泉只觉得早知道这样,他当初还不如血流而死算了。
    苏江看着贺泉气得脸色泛黑的模样,笑嘻嘻的说道:“我又没逼着你干什么,你要是不乐意,拒绝他们就是。”
    “你当我是傻子?”
    贺泉没好气的说道,“我之前就觉得奇怪,祁文府他们几个残废是怎么走到安昌来的,还能混过城门处的守卫直接进了城,要不是你一路跟着他们哪能这么容易找过来?”
    “我要是拒绝他们,你这小王八蛋能闹腾死我。”
    苏江闻言哈哈一笑:“还是你了解我。”
    贺泉瞧着苏江皱眉:“你这些年一直不肯用这枚令钱,只拿捏着占我便宜,如今居然舍得给苏阮,你当真要用这人情换我帮他们平叛?”
    “这东西用了可就没了。”
    苏江说道:“东西给她了,自然就是她的了,她想怎么用都行。”
    贺泉微眯着眼:“你这小子从来都不吃亏,苏阮是你什么人?”
    苏江撇撇嘴:“啥也不是。”
    他拍拍屁股站起来,对着贺泉说道,“你就看在我当年救了你的份上,多照顾点俏丫头,至于另外那个小白脸,你随便应付下就行了。”
    “如今他们在你这里也安全了,我先走了。”
    贺泉叫住他:“这就走?”
    “不然呢?”
    苏江挑挑眉说道,“那俏丫头原本是我瞧上的小媳妇,可如今她都成了瘸子了,还背着我找了小白脸了,总不能还要我守着她。”
    他朝着贺泉挥挥手,就领着憨乎乎的阿大转身就走,等快要下房顶时又突然停了下来,朝着贺泉说道,“对了老家伙,我以后不叫苏江了。”
    贺泉疑惑:“那叫什么?”
    “江霸天!怎么样,是不是威武霸气?”
    贺泉:“……”
    他满脸漆黑,威武霸气没听出来,脑子被水泡过还是看得出来的。
    贺泉满是嫌弃的对着苏江说道,“赶紧滚蛋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