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修真小说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六十四章 绑票生意的竞争对手
    鸣护艾丽莎发觉自己被丢到了一个本不在此地的狭窄空间,刚才帮忙收拾行李的那孩子紧跟着便如同拿着轻便朔料袋地抓起沉重的行李箱跟着跳了上来。
    她慌乱之中,好不容易整理好思绪,才想明白,她刚才好像被那孩子推上了一辆驶过的汽车了,因为过程实在太行云流水,甚至没有引起很多路人的注意。
    就算注意到了又怎么样,这辆车没有车牌,同时释放干扰仪器,附近的手机和监控探头暂时全部停摆。
    “我……我被绑架了?给拐卖了?!救命!”她想要如此大呼,可是马上嘴就被一团东西塞住了,身体也动不了了,只能在心里想想。
    “啊哈哈,结果就是如此轻松呢。”芙兰达一边给艾丽莎五花大绑,一边得意地说。
    克劳恩皮丝的幻影无语地趴在旁边的座位上,说道:“你们是暗部还是职业人贩子啊?拐卖绑架都这么熟练的吗?”
    【当然,所谓保护呢,就是彻底保护目标的生命安全,比起做护卫,当然是绑走找个安全的地方关起来最安全啊。】
    芙兰达在她和克劳恩皮丝的私人频道中得意洋洋的样子。虽然克劳恩皮丝很强,但芙兰达也有能比这妖精擅长的领域不是吗?
    “不需要帮你开个挂?”克劳恩皮丝问。
    “不用不用。”对芙兰达来说,能开挂并不是一件舒坦的事情,因为开挂的不是她自己。就像一个穿越者灵魂带着外挂占据了某个路人甲成为故事主角,可路人甲被顶替的灵魂会因此感谢穿越者吗?不会吧。
    但芙兰达还是非常珍惜自己生命的,一旦遇到自己应付不了的事态还是非常乐意精神上下跪磕头求克劳恩皮丝给她开挂的。
    只不过,现在能在敌人发现前转移到秘密的安全据点就是胜利。
    ……………………………………………………
    星轨之门公司——
    “是吗,鸣护艾丽莎被绑走了。”星轨之门公司的社长雷蒂丽·达古露萝德听了迟了一步的部下报告,并不感到意外。
    鸣护艾丽莎可不是一般人,是在奇迹中诞生的少女。在艾丽莎出生的三年前,雷蒂丽为了摆脱不老不死的诅咒,追求死亡,策划实施了自己乘坐的空天客机从宇宙坠落的“事故”,成功又失败了,失败的是她没有死,近百乘客一个都没死,因为那一刻机长的女儿莎特奥拉·塞克温茨雅灵魂分出了艾丽莎,诞生了奇迹,祭品只有机长一人。
    虽然没能摆脱诅咒,但艾丽莎的诞生对雷蒂丽也是个好消息,艾丽莎的能力不能制造死亡,但这能在任何可怕的事件中创造零伤亡奇迹的力量,等同圣人级的力量,作为她发动解除诅咒的大魔法的媒介,非常不错。
    而这奇迹的力量,不论科学侧还是魔法侧,都不会放着不管,事实上她开始着手准备以艾丽莎为核心的大魔法的时候,就接连被杀了两次,第一次直接成了灰烬,第二次连灵魂连带身体都被分成了几块丢到了不同地方封印起来。
    但这不老不死的诅咒竟如此的强,在第二次那种状态下她居然还能维持意识行使魔法,结果便爬回来。如果可以的话,她倒是希望自己那样死掉算了,可既然还能维持意识,哪怕神经粉碎太厉害连痛都感受不到,可四分五裂还是太难受了,必须回来继续准备大魔法。
    雷蒂丽来到办公桌前,准备拿起电话通知签订契约暂时隶属她的暗部组织,突然,门碎了!
    她的战斗人偶直接砸在了办公桌下,变成了碎块。办公桌翻倒到一边,电话掉在地上不知是否还能用。手机倒是有,可看起来对方不会给她机会。
    “阿拉,真是乐此不疲啊。继狙击手和装成科学家的魔法师后,是谁啊?”雷蒂丽露出嘲讽的笑容,望着门外走进来的人,“还真会挑时候。”
    “来早了杀你一次,怕你这时候又复活碍事了,哈哈哈哈哈,不过我对杀你倒还有些自信。”安琪笑道。
    “又一个自称能杀我的人吗?我记得这是第三百二十八次了。”
    “啪~”的一下,安琪一步上前握住了毫不抵抗的雷蒂丽的脑袋,捏出红白相融液体的同时,发动轮回眼能力【人间道】。
    “啧!哈,灵魂居然拉不出来,还有这种事?”安琪龇牙咧嘴。
    “呵呵,呵呵呵,要是觉得直击灵魂就能杀死我,那我早就死了。能直接攻击灵魂的咒术师吗,我记得是第八次了吧。”
    “感觉吸血鬼之流的不死性和你比起来弱爆了。没办法。既然你化成灰都不死,我就算把学园都市炸了也没用吧。”安琪放开雷蒂丽,双手结印,“【尸鬼封尽·魄刃】。”
    死神的虚影出现在安琪身后。【尸鬼封尽】是漩涡一族以自身灵魂为代价封印其他灵魂与查克拉的封印术,但具现的所谓死神却呈现出大筒木的体貌特征,系出同源。白嫖了一些六道传承的安琪便以此弄出了【尸鬼封尽·魄刃】。
    死神虚影没向安琪索取灵魂作为施术代价,而是将手中的短刀递给了安琪。
    安琪一刀剁了雷蒂丽的双手,一刀刺进她的脑袋,又接连在她身上捅了七刀。
    “这,火辣辣的感觉,是——”雷蒂丽蜷缩在地上抽搐。
    “看来真的无法对你的灵魂做什么,但看来被这么做了,还是会痛苦不堪啊,换做常人哪怕只受了一刀,就该灵魂破损,浑身连同未伤的部位都开始坏死直到完全死亡了。哈哈哈哈,你的不老不死和我不同,只是在增加自己痛苦的时间呢。”安琪嘲笑起来。
    “你,你也是,不老不死?”雷蒂丽抽搐挣扎地问。
    “或许不算也说不定,按照你们这类人的说法,我应该是死后用死灵术操纵的死者吧,死者还会再死吗?接下来——怎么处理呢?拖住就行了吗?”不擅长这种好像得细腻操作的安琪犯难了。
    虽然她经常乱来,可给弄得束手无策该怎么办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