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玄幻小说 > 你们别吹了我已经无敌了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偶遇左宗裳
    林中再无所得,姜雨尘寻思片刻后遁了出去。
    三片地域只剩下大河与平原需要探索。
    出了林子,二选一使他略显踌躇。
    无论是水行还是幻阵,都不是姜雨尘所擅长的方向。
    纵然是剑心通明,也不敢说自己在幻阵中就会安然无恙。
    同理,化神期的修为境界,在水中也难以完全施展开来。
    这是完全不同于陆地和天空的一处所在。
    水族之所以强横,不就是因为得天独厚的地利优势?
    真个上得岸来,水族并不为人族修士所忌惮。
    “还是先入水中,再去幻阵闯一闯吧!”
    思忖良久,姜雨尘心中作出了决定。
    无论如何,在水中他的优势也要比在幻阵中更为明显。
    冒然进入幻阵,假如一无所获将会大大地浪费时间。
    所谓幻由心生,姜雨尘并不确定眼前的幻阵威力几何。
    真要遇到十分棘手的幻阵,以他目前的心境造诣,未必就可以全身而退。
    神识被压制之后,他新生成的元神也减少了几分作用。
    如此一来,选择的天秤无形中偏向了水中。
    虽说这些年来,姜雨尘并未修习新的法术。
    可金丹期之前学过的术法,他也未曾忘掉。
    先是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避水术,而后再将自己的护身法力提至极限。
    做好了诸般准备工作,姜雨尘便向着大河的方向疾驰而去。
    说起来也是可惜,他向来没有使用法宝的习惯。
    筑基期的家当不是已经变卖,就是后来放入了宗门宝库之中。
    金丹期后,姜雨尘只凭着自己的一身剑道境界足矣,更不会去费心思搞什么法宝作护身之用。
    等到金刀门事件结束,他业已进阶到元婴初期。
    金刀门赔付的东西,就更是看之不上。
    联合宗门大比至今,姜雨尘一路高歌猛进突破化神期,对于法宝的需求越来越低。
    上好的法宝都是别家宗门的传承之物,他也没有心思去巧取豪夺。
    灵宝这种东西压根儿不会在市面上出现,他渐渐地也就对这些玩意不太看重。
    毕竟,平时的战斗之中,姜雨尘的剑意都不行的话,护身法宝更是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
    可事到如今,在探索秘境的过程中,他又发现这些小玩意的作用不能忽视。
    太一宗的体系不健全,众人的眼界也都十分局限,造成了眼下这种尴尬的局面。
    但凡他随身带一些适合探险的小玩意,目前的境况也会好上许多。
    姜雨尘决定牢记此次教训,回宗后进行相关的经验总结。
    身为一宗之首,他通过自身总结出的任何经验教训,都足以对门人弟子做出警示。
    也可以极大减少门人弟子日后出行之时所遇到的困难。
    不同于姜雨尘化神期的修为可以自给自足,门人弟子在出行之时备上几瓶灵丹,都足以减少大量的日常消耗。
    有了这种认识,心中自然也会有所警醒。
    宗门的建设,绝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各种复杂的情况和局面如何应对,都是需要大量积淀的。
    此刻,姜雨尘已经想好了如何讨要玉鼎阁的这份人情。
    借助对方数千年的宗门积累,无疑是最快的办法之一。
    他深知基础的重要性,不遗余力的补上各种短板。
    以玉鼎阁的千年底蕴为养料,促进太一宗的快速发展。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缩短很大的时间成本,更可以节省杜纯等人的心力消耗。
    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空手套白狼的事例典范。
    而承了李三山人情的姜雨尘,也不用担心对方会受到宗门过多的苛责。
    如此两全其美之事,又将成为一桩美谈。
    他心里美滋滋地向着,脚下的步伐丝毫不曾停滞。
    片刻之后,到达河边的姜雨尘纵身投入了大河之中。
    他将外呼吸转为内呼吸,加上避水术法和护身法力的效用,短时间内倒也无碍。
    起初尚有些行动不便,不太适应水下作业。
    随着慢慢深入水底,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娴熟。
    虽然还不如水下游鱼那般自然,看上去却也似模似样。
    待到这时,姜雨尘方才有精力逐渐探索这一方水下世界。
    水下的世界极为阴暗,他能够目视的距离也极其有限。
    这里完全不同于陆地和天空,更像是一个幽闭的空间。
    纵使有着诸多不便之处,姜雨尘依然耐着性子一点点探寻。
    前行没多远,他便感到了一阵阵的波动。
    元婴修士的法力波动显得有些似是而非,他不禁皱了皱眉。
    这般诡异的地方,有可能的话自己一辈子也不想再来。
    姜雨尘默默地想着,心神却又被这股波动所吸引。
    他十分谨慎地靠近着波动的来源方向,生怕遇到什么未知的陷阱。
    这里可不是陆地之上,化神期修士的威能也要大打折扣。
    小心驶得万年船,总归是没错的。
    随着姜雨尘的前行,远处传来的法力波动愈发明显起来。
    他隐隐感到这股波动似乎极为熟悉。
    “是左宗裳左兄遇到了危险!”
    蓦地,姜雨尘心中一惊。
    他忽然想起了这是源于左宗裳的法力波动。
    他们两人曾经交过手,对对方自然十分熟悉。
    “罢了,既然被我遇到了,不帮一把于心难安。”
    姜雨尘暗暗想到。
    二人的交情颇为深厚,他也没少承了左宗裳的人情。
    此时对方遇到了危险,出手相助也是应有之意。
    双方能够僵持到现在,想必实力不会过于悬殊。
    他对左宗裳的修为实力心知肚明,自忖应该不难解决才对。
    如此的顺水人情,简直就是不收白不收。
    这其中有一半是姜雨尘源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有一半是源于他对左宗裳的清晰认知。
    这两点缺一不可。
    否则即便两人的交情再怎么深厚,也不足以让姜雨尘以身犯险。
    救还是会去救的,只是方式上必然会有所不同。
    心中既已定计,姜雨尘也就不再犹豫。
    他顿时加快了自身行进的速度,径直朝着战场的方向疾行而去。
    “师弟,小心!”
    “师兄,你先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不行,为兄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
    “师兄!你再不走咱们都要交待在这里,连个回去传讯的人都没有了!”
    “师弟,可是......”
    就在姜雨尘快要接近战场之时,一阵对话声传了过来。
    场中的师兄弟似乎正在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形势也仿佛急转直下,双方交谈的声音显得断断续续。
    “咦?这好像是左兄的声音!”
    姜雨尘凝神一听,发现其中一人正是左宗裳。
    他冲着前方大喊了一声:“可是左兄在前面?还请坚持片刻,雨尘即刻便至!”
    眼见前方战场的局势极为不妙,他前进的身形再次加快了几分。
    “姜老弟,左兄能够认识你实在是三生有幸!哈哈哈~~”
    远处的左宗裳闻声精神一震,奋起余力继续抵挡着敌人的进攻。
    另一名天罗门的元婴修士同样如此,心中万分期待着迟来的救援。
    既然太一宗宗主已经赶到,想必他们的小命也就保住了。
    面对着两人拼命的架势,围攻他们的敌人也不由得攻势一滞。
    就这么一停滞的功夫,已经足够左宗裳二人喘一口气的。
    也正是这么一个间隙,姜雨尘的身形业已显现在他们眼前。
    左宗裳面带疲惫之色,鼓起余勇反击时还不忘喊道:“姜老弟小心,这些水巨人以葵水灵精为核心,极难......”
    话未说完,姜雨尘的剑意便已赶至。
    圆满境的剑意何等犀利!
    只见一道白光“咻”地一声斩击而去。
    哪怕这是在水中,且对方明显是占据地利的水巨人,剑意依旧势不可挡地斩了过去。
    这一道连化神期修士都无法抵挡的剑意,摧枯拉朽般就将水巨人彻底击溃。
    溃灭的水巨人化成一滩灵水融入四方,仅留下一小块微光闪闪地葵水灵精。
    左宗裳二人立时目瞪口呆,手中的动作不由得一缓。
    他们两个煞费苦心都难以击退的水巨人,就这么轻易地被姜雨尘一剑斩灭!
    而且那一道白光似的剑意丝毫无损,继续朝着下一个水巨人斩去。
    不过片刻,围攻左宗裳二人的十余名水巨人就被姜雨尘斩杀一空。
    原地只余下十几块闪闪发亮的葵水灵精。
    “雨尘来得仓促,左兄可还安好?”
    姜雨尘赶到两人身前,神情略显焦急地问道。
    他这一问,对面的两人也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左宗裳深深吸了一口气,躬身一礼道:“宗裳与师兄谢过姜老弟救命之恩!”
    一旁的元婴修士照猫画虎,同时开口道:“谢过姜宗主救命之恩!”
    姜雨尘抬手虚扶,使两人的这一礼无法拜下。
    人都已经救了,这么虚头巴脑的礼节不要也罢。
    “左兄客气了!雨尘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他轻轻一笑,一脸的不以为意。
    这些水巨人的实力并不算强,与他之前遇到的树妖相差仿佛。
    只是由于水中的特殊环境,使得左宗裳二人的实力遭到削弱,才会如此的狼狈不堪。
    姜雨尘的剑意虽然同样受到了影响,可巨大的实力差距在那摆着,区区的水巨人根本就无能为力。
    “姜老弟,话并不是这样说的!左某...”
    左宗裳还欲再说些什么,却被姜雨尘伸手止住。
    “左兄,你我二人乃是朋友,再这般客套下去就显得太生分了。”
    姜雨尘和煦地笑了笑,示意对方不要再说下去。
    左宗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无言地点了点头。
    对方的这份恩情铭记于心便可,再无须任何言语表达。
    一旁的元婴修士默然不语,眼神凝视着姜雨尘。
    太一宗宗主果然如同师弟所言,与他以往展现在外人面前的形象截然不同。
    自家门主的高瞻远瞩,也让这么元婴修士更加佩服不已。
    提前与太一宗结下了善缘,实在是极其明智之举。
    姜雨尘尚不知二人心中所想,开口提议道:“二位,还是先找个地方调息一番吧。”
    左宗裳微微颔首道:“也好,有劳姜老弟为我师兄弟二人护法。”
    随后,三人收取了葵水灵精便远离了战场。
    谁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潜藏或者赶来支援的水巨人。
    在这种深水区域,不能动用神识的修士简直就是睁眼瞎。
    再说姜雨尘也不愿将精力浪费在这里。
    一路上他经过询问得知,三大宗门绝大部分的修士都已进入幻阵之中。
    幻阵中也隐藏着通往核心区域的通道。
    也就是说,欲往核心区域必闯幻阵。
    只是左宗裳二人也说不清幻阵的具体情况。
    他们师兄弟二人一直停留在水下寻找宝物,并未参与到宗门的集体行动中去。
    这其中自然也有着修为低微的缘故。
    左宗裳进阶元婴初期时间不久,心境也无法与老牌元婴修士相媲美。
    为了照应自己师弟,一旁的元婴修士也是主动向上官鸿请缨,与左宗裳共同探索此地。
    至于进入河底的其他修士,则分布在河底各处。
    总体数量也就十余人而已,都是三三两两地自由行动。
    也算是左宗棠福大命大,才能在姜雨尘初入河底之时便遇到一起。
    哪怕稍微耽搁片刻,怕是原地留下的也只是一地尸骨。
    想到这里,左宗棠也不禁感到后怕,心中对姜雨尘的感激更多了几分。
    没过多久,三人便寻到了一处合适的地方。
    在这幽深的水下区域,也着实没什么上好的潜藏之所。
    所谓的合适地方,也不过是将就一下罢了。
    条件所限之下,也由不得他们去挑剔什么。
    能留得一条命在且是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
    是以,左宗裳随手扔出了一个隐匿阵盘和一个小型防护阵盘,将这里笼罩其中,做了个简单的防御措施。
    有着姜雨尘为他们二人护法,此举也只是谨慎的布置,求个心安。
    若是连姜雨尘都无法抵御的敌人,想靠这两个阵盘来防御无疑是痴人说梦。
    简单交待了几句后,左宗裳便和师兄一起进入阵中打坐调息。
    他们两个法力耗费甚巨,还有一些轻伤在身,确实要抓紧时间恢复一下。
    姜雨尘眼见二人入阵,也开始闭目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