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衣锦华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彻底跟郑家划清界限
    “阴阳怪气的骂人,就想这么走了吧?”陆巡将绣春刀横在郑聪面前。
    郑聪吓得脸色苍白,嘴唇颤抖:“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天子脚下,我又没犯法你不能对我用私行。”
    陆巡道:“怕什么?你们无故跑到别人家里来闹事骂人,怎么也得跟街坊邻居说个清楚才行,你说是不是?”
    “不都说好是误会了吗?”
    “误会?”
    陆巡指着被属下押过来的郑新颖道:“那么你妹妹强行给裴二下药,这也是误会?”
    裴绍行见说到他的事了,看了一眼为钱锦棠出头的陆巡,最后抿了抿嘴,还是站出去道:“说起来很是丢人,但是我确实被人算计了,我跟郑家无冤无仇,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什么?女人给男人下药?”这话如一颗炸弹,下人群中炸开。
    很多中年妇女看郑新颖的笑话:“这是嫁不出去了吧?真是不要脸。”
    “你这么说我想起了,这郑家小姐上几天不是传闻被金家死去的少爷娶了吗?”
    “什么娶,是强奸!”
    “是吗?我怎么听说是都有孩子了却悔婚……”
    “自己不要脸还找上门骂别人,脸是不是比倭瓜还大啊……”
    郑新颖听着不堪入耳的话,气的对裴绍行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吃干抹净就想不负责任,你还有没有良心?”
    说实在的,裴绍行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真的有点棘手,不知道拿这个女人怎么办好。
    陆巡笑道:“很好办啊,你说他占你便宜,他说他是受害者,这样,把昨天那些人都叫来,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看看到底是哪边在撒谎?”
    郑新颖哪敢把人叫来。
    她不怕官府,可却怕锦衣卫,
    捂着脸哭道:“你们都欺负我,裴绍行就是我的未婚夫!”
    裴绍行虽然很不想被陆巡庇佑,可他自己根本处理不了郑家这种无赖,现在有人主持公道,他不吐不快:“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未婚夫,婚书呢?媒人呢?”
    “郑小姐,我看你是女孩子,一直想给你留有面子留有余地,可是你也别把人逼急了,真逼急了我,我豁出去名声不要,就真的去衙门里跟你打打这个官司!”
    郑新颖看裴绍行义愤填膺的样子,知道今天讨不到好处。
    叫上下人,白着脸钻进娇子:“走,快走!”
    郑聪也要溜走,依然被陆巡拦住了。
    郑聪怒道:“你不都说清楚了吗,还想怎么样?”
    陆巡指着钱锦棠道:“道歉!”
    放完炮就想跑,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郑聪虽然不甘心,可碍于在屋檐下,只能低头。
    “棠姐,对不起,我没调查清楚就冤枉了你,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
    钱锦棠抬手就是一巴掌,在突然安静的空气中这声音十分清脆。
    郑聪眼底带着怒意:“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别得寸进尺!”
    “你道歉我就要原谅你吗?”钱锦棠已经看明白了,郑家对她还是不死心,她必须跟郑家划清界限。
    现在正是好时机。
    她道:“我在此对天发誓,和你郑家势不两立,从此之后只能是仇人不会再有瓜葛,如违此誓天打雷劈,所以你们郑家人今后再也别打扰我,不然休怪我辣手无情!”
    可这样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郑聪没想到钱锦棠这么不好惹,会说出这样的话,以后就算他想修复关系都没人信了。
    “算你狠!”郑聪除此之外什么都说不出,推开陆巡的刀拂袖而去。
    耍猴戏的都走了,钱守业去安抚看客们。
    钱锦棠把陆巡让进门里,张修行看见偶像进门了,竟然比钱锦棠还热情的追过去:“大人,最近您有什么新行动吗?您什么时候耍刀法……”
    钱锦棠看裴绍行站着不动,失魂落魄的样子,她道:“先进来说吧。”
    可裴绍行从来没看过钱锦棠脸上有那么灿烂的笑容,只有她看陆巡的时候才有。
    虽然两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但他知道与他无关了。
    “不了,这次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我会处理好的。如果……算了,后会有期,祝你幸福。”
    钱锦棠不勉强他:“你也是!”
    裴绍行带着父母走了。
    钱锦棠高高兴兴的回到祖父的花厅,张修行还缠着陆巡说话呢。
    看见她,陆巡站起来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你请的那个大夫啊,你能不能让他不要烦着我,我跟他说了我没病,他非说我有病。”
    钱锦棠担心的道:“顾大夫望闻问切的本领很厉害,他说您有病您真的得让他看看。”
    想到陆巡的性格,她有勾勾手让陆巡进一步说话。
    陆巡看都没看好奇的张修行,直接走过去。
    钱锦棠在他耳边低声道:“他可以帮指挥使大人解毒!”
    陆巡恍然大悟。
    钱锦棠点点头。
    陆巡很快恢复常态道:“你是不是有事找我?”
    钱锦棠又看了一眼张修行,勾勾手指让陆巡低下身子。
    张修行:“……”
    他不应该在这里,他应该在门外。
    陆巡耳朵凑过去,钱锦棠道:“我娘是被何氏害死的。请您帮我抓两个人……”
    陆巡听到消息很惊讶,他住着星星的眼睛瞪得前所未有的大。
    钱锦棠又点点头。
    陆巡道:“放心,这件事必须帮你讨公道,太惨无人道了。”
    看一眼张修行后他又问:“还有别的事吗?”
    钱锦棠想告诉陆巡他最近怪怪的,想了想还是等过后再说吧,现在讨论这些没意义。
    陆巡却想起来什么,又看一眼张修行。
    张修行抬起手道:“我出去!”
    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两个人竟然都没留,客气一下都没有。
    他走后陆巡一脸严肃道:“我看郑家对你的态度很奇怪,郑聪到现在都没给高小姐一句准话,在拖延时间,又有郑新颖设计裴绍行,我看他们家好像要把你吃定了,但是这不正常,而且我听了昨晚裴绍行的事,让人调查了下,裴少行的上司跟金家有亲戚。”